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丹遐请客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丹遐请客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因四人不是太熟,这还是四人第二次正式见面,严素馨三人没有出言打趣沈丹遐摘了朵并蒂莲,但三人脸上带着坏笑,沈丹遐全当没看到,捧着那朵并蒂莲,笑得人比花娇。

    这时曹氏身边的婢女过来请四人去吃午饭,沈丹遐悄悄的将花给了莫失,小声道:“送去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失笑着接过了花,放慢脚步,落在后面,一个转身,沿着池塘的小道,掠身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吃饭的厅堂,几位母亲都问女儿同样的问题,刚去做什么了?玩得可开心?

    “去采荷花钓鱼了,开心。”女儿们的答案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吃饭时,张鹋儿颇为遗憾地道:“没找到莲蓬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莲子,去买不就可以了。”李云茜嚼着一块鹅脯肉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亲手剥的莲子,那样更甜更脆更好吃。”张鹋儿嘟着嘴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笑道:“那是心理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啥作用?”张鹋儿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没啥。”沈丹遐摇了摇头,“我家有个小池塘里也种有荷花,你若是不嫌弃,改天我请你去摘莲蓬。”

    张鹋儿眼中一亮,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李云茜伸手过来拽沈丹遐的衣袖,“我也要去摘莲蓬。”

    严素馨摇着团扇道:“沈妹妹请不请我啊?”

    “请请请,都请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在葫芦塘边的酒楼里吃完午饭,略坐了坐,就散了,各自回家。过了两日,就收到了江夏郡王府和祥清侯府联姻的消息;江夏郡王妃棋差一着,让世子攀上了祥清侯府这个大靠山,牢牢霸占住家中的王爵。

    沈丹遐得知这个消息时,正坐要书案边,亲自写帖子,邀请李云茜、严素馨、张鹋儿、江水灵、李娴、黄欣然和蒋贞七人来家中,采摘莲蓬。帖子送到各家,除了李娴,其他六人都回帖说好。

    以前在老宅,三房人挤在一起住,当家作主的是林氏,沈丹遐想请客都是在外面,从不将友人请到家中来,而后分了家,沈丹遐也没兴起请客的念头,她这个嫡女都没请客,几个庶女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沈丹遐请客,沈丹迼、沈丹迅和沈丹念还好,沈丹逦却动了心思,“三姐姐,我可以请钱露露和杨兰吗?”钱露露是吏部侍郎家的庶女,杨兰是礼部左侍郎家的庶女,与沈丹逦交好。请客,人多热闹,但问题是钱家和杨家都有嫡女,而沈丹遐和她们相处一般。只请庶女不请嫡女不合适,都请,沈丹遐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六妹妹,改天,你自己发帖子请吧。”沈丹遐直接道。

    沈丹念皱眉瞪了沈丹逦一眼,沈丹逦不高兴地嘟起了嘴。陶氏厌恶地看着沈丹逦,把话挑明,“你三姐姐请得都是府中的嫡女。”

    沈丹逦这下有再多的不满,也不敢表露出来了,嫡庶之间,天壤之别。只能到董其秀面前,委屈地哭泣道:“我不过是想请两个人来作客,太太和三姐姐就那样的奚落我,我是姨娘生的,可跟三姐姐一样是父亲的女儿,她们凭什么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逦儿,别哭了,娘去跟你父亲说,以你的名义请她们来作客。”董其秀搂着她哄道。

    沈丹逦破涕为笑,沈丹念却沉了脸色,道:“姨娘,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。父亲是一家之主不假,但内宅中,以太太为尊,你要是惹怒了太太,难道以后指望父亲带我姐妹出去见客吗?”

    沈丹念虽不聪明,却有着趋吉避凶的本能,随年岁渐长,她也动了心思,可沈母对她的婚事却一直态度不明,生母董其秀是妾室,要守着妾室的规矩,二门都不能出,她意识到她的亲事能指望的人不是沈穆轲和沈母而是陶氏,又有珠玉在前,沈丹迼就是因为老实听话,陶氏给了她一门好的亲事,她也盼着能嫁到高门去,是以不愿再触怒陶氏。

    “太太再厉害,她也得听老爷的,老爷说的话,她不敢不听。”董其秀梗着脖子,有恃无恐地道。沈丹逦在一旁,赞同地点头。

    沈丹念隐约觉得陶氏并不怎么听从沈穆轲的意思,但她知道董其秀和沈丹逦不会听她的,她这个生母还是有几分本事的,沈穆轲早就不去沈丹迼和沈丹迅的姨娘处,可一个月里总有七八天会来雅稚院,只是她姨娘的肚子不争气,这么些年都没再怀孕,道:“我劝你们,你们不听,惹出事来,到时候不要连累我。”言罢,甩手而去。

    沈丹逦撇嘴,“也不知道五姐姐是怎么了?现在处处帮着太太和三姐姐。”

    董其秀叹气,“她从小养在老太太身边,跟我们娘俩不是一条心啊,真是个傻孩子,我是她亲娘,难道我还会害了她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别难过,我会听你的话。”沈丹逦依偎在董其秀怀里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董其秀母女仨的对话,不多时,就有人禀报给陶氏知晓;陶氏冷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到了六月十六日这天,阳光正好,池上荷花,在碧绿的荷叶上,或含苞待放,或争研怒放。沈丹迼和沈丹迅没有随沈丹遐去二门处接客,沈丹念一直没有出现,盛装打扮的沈丹逦随沈丹遐一起去了二门处。沈家姐妹今日都穿得是新衣,沈丹遐在夏天,习惯性穿冷色调的衣裳,一袭淡蓝色绣莲花纹的衣裙,挽着最为轻便的倾云髻,髻上点缀着赤金点翠短簪,斜插着一枝凤首衔珠流苏钗。三品官的嫡女已经可以戴凤式样的首饰了。

    沈丹迼已定亲,打扮得端庄贞静,一袭玫红对襟长衫,象牙色马面裙;沈丹迅是豆绿色直裰,白色长裙;两人的打扮都中规中矩,既不失礼,又不会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沈丹逦则与两人恰恰相反,打扮格外鲜亮,挽着三环髻,戴着一整套的鎏金镶红宝的头面,穿着一红色撒花圆领轻纱上衣,粉红色棉绫裙。沈丹逦年纪尚小,这身打扮,过于成熟和艳丽,并不适合她。见她感觉良好,沈丹遐几个没有多嘴提醒她。

    严素馨等人都是守时的人,依约而来,送严素馨来的是她大哥严锦添,送李云茜来的是她表兄定国侯世子宋煊,送张鹋儿来的是她二哥张舫,送黄欣然来的是她大哥黄清峰,送江水灵来的是她大堂兄江诚鹤……

    “这六月里的天气,可真热啊!”沈丹逦在那儿搔首弄姿地道。

    她在宋煊面前说这句话时,沈丹遐并在意,可等她在张舫面前又说了一遍,还扇扇子撩头发扭动腰肢时,沈丹遐瞬间明了她今日为何打扮得如此艳丽,为何要随自己来二门处迎客,敢情是想勾搭人啊!

    沈丹遐嘴角微微抽搐,先是徐朗,再是程珏,现在她这是……

    勤捕鱼,广撒网?

    沈丹遐被沈丹逦不要脸,气得头发晕,好在那些公子哥送了妹妹来,就离开了,和沈丹逦没有接触,不用担心她做出啥不检点的事来,丢人现眼。寿婆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稍后就去若水院把沈丹逦的丑态禀报给陶氏知晓,“太太,如今姑娘们都大了,六姑娘的名声不好,会连累到三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陶氏皱起了眉,虽说她不太管这几个庶女,但教养一事没有放松,也请了先生教她们读书识字和规矩,沈丹迼和沈丹迅就学得不错啊,沈丹念也被管好了,偏这个沈丹逦这样的轻浮,像足了她那生母。陶氏写了封短信,让人送到仁义伯府,请金氏为她寻三个从宫里出来的嬷嬷。

    寿婆子去若水院的事,沈丹遐不知,她陪着几位姑娘坐在池塘边的水榭里,水榭旁有架水车,缓缓地转动着,带着水花四溅,微风吹过,带着水雾飘进水榭里,减了暑气,添了清凉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啊!”李云茜半眯着眼靠在竹制躺椅上,“边疆八月就飞雪,没有锦都这么热,这些天我差点被晒脱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房里多放点冰啊。”江水灵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表婶不让,说姑娘家不能受寒。”李云茜嘟嘴道。

    “吕夫人是为你好。”严素馨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听她话啊,可是真得很热。”李云茜用力地扇了两下扇子。

    “沈九心思巧,把宴席摆在水榭中,我们既能赏花,又清爽凉快。”蒋贞笑道。

    江水灵笑道:“沈九是最会享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船来了,要亲手摘莲蓬的就上船,不想去的,可去旁边的小厅里玩牌,或者让说书的女先生来说书,还可以去后面听戏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陶氏为了宝贝女儿第一次在家请客,是操碎了心,不但请了两个说书的女先生回来给姑娘们解闷,还把锦都有名的小戏班子请来给她们唱戏。

    蒋贞羡慕地道:“沈九,陶姨太疼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,那个当娘的不疼爱自己的女儿。”江水灵有感而发,自从她被赐婚,他父亲就把她关在家里,今日是她母亲苦苦哀求,才出得门。

    李云茜和严素馨虽有才情,却不是爱显摆的性子,何况今日并不是以诗词会友,如是李云茜、张鹋儿、江水灵和沈丹迅、沈丹逦上了船,去池塘里摘莲蓬。沈丹遐微皱了下眉,低声嘱咐沈丹迅道:“你看牢了六妹妹,别让她惹事,若是她不听你的,就给她两耳光,万事有我担着。”

    沈丹迅正颜道:“三姐姐放心,我会看着她的,不会让她败了大家的兴致的。”

    沈丹迅和沈丹逦同为庶女,沈丹遐担心沈丹逦不服沈丹迅的管,让锦书也跟着上船,并交待她什么事都不用管,只负责盯着沈凡逦。沈丹迼、黄欣然、蒋贞和沈丹念四人凑一桌打牌;沈丹遐和严素馨留在了水榭里,把女先生唤了进来听说书。

    或许是沈丹迅和锦书防备得当,沈丹逦在船上到也安分,只是老爱凑到张鹋儿面前与她搭话,锦书背着人跟沈丹遐汇报,并揣测道:“姑娘,六姑娘只怕是看上了昌宁伯府的二公子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抚额,这个沈丹逦眼光还真高,瞧上的都是各家出色的嫡子,“让四姑娘去拦着她,别让她再靠近张姑娘。”

    锦书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采莲蓬的人回来了,书也说完了,打牌的人也结了账,众人净手等入席,袁清音过来与众人打招呼,到不是她摆架子,只因她是已婚妇人,不好参与小姑娘们的聚会,再都她已怀有一个多两个月的身孕,要好好休息养胎。

    袁清音和姑娘们打了招呼全了礼数,就离开了,婢女们送来了酒菜,荷香八宝鸡、胭红荷花卷、荷叶蒸排骨、清炒莲梗、蜜糖莲藕……十余道与荷花有关的菜肴。

    “沈妹妹心思巧妙,难为你想得出这么多种吃法。”严素馨笑赞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动了动嘴,是厨娘们做出来的,你们快尝尝看,味道如何?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大家动筷,张鹋儿吃了片炸荷花,“这道炸荷花太好吃了,表皮脆脆的带着蛋香味,里面是荷花的清香,真是甘香爽脆,好吃得不得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这道荷香八宝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蜜糖莲藕,甜滋滋的。”

    姑娘们吃得赞不绝口,将十几盘菜一扫而空,撑得张鹋儿躺在竹椅上,道:“一会的莲子羹,我怕是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沿着池塘边的小路走上两圈,消了食,就吃得下了。”江水灵有经验地道。

    如是几个姑娘打着伞,顶着太阳在池塘边散步消食。走了三圈,香汗淋漓,回到水榭歇了歇,收了汗,未时初刻,婢女们把熬好的莲子羹送到了水榭,和莲子羹一起送来的,还有冰沫。

    “想吃凉的,就自己掺冰沫,大家随意些。”沈丹遐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不会跟你客气的。”众姑娘笑道。

    用完莲子羹,休息了一会,去后面听了三出折子戏,姑娘们俱欢而散。沈丹遐刚回到祉园没多久,沈柏密就从外面回来了,一脸的深沉。沈柏密去若水院给陶氏问了安,又去稠院和袁清音聊了几句,然后才去祉园找沈丹遐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