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教养嬷嬷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教养嬷嬷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丹遐怕沈丹蔚不好意思,并没有站在院门口等她出来,而是和莫忘悄然离开。一路走,一路想那男人是谁,直到坐上车,才让她想起几年前的一件旧事,那时她刚回锦都没多久,常去她二伯的院子里打鸟玩,被借住在沈家的赵时飞教训。

    飞哥,可不就是赵时飞。

    谭家母女、沈五一家和刘氏一家,在沈家住了大半年后,陆续搬离了沈家后巷,赵家母子却住到了沈家分家后,才搬走;以前住在沈家后巷,占得是沈家大房的便宜,现在占得是自家的便宜,本性凉薄抠门的周氏就再也不愿接济娘家大姐,周家人虽然就在锦都,但自顾不暇,也不愿意管这对母子的事。

    赵周氏和赵时飞,一个见识短浅不善经营的妇人,一个空有抱负却无能力的书生,把日子越过越差。事不关己,沈丹遐没有留意过赵家母子,今日若不是出了这事,她早把赵家母子遗忘到脑后去了。

    沈丹蔚当东西来接济赵家母子的原因,沈丹遐不想知道,也不打算多事去劝沈丹蔚,或阻拦她,沈丹蔚不是那种头脑发昏的人,她所作所为,有她自己的理由。这事,就如同看了出无聊的电视剧,看过了就看过了,没往心里去,沈丹遐也没有将此事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到了中元节,沈穆轲从衙门回来,领着妻子儿女去老宅。中元节俗称鬼节,据说这天阴曹地府会全部鬼魂放回人间,这天,要祭祖上坟,点荷灯为亡者照亮回家的路,道观会举行盛大法会,寺庙举办盂兰盆会,为死者灵魂超度。这天子时之前,活人必须归家,不能在外逗留,免得被鬼差误带进地府。

    在老宅看到沈丹蔚,她身上穿着仍是半旧的衣裙,发髻上插着一枝圆珠簪,两枝鎏银花卉短簪,打扮得非常素净。魏牡丹打扮得一如既往的华丽,身穿大红绣金牡丹的衣裙,挽着刀髻,戴着硕大的一朵牡丹绢花,双手托着腰,挺着已经显怀的肚子。

    魏牡丹知道袁清音也有了身孕,摸着自己的肚子道:“二弟妹,看你这肚子圆圆的,有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肚尖生子,肚圆生女。

    袁清音脸色微沉,虽然婆婆和夫君并没要求她这胎一定要生儿子,她也喜欢女儿,但还是希望第一胎能生个儿子,这样她压力会少很多,魏牡丹这话是在暗指她会生女儿,令袁清音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袁清音冷声道:“大嫂子的眼力真好,隔着几层纱都能看出我这还没显怀的肚子是圆的,只是啊,大嫂子,这肚子用眼看,是看不准的,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到那时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二弟妹,我不过说笑一句,你着什么急啊?”魏牡丹歪着嘴笑道。

    陶氏听到两人的对话,回头道:“密哥媳妇,肚子圆圆才好呢,肚圆一胎生双子,就像当年我怀密哥儿和寓哥儿时一样。”

    袁清音脸色和缓,唇角上扬,陶氏又接着道:“其实先开花再结果更好,密哥媳妇,你和密哥儿还年轻,又不是生了这一胎就不生了,这头胎不生个儿子就天塌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可触到魏牡丹的心病了,沈柏宽已有一个月未进魏牡丹的房间了,那怕她假装闹了三回肚子痛,沈柏宽都没过来看她,夫妻俩原本就不多的感情,已所剩无几了。魏牡丹恼火地问道:“三婶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陶氏勾了勾唇角,并不回答她的问题,回首看着周氏,嘲讽地笑道:“二嫂子,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啊。”嫁出一个会跟长辈呛声的沈丹芰,娶进一个会跟长辈呛声的魏牡丹,二房还真是热闹。

    周氏和魏牡丹相处得也不好,可碍于魏牡丹的肚子,百般容忍,打定主意等魏牡丹生下孩子,就给她立规矩,横了陶氏一眼,道:“你管好你自己那房人。”

    “九儿,陪你嫂嫂到外面走走,别坐在这里被臭气给熏坏了。”陶氏淡笑道。沈丹遐起身去扶袁清音。

    周氏脸色难看,魏牡丹抱着肚子,哎哟哎哟地叫唤。先前装聋作哑的沈母关心地迭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丹遐和袁清音不予理会,继续往外走。周氏喊道:“九丫头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回头看着她,目带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你大嫂在喊肚子痛吗?”周氏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沈丹遐淡定地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,还什么都不管,就这么出去?”周氏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太太这话说的,我还未出阁,又不是大夫,我留在这里又帮不上忙,与其在这里添乱,还不如出去,把地方让出来。”沈丹遐蹙眉,不知这周氏发得那门子的疯,就算知道魏牡丹在装模作样,身为婆母的周氏也该表面上关心的问几句吧,不去管魏牡丹,却抓住她不放,真是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“大嫂痛得这么厉害,该不会动了胎气吧,虽说大嫂这肚子已有三个月了,可也大意不得,二太太,还是赶紧让人去请大夫来给大嫂看看吧。”袁清音貌似着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快去把大夫请来,哎哟,这中元节,也不知道大夫出不出诊啊。”陶氏边使眼色给沈丹遐,边扬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扶着袁清音出去了,到门口,姑嫂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魏牡丹是假装肚子痛,并没有真正请大夫进府,晚上吃了晚饭,烧了纸钱,祭了祖,二房三房就离开老宅,各自归家。

    七月十九日,江水灵出嫁。皇帝为了安抚江家和江嫔,赏赐了一个两进的小宅子给路铭,让他搬出了囚禁的永巷,在那儿居住。路铭因成亲,得到了一部份自由,贵太妃得知后,感到十分的欢喜,病都好了几分,宫女搀扶着,能下地行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天晚上,魏牡丹又喊肚子痛。大家都以为她又再胡闹,也没多管她,到了早上,她痛昏了过去,床上鲜血淋漓,这时再请大夫过来,她肚子里那块肉已落了地,只能将魏牡丹给救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氏气得直骂魏牡丹没用,连个孩子都保住。沈丹蔚在房里做鞋,头也不抬地道:“见天的闹,这下把孩子给闹没了,该消停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丹莉在旁边和婢女一起,安静地劈线,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失去孩子的魏牡丹把二房闹得鸡飞狗跳,不得安宁。不管她如何闹,大房三房这边不受影响,沈母捶着桌子,心疼地嚷了几句,“作孽哟作孽。”可这事她也没法多管。

    七月二十二日上午,金氏派人送了三个嬷嬷到沈家来;不少公侯伯府或世家望族都会请些宫中退出来的老宫人,到家里来教养姑娘们的规矩礼仪,不过一般就请一个,陶氏却不愿让沈丹遐和庶女们一起学,于是大手笔的请了三个,一个嬷嬷教沈丹迼和沈丹迅,一个嬷嬷教沈丹遐,一个嬷嬷教沈丹念和沈丹逦。

    三个嬷嬷都年过四旬,穿着打扮都十分体面,挽着圆髻,戴着鎏金的头面。陶氏问过话后,得知三人分别姓华氏、邹、夏。三位嬷嬷前后已在好几家公府、侯府里教养了十来位姑娘,都说她们教得姑娘规矩礼数都好,金氏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将三人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说金氏给陶氏递了话,这夏嬷嬷脾气温厚,教规矩时耐心细致,但陶氏觉得这人选得沈丹遐亲自挑。陶氏没想过三个嬷嬷会不会嫌弃她的宝贝女儿太娇气,在她看来,只有沈丹遐挑人,没人能挑沈丹遐的。

    “去把姑娘们请来。”陶氏请三个嬷嬷在凳上坐下后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五位姑娘就过来,三位嬷嬷忙起身打量,来沈家之前,她们也打听过,知道沈家五位姑娘中,只有三姑娘是嫡出,其余四位姑娘是庶出。如果可以选择,她们只想教嫡出的,这庶出的,教得好和不好,都会让人不高兴。

    招财给姑娘行礼请安,道:“大姑娘、三姑娘、四姑娘、五姑娘、六姑娘,这三位是从宫里请来专门教导姑娘们规矩的教养嬷嬷,这是华嬷嬷,这是邹嬷嬷,这是夏嬷嬷。”

    教养嬷嬷和其他嬷嬷不同,属于半师半仆,有的嬷嬷和所教的姑娘相处久了,有了感情,还会跟着姑娘出嫁,成为供奉嬷嬷,一辈了陪着那姑娘,帮衬那姑娘。沈丹迼、沈丹遐和沈丹迅三人,屈膝给三位嬷嬷行礼,“见过三位嬷嬷,嬷嬷万福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万福。”三位嬷嬷受了姑娘们的半礼,屈膝还礼道。目光似有若无地扫过沈丹念和沈丹逦,两个庶出的姑娘,到比嫡出的姑娘倨傲,真是没规矩。三个嬷嬷对沈丹念和沈丹逦的印象差了几分,对教导她们有了几分抗拒。

    “三位嬷嬷,你们各自说说你们擅长什么吧,看姑娘们谁愿意跟你们学。”陶氏笑道。三位嬷嬷在宫里沉浸了十几二十年,规矩都刻在骨子里了,如果只学规矩,三个嬷嬷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华嬷嬷笑笑道:“奴婢擅长调香和酿酒。”沈丹遐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邹嬷嬷笑笑道:“奴婢擅长女红和插花。”沈丹遐往后退了一步,她不喜做女红。

    夏嬷嬷笑笑道:“奴婢擅长画茶和烹饪。”沈丹遐为难了,她既想学调香和酿酒,又想学画茶和烹饪。

    “迼丫头,你和迅丫头想学什么?”陶氏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迼和沈丹迅对视一眼,沈丹迅屈膝道:“母亲,女儿和大姐姐要商量一下,能否让三姐姐先选?”三位嬷嬷眼中都流露出赞许之色,这是个聪明的。

    陶氏微微笑了,“好吧,九儿,就由你先选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女儿想跟华嬷嬷学。”沈丹遐做了取舍。

    “好,华嬷嬷,我这女儿就劳烦你了。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华嬷嬷知道仁义伯夫人给陶氏递过话,以为沈丹遐会选夏嬷嬷,没想到沈丹遐会选她,心中暗喜,屈膝道:“奴婢会尽心伺候姑娘的。”是伺候而不是教导,华嬷嬷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。

    “太太,我要跟邹嬷嬷学。”沈丹逦抢先开口道。

    陶氏微皱了下眉,道:“邹嬷嬷,五姑娘和六姑娘以后就跟着你学规矩。夏嬷嬷,迼丫头和迅丫头,就由你教导。”

    邹嬷嬷听了陶氏对沈丹逦的称呼,已暗暗叫苦,却推脱不得,只得屈膝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选了华嬷嬷,夏嬷嬷有几分失落,不过现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到也欢喜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回房歇着去吧。”陶氏将五个女儿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三个嬷嬷眼观鼻,鼻观心,垂首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迼丫头和迅丫头一向听话懂事,我不担心她们学不好规矩。迼丫头已许给景国公府的五公子,夏嬷嬷,你多提点她一些。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,奴婢晓得。”夏嬷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生的那个小孽障啊,乖巧时比谁都乖巧,淘气时比她两个兄长还淘气,偏这丫头吃软不吃硬,华嬷嬷,这丫头以后就麻烦你多费心了。她若是不听教,你只管来回我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听话听音,华嬷嬷自是明白陶氏话外之意,这嫡出的三姑娘是娇宠长大的,教规矩时不可过于严厉,得哄着,笑道:“太太可别埋汰了三姑娘,方才奴婢细瞧了,三姑娘大方得体,性子温婉和气,是个极好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陶氏满意地笑纳了这番恭维,看着邹嬷嬷道:“五姑娘以前是养在我家老太太跟前的,老太太宽厚,宠爱孙女,规矩松散了些,也就大面上还行;六姑娘是她们姐妹中最小的,是她姨娘跟在老爷任上生的,从小就跟着她姨娘长大的,她姨娘不好管她,养得她性情有些乖张。邹嬷嬷,这两姑娘,我就交给你了,规矩礼数,一样一样的教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一定会好好教五姑娘六姑娘规矩的。”邹嬷嬷亦听懂了陶氏的话,这是让她严厉管教这两个姑娘,让她们吃些苦头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陶氏笑道:“三位嬷嬷先休养两日,大后天正式教规矩吧。”

    三位嬷嬷无有异议。

    陶氏让招财领着三位嬷嬷下去安置,给三个嬷嬷一人配了两个婢女。华嬷嬷是教嫡女的,单独住一个一进院子,夏嬷嬷和邹嬷嬷两人共住一个院子,夏嬷嬷住在东厢房,邹嬷嬷住在西厢房,地位等级一目了然。陶氏又命仆妇收拾了一个一进的院子,给她们教学用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