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保护周全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保护周全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“沈姑娘请留步,小僧请沈姑娘过来不容易,沈姑娘要是就这么走了,小僧可没法向主子交待。”小沙弥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才不管小沙弥好不好交待,脚步丝毫没有停顿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的胆子不小,居然敢拒绝我家主子的邀约,还从来没有人敢不听我主子的吩咐。”小沙弥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做第一个拒绝他的人。”沈丹遐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有胆量不怕死,可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兄嫂,以及你那个即将出生的小侄儿?”小沙弥威胁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停步回首,冷笑道:“我自己的命,我尚且保不住,其他人的命,我只能说抱歉,我有心无力。”唯有装着不畏死,才能无惧别人的威胁。

    小沙弥啧啧嘴,道:“沈姑娘小小年纪,不但胆大而且心狠。”

    “论心狠,谁狠得过你家主子?”沈丹遐不无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僧费尽唇舌,沈姑娘都不为所动,那就休怪小僧无礼了。”小沙弥见软得不行,准备来硬得了。

    莫失莫忘立刻摆出防御姿态。

    “嗬,没想到沈姑娘身边的两个丫头居然还是练家子。”小沙弥阴冷地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轻轻挑眉,微微浅笑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以为凭这两小丫头,就能拦得住小僧?”小沙弥歪着嘴巴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加上我们俩个,又如何?”一个带着怒意的男声传来。

    沈丹遐惊喜地看了过去,“朗哥哥。”

    徐朗带着同样穿着御林军服饰的常缄,大步走了过来。徐朗走到沈丹遐的身边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确定她除了衣裳是湿的,没有受到其他伤害,如释重负,还好他过来找法宗大师恰巧碰上了。

    “九儿别怕。”徐朗柔声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丹遐乖巧地退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小沙弥眯了眯眼,“御林军副使徐朗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徐朗承认身份,“莫失莫忘,带姑娘走。”徐朗最在意的是沈丹遐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朗哥哥,你要小心。”沈丹遐没有迟疑,听从他的吩咐,在莫失莫忘的陪伴下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徐朗一声令下,和常缄同时出手,一左一右攻向小沙弥。

    小沙弥没有应战,从怀里不知掏出什么东西,用力砸在地上,浓烟弥漫,气味呛人。徐朗和常缄担心烟雾里有毒,不敢冒险冲过去,只能捂住口鼻,向后疾退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,小僧是没能将沈姑娘带走,可你也没办法将小僧留下来。”小沙弥发出一阵嚣张的笑声。

    烟雾散去,视线恢复,小沙弥已不见踪影。徐朗双眉紧锁,眸色微凝,这小沙弥会是谁得人?高鋆的人?还是前瑞王的余孽?又或者是其他的势力?

    徐朗边往法宗大师的禅院走,边给向常缄下令,“调雨部的莫六、莫九去沈姑娘身边,和莫失莫失一起寸步不移的保护沈姑娘;调电部的暗十一、暗十二、暗十三、暗十四去沈姑娘住的地方,暗中保护沈姑娘;调一队城卫军去那附近日夜巡逻,调雷部三队在那埋伏抓人,调雷部七队乔装改扮进寺里来,绝不能让沈姑娘有任何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常缄领命下去办事。

    徐朗去见法宗大师,沈丹遐主仆找到了一间空禅房,换好了衣裳,回到了斋堂。在斋堂门口,正好在遇到从里面走出来的陶氏,“你这丫头跑哪儿去?怎么换了身衣裳?”

    “被人倒了一碗粥在身上,不换不行。”沈丹遐噘着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被烫到?”陶氏紧张地抓住沈丹遐的手,“什么人这么冒失?”

    “母亲,我没事,衣裳这么厚,没有被烫到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接下去母女在一起,直到末时正法会开始才分开,去各自的位置上盘腿坐好,聆听高僧讲经。一个时辰后,这天的法会结束,依照上山的规矩下山,回到别庄已是酉时初刻,暮色沉沉,晚风冷冽。庄头已让厨娘为众人备好了晚饭,一桌的素菜。安静的吃完晚饭,各自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沈丹遐坐在榻上翻看《吴越名园记》,侍琴在一旁纳鞋垫,莫失在打络子,莫忘端着碗山药面进来,“姑娘吃宵夜了。侍琴,墨书好像不太舒服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侍琴,你过去看看吧。”沈丹遐搁下书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去去就来。”侍琴今晚值夜。

    等侍琴离开,莫忘小声道:“姑娘,主子又派了两个人来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呢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外面,奴婢让她们进来见姑娘。”莫忘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颔首。徐朗关心她,在意她,才会送人过来保护她,这份情意,她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莫忘转身出去,过一会,带进来两个人。两人年约十五六岁,相貌平淡无奇,身穿黑色劲装,单膝下跪给沈丹遐行礼,“莫六、莫九见过姑娘,给姑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起来。”沈丹遐含笑虚扶道。

    人是见过了,但不能就这么把人留下来,这样没法向陶氏交待,解释起来也挺麻烦,沈丹遐决定演场戏,“明天你俩就装成附近受雪灾的灾民,在自卖自身,我将你们俩买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莫六莫九应道。

    莫忘将两人送了出去,过了一会,侍琴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墨书怎么样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小日子来了。”侍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几天让她好好休息,不用急着过来伺候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替墨书谢谢姑娘。”侍琴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沈丹遐笑,趿鞋下榻,在屋里转悠几圈,又做了几个伸展运动来消食。

    夜渐深,万籁俱寂,庄子外突然多了几道黑影,他们躲在庄外的小林子里,等巡逻的城卫军走远,他们蹑手蹑脚的想要溜进庄子,然后被埋伏在那儿的人逮了个正着;双方交手,黑暗中刀剑相交,火星四溅,不多时,来犯的六人或被杀,或被擒,在他们身上搜到了迷药筒。埋伏在那儿的人清理的地方,用堆在树下的积雪遮盖住打斗的痕迹和血渍,然后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庄外发生的一切,没有惊动庄内熟睡的众人。

    次日辰时,众人收拾妥当,坐上马车前往相国寺。路经祥清侯府住的庄子,祥清侯府的人正好也出发去相国寺。位高者先行,沈家一行人避到路边。

    沈丹遐和徐纹是坐同一架马车,徐纹撩起车帘,“赵世子要过来了,不跟他打声招呼吗?”

    “徐姑娘没有读过《女则》吗?不知道什么叫内外各处,男女异群吗?女子立身端正,方可为人。别学着勾栏女子,整日想着与外男搭话,你不要脸,徐家其他人还要脸呢。”沈丹遐挤兑她道。

    “那前天,你还跟他说话来着。”徐纹翻着眼皮道。

    “徐姑娘,你搞清楚,前天是在路上遇到,彼此行礼问安是礼数,现在你在车上,他在马上,你撩开车帘往外看,这叫偷窥外壁,知道吗?”沈丹遐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徐纹气呼呼地放下了帘子。沈丹遐嗤笑一声,抱过锦垫,靠在上面,闭眼假寐。到了相山的半山腰,下马的下马,下车的下车,依照昨日相同的次序上山参加法会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想再被某些人搭讪,也不想再被人“误撞”弄得一身湿,找到昨日跪在她前后面的两个姑娘,与她们攀谈。又可能是防范得当,这天没有出什么意外,顺利挨到申时末法会结束,找到陶氏等人,一起下山回庄子。

    半道上,莫六莫九依照约定跪在路边自卖自身。沈丹遐喊停了马车,下车询问,“你们俩跪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莫六莫九编了一番遭遇雪灾,家人遇难,她们无钱安葬,只能卖身为奴,求个衣食温饱。沈丹遐装模作样想了想,道:“听你们说得这么可怜,我于心不忍心,行了,我就买下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你买?”徐纹过来捣乱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要买下她们?”沈丹遐眉尖微蹙,没想到徐纹会跑来插一脚。

    “见者有份,价高者得。”徐纹抬起下巴,傲矫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眸光微转,“那你要出多少银子买她们?”

    徐纹没当家,不知价格。林氏、陶氏和沈妧妧见她们的马车停了,也停了马车走了过来。沈妧妧瞧不上陶氏,也不喜欢陶氏所生的儿女,见徐纹为难沈丹遐,那是拍手称快,道:“这样的丫头,三两银子就能买到。”

    雪灾引得许多人家卖儿卖女,往年买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,要五两银子,今年三两一个已是高价了。

    “她们两个,我出十两银子。”徐纹挑衅地看着沈丹遐。

    “二十两。”沈丹遐往上加价。

    “三十两。”徐纹亦跟着加价。

    “六十两。”沈丹遐翻倍加。

    徐纹不甘示弱,“一百二十两。”沈妧妧微微皱眉,这丫头太胡闹了。

    “二百四十两。”沈丹遐喊价道。陶氏含笑颔首,十分赞同沈丹遐用银子砸人。

    徐纹不敢再加,咬着嘴唇。陶氏斜了沈妧妧一眼,小声道:“没银子,装什么阔气?银子都拿不出来,还价高者得。”

    沈妧妧被这话给刺激到了,扬声道:“四百八十两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呆怔住了,她和徐纹意气之争,沈妧妧一个做长辈的来掺合什么呀?

    陶氏目的达到,拿帕子按着上翘的唇角,道:“一千两。”

    沈妧妧侧目怒视陶氏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四姑太太是什么意思,我就是什么意思。”陶氏似笑非笑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出两千两。”沈妧妧硬着头皮往上加价道。

    “四千两。”陶氏云淡风清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沈妧妧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我家九儿要的,再贵我也会买给她。”陶氏笑,“四姑太太若是出到八千两,我就出一万六百两,四姑太太要是出到一万六百两,我就出三万二百两。”陶氏财大气粗,她当年算是高嫁,陶父陶母怕她在婆家受委屈,拿了陶家大半的家产给她做陪嫁;沈妧妧是嫡次女,沈家又没陶家富贵,沈妧妧的嫁妆不及她十分之一。更何况噩梦醒来后,她还努力经营,她名下的产业早已翻倍,沈妧妧要和她比拼财力,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,我才不和你一起疯。”沈妧妧自搭台阶下。

    林氏不愿得罪沈妧妧,上前劝沈丹遐,“九儿啊,这里有两个丫头,你乖啊,分一个给你纹表姐。”

    “大太太,她们是一对姐妹,怎么能让人家骨肉分离?”沈丹遐随口找了个理由拒绝林氏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中午的咸菜,你是不是吃太多了?”陶氏暗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午的咸菜,我没有吃多少,我看是三弟妹是吃多生姜。”林氏回呛陶氏道。

    “天气寒冷,邪风易入体,多吃生姜好袪寒驱邪。”陶氏话中带话地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起风了,我们上车吧,我可不想受寒生病喝苦药。”沈丹遐抢在林氏前面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上车,堵在这路上,不象话。”陶氏顺她之意道。

    陶氏和沈丹遐坐一辆车,徐纹跟着沈妧妧去坐前面那辆车。

    回到庄子里,莫六莫九过来重新给沈丹遐见礼,沈丹遐给两人改了名,“她们是莫失莫忘,你们就叫莫离莫弃。”

    “谢姑娘赐名。”得了新名字的莫六莫九欢喜地叩头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身边又多了两个会武功的侍婢,安全得到了近一步的保障;隐身在暗处的四人亦轮换了,十二个时辰保护着沈丹遐。这一夜埋伏在庄外的人,没有等到自投罗网的人,不过徐朗没有将他们撤走,让他们一直守护到法会结束,沈丹遐回城方召回。

    正月二十二日,祈福大会圆满结束,王、公、侯、伯、文武百官以及家眷们,陆续返回城里;四皇子奇迹般的退了高烧,赵后高兴的大手笔地赏赐了相国寺诸位高僧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沈穆轲去了鹂姨娘的房里,睡到半夜,鹂姨娘腹痛如绞,连夜请大夫进府为她诊治。大夫治得了病,治不了病,天明时分鹂姨娘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注:山药面的作法,将白面粉、山药粉和豆粉放入盆中,加鸡蛋和适量的水、精盐,揉成面团,擀成薄面片,块成面条。往锅里加适量的水,放入猪油、葱、姜,烧开,再加面条放入,煮熟,放味精、精盐和胡椒粉即成。可补虚羸,益元气,常吃有效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