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起了杀心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起了杀心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沈穆轲的拒绝,在高鋆的意料之外。要知道三品官的女儿嫁给一品亲王,那怕是续弦,那也是高攀。沈家父女如此不识抬举,让高鋆怒火中烧,不过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,面上依然淡然,“不知令嫒许配的是哪户人家?”

    “此等私密之事,恕下官不能如实相告。”沈穆轲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可还记得正统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那发生了事?”高鋆勾起一边唇角,阴冷地笑问道。

    沈穆轲脸色微变,那正是沈丹逦出生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三月二十七日,本王会让官媒上门提亲。”高鋆完这句话,头脑一下清晰起来,他根本就没必要如此磨磨唧唧的,他亦不用威胁沈穆轲,让沈穆轲答应把沈丹遐嫁给他,他其实可以直接进宫请旨,让皇上把沈丹遐指给他做继妃。

    高鋆为耽误纠结了这么长的时间,感到懊恼,不过为时不晚,沈丹遐三月二十六日才及笄,他意得志满地扬长而去;沈穆轲呆若木鸡地坐在椅子上,盘算这其中的利弊,是嫁女好还是不嫁女好?沈丹遐从外面吃了午饭,才回来,莫失找门子一打听,就知道高鋆来过,并与沈穆轲在正厅坐了一会,还喝了茶,走时面色愉悦。

    沈丹遐意识到,这两个渣男达成了某个协定。

    会是什么协定?

    沈丹遐想起高鋆在街上拦住她得话,脸上血色褪尽,他不会是想娶她吧?这个时代,皇权至高,父权至上,这两人一联手足可以害死她。沈丹遐深觉自己胳膊太细,扭不过两条大腿,立刻寻求外援,直奔若水院而去。

    陶氏正好在和沈柏密话,不用沈丹遐分头去找他们了,在两人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把街上被高鋆拦住以及高鋆上门、还有自己的猜测全了出来,苦着脸道:“娘,大哥,我不要嫁给高鋆那个坏蛋,我死也不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陶氏伸手将她搂入怀中,“九儿乖,别怕,没有娘的同意,老爷他不敢也不能将你胡乱许人的,别怕别怕啊。”陶氏觉得有沈穆轲孝期产女做把柄,沈穆轲行事会有所顾忌,却忘了这个把柄,她可以用,别人也可以拿来要挟沈穆轲的。虽三年孝期要禁欲,但因时间太长,一般过了百日热孝,夫妻是可以同房的,若是一不心闹出人命来,大多也是民不告,官不究;当然若是有人告发,官府还是会依律处罚。

    可纵是有这把柄做保障,沈丹遐仍然感到不安,蹙眉揣测道:“娘,若是老爷私下和高鋆互换信物什么的,高鋆拿着信物老爷已将我许配给他,他一定要娶我过门,该怎么办?”那时候就算弄死沈穆轲,也于事无补,最多也就是让她晚三年出嫁,“若是高鋆依仗身份,向宫里要下赐婚旨意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陶氏这下也心乱如麻了,沈丹遐设想的这两种情况,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,难道就这样,眼睁睁看着女儿嫁给那个乱臣贼子?沈柏密站了起身道:“母亲,妹妹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要去干吗?”沈丹遐拽住他的腰带,“大哥,你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大哥不会做鲁莽之事的。”沈柏密胸有成竹地淡笑道。

    陶氏看了眼长子,轻轻拍拍沈丹遐的背,“九儿,要相信你大哥。”虽然她从没想过会出现这种事,但这些年培养出来的那些势力,也是可以一用的,更何况兄长还在世,兄长在皇上面前也得上话,只要没有赐婚圣旨,一切都好办。

    沈丹遐慢慢地松开手,目送沈柏密出门。陶氏又安抚了她几句,送她回了祉园,嘱咐婢女们好生伺候。等陶氏离开后,沈丹遐把装银票的匣子拿出来放在榻上,然后把莫忘叫了进来,摸着下巴问道:“莫忘,你杀手好不好请啊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姑娘请得是几流的杀手。”莫忘淡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请杀手当然要请一流的,一击击中,不留后患。”沈丹遐打开匣子,“请三个一流杀手,一起出手,我就不信他不死。”沈丹遐对高鋆动了杀心,她不想死,那么就只能让高鋆去死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些银票只怕不够。”莫忘迟疑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定金,只要把人杀死,我会出一千两黄金。”沈丹遐阴恻恻地道。她不是面团,任人拿捏,这个臭男人想染指她,是作梦。

    “姑娘出到这个价钱,足够买他一条狗命了。”莫忘盖上了匣子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宜宣扬,不要让其他人知道。”沈丹遐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莫忘听得懂沈丹遐话里的意思,抱着匣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憋在心里那口郁气,总算是消了些许,决定这些都不出门,静等高鋆死讯传来。

    会试和乡试一样,分三场举行,三日一场,第一场在初九日,第二场在十二日,第三场在十五日,须提前一日进贡院,经过一共三道筛查后,进入预先安排好的号舍里,睡个囫囵觉,次日一早鸡鸣后,等差人发下卷子,就可以开始应答,等到傍晚时分,差人收卷封存,考生们在号舍歇一晚,第三日清晨只需要通过一道检查就可以离开贡院,回家歇个一晚后,再到贡院来,进行第二轮考试。

    初八这一早,吃过一顿丰盛的早饭后,沈柏密等七位举人老爷,乘坐三辆马车前往贡院。因为各省应届举人和历届举人及符合条件的国子监的监生皆可应考,每年参加会试的人都有四五千,今年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经过三道筛查后,沈柏密等人顺利的进入了贡院,按着号牌找到了号舍,将号牌挂在门口的钉子上,进号舍整理东西。因考卷尚未发放,只要考生不大声喧哗和随意走动,差人是不管他们的。沈柏密做得第一件事,就是把炭盆烧起来;八月秋闱,考验的是耐热能力,二月春闱,要经受的是严寒的考验。

    清早,卷子发了下来,第一题:“知止而后有定、定而后能静、静而后能安、安而后能虑、虑而后能得。不逆诈、不亿不信、抑亦先觉者。”

    看到题目后,沈柏密立刻思考它的出处。在考生们尽情挥毫泼墨之时,公不作美,下起了春雨,寒意倍增,让考生们不得不打断思绪,往炭盆里添炭。春寒料峭,傍晚时分,骤雨初歇,色阴沉沉,似乎酝酿着另一场大雨。

    气寒冷,百姓们早早归家,街上行人稀少,一辆翠盖珠缨绘着金色腾龙纹饰的马车从街那头缓缓驶来,突然,车夫摔下了马车,护卫们拨出佩剑,大声喊道:“保护王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接连传来了两声惨叫声,高鋆拉开车门,就看到一群护卫在围攻三个黑衣持剑的男子。高鋆眯了眯眼,会是谁安排刺客来刺杀他?

    三个刺客的剑法高明,很快又有几个人死在了他们的剑下,高鋆不愿在车里坐以待毙,拨出护身的匕首,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躲到某个店铺前的石墩后面。两个刺客与护卫过招,一个刺客在解决掉了两个护卫,直扑高鋆藏身之地,一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鋆一屁股摔坐在地上,刺客的剑刺了个空。刺客转剑,再刺。高鋆举起匕首去格挡,可他并不曾习武,不能完全挡住刺客刺来的这一剑,左肩被剑刺穿。刺客拨剑再刺,高鋆已疼得举不起匕首,刺客的剑刺进了高鋆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时脚步声与喝斥声传来,高鋆的暗卫赶来护主,一个刺客喊了声,“撤。”

    刺客拨出剑,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高鋆,没有再补一剑,果断的转身,和两个同伴飞身离开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之间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爷。”暗卫们将高鋆送回了王府,很快太医院的院首和几名御医被请进了王府。这一夜不止王府的人觉得漫长,在贡院里的考生们也觉得漫长,好不容易熬到了亮,高鋆或许是命不该绝,他的血止住了。

    沈柏密来到了前院,就见沈柏寓悲愤欲绝地喊道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沈柏密走近了些,闻到一股的怪味,捂住鼻子,“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?你掉粪坑里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命好苦,我号舍旁边就是粪号,那味儿大的,快要熏死我了。”沈柏寓忍不住嚎啕大哭道。

    紧挨着粪号的号舍就是俗称的臭号,纵是气寒冷,那味儿也绝对让人受不了。沈柏密觉得他弟这回春闱再想挂尾高中,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熬过来了,赶回家洗洗。”沈柏密除了这话,也没什么好的了。

    因沈柏寓身上实在太难闻,如是让他一个坐了辆马车。回到家中,家里早已备好热水和干净的衣裳,供他们沐浴更衣。洗去身上那一股子臭气,沈柏寓喝了两大碗米粥,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吃饱了饭,七人各自回房补觉,沈柏密睡到酉时初刻,方睡醒。带着妻儿去若水院陪陶氏吃晚饭,沈柏寓到是比他醒得早,已先到了若水院,正和陶氏及沈丹遐贡院的事,“母亲,万一我这次考不中,你会不会很失望?”

    陶氏淡淡笑道:“我不会失望,只要你尽力了,无论你考得如何,娘都不会感到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沈柏寓释然一笑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七人再次出现在贡院门口。经过三道筛查后,进入预先安排好的号舍里,等待第二场的考试。

    亲王在城中遇刺,险些丧命,令皇上震惊,命锦都府、五城兵马司、刑部和禁卫军联手追查此事,务必将凶徒捉拿归案。莫忘打听到高鋆没有死,被太医们给救了回来。沈丹遐叹气,“他果真是个祸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还要不要他们找机会再刺杀他?”莫忘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,不死不休。”沈丹遐毫不犹豫地道。杀蛇不杀死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莫忘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二月十六日清晨,为期九的会试终于结束了,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,举子们都没带伞,被淋了个透心凉,等七人聚集到马车边时,衣衫都有些湿了,

    在马车上换上干爽的衣裳,一人灌下一杯热水,抱着手炉靠在软垫上打盹。大家又累又困,没有力气话,不停地打着喷嚏。回到沈宅,请郝大夫一诊脉,全部感染风寒。其实不止七人中招,从贡院出来的举子十之**都一样,一时锦都城袪寒散寒的药材,变得十分畅销。

    在王府内养伤的高鋆不知何故,亦感染了风寒,伤上加病,高鋆高烧不退,昏厥了过去。太医院所有太医,赶到王府会诊。王府正院内,灯亮了一夜。

    明时分,高鋆的烧退了,人也清醒了。从他的枕头边找到一块手帕,经太医检查,那应该是一块感染风寒病人擦拭鼻涕的帕子,也就是有人故意让高鋆感染风寒的。

    十后,沈柏密七人病好,沈穆轲将七人召集起来,让他们将答案默写出来,一一看过,沈穆轲把沈柏寓狠批了一顿,“你写得这是什么东西?连你平常一半的水平都没发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不是我不想发挥好,实在是我运气不好,我第一场坐在粪号旁,差点没被臭死,头脑发胀,我哪里还写得出来,我没交白卷,已然不错了。我第二场,旁边坐着两个属猴子的,弄得呯呯响,老是打断我的思绪,我都要愁死了。第三场,我自己喉咙痒,不停的咳嗽。”沈柏寓苦着脸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理由多,一边去。”沈穆轲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沈柏寓低头退开。

    沈穆轲对乔智嘉是赞不绝口,“士会,你的卷答得不错,发挥出你的水平,尤其是这几道策论题,答得格外的好。”又评点了一下另外几人的卷子,“现已考完,你们就不要多想,中与不中,亦看主考官的倾向了,这非人力所能扭转,如今你们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(先生,叔父)。”六人答道。沈柏寓已完全不抱希望了,轻轻松松的吃吃喝喝,等放榜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