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下山回城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下山回城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在莫失的带领下,四人慌慌张张的踩着石礅子逃到了对岸,沈丹遐回首张望,看不到打斗的情况,只听到莫忘发出的一声惨叫;沈丹遐一惊,“莫失,你快过去帮莫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姑娘,奴婢要保护你。”莫失也很担心莫忘,可她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这里离寺院不算太远,我快跑几步就能回到寺院,相国寺应该有武僧,我会去找他们过来帮忙。”沈丹遐镇定地安排道。

    莫失犹豫了一下,道:“姑娘,你一定要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心的,你快过去吧。”沈丹遐带着伍襄和她的两个婢女,朝相国寺跑去,她们还没跑到寺院的后门,就遇到了从另一条山路上走过来的赵诚之等人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,出什么事了?”赵诚之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追杀我们。”伍襄抢先答道。

    赵诚之往她们跑过来的方向看去,没看到追杀的人。伍襄大喘了两口气,道:“沈姐姐的婢女拦住了他们,赵世子能让你的随从去帮她们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赵保赵房你们两个快过帮忙。”赵诚之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世子。”两个随从应声,往那条山路跑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太危险,沈姑娘,还有这位姑娘,请让我送你们回寺中。”赵诚之有礼地道。

    “赵世子怎么会在这里?”沈丹遐问道。赵诚之出现的太凑巧,让人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“上山赏景散心。”赵诚之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盯着他,道:“今不是休沐日。”一个在朝中有官职的人,每都是要当差的。

    “我心情郁结,特来寻求法宗大师开解。”赵诚之眼中闪过一抹伤痛,在圣旨到达沈家时,他正在服赵后,不让赵后随意为他赐婚,他已决定要娶沈丹遐,还想着怎样让沈丹遐接受他,却不想徐朗的动作如此之快,名份已定,他和沈丹遐今生注定无缘,“沈姑娘还有什么要问的,请回寺院再问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伍妹妹,我们走。”沈丹遐虽没消除对赵诚之的怀疑,可这里的确不是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寺院后门进来,赵诚之让一人去找寺中护寺武僧,他和另外几人护送沈丹遐和伍襄去居士房,看到了亲娘,伍襄紧绷的情绪一下就松了,声带哭腔地喊道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伍太太愕然,女儿被沈家姑娘欺负了?

    “母亲,我和沈姐姐差一点就回不来了。”伍襄扑进伍太太怀里道。

    陶氏脸一白,一把将沈丹遐搂住,迭声问道:“九儿,出什么事了?你的两个婢女呢?”

    沈丹遐简单地把事情诉了一遍,陶氏三人听得胆颤心惊,听罢,起身向赵诚之道谢。赵诚之摆手道:“我并没帮上什么忙,两位姑娘能安然回来,都是沈姑娘的两位婢女舍命护主,拦下了那几个歹人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面露忧色,不知道寺中的武僧赶过去没有,能不能救回莫失莫忘她们?赵诚之没有久留,又客气地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过了一会相国寺的主持过来了,沈丹遐和伍襄在后山桃林中差点遇险的事,他们得给三家一个交待。虽山林这么大,藏着几个歹人,没能及时察觉,实属正常,但是出了事,官府可不会管这个。

    正着话,莫失背着莫忘回来了,后面跟着赵诚之的两个随之以及寺中的几个武僧,武僧手中都拿着棍棒。沈丹遐眼尖地看到莫忘嘴角边有血渍,提裙跑了过去,“莫失,莫忘怎么了?她是不是,是不是……”声音哽咽,不敢不愿出那个字。

    “姑娘,莫忘还活着,你别哭。”莫失忙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伸手把眼泪抹去,“母亲,我们快下山,找大夫救莫忘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莫急,老衲懂一些歧黄之术,先让老衲诊断一下可好?”主持双手合十道。

    “有劳大师。”沈丹遐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莫失把莫忘背进了禅房,招财和进宝上前帮忙,把莫忘从她背上扶下来,心翼翼地放在榻上。主持大师上前为她诊脉,神情凝重,“这位施主伤势十分严重,伤及肺腑,老衲必须马上为她接骨,否则纵是歧伯在世,也救不了她。”莫忘的肋骨被打断了,本应放在担架上抬回来,但莫失不知道,她将人给背回来,让莫忘的伤势加重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大师能救活她,信女愿为寺中三世佛重塑金身。”沈丹遐急切地许诺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主持大师双手合十道。

    主持大师命沙弥拿来药箱,留莫失在房里帮忙,让其他人离开房间,去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“这些贼人实在是太猖狂了。”金氏恨声道。差一点外甥女儿和未来的儿媳就惨遭毒手,这件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“虽不知那些贼人因何故而出手伤人,而且现在两丫头没事,可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贼心不死,在回城的路上再动手,我们还是派人回去报官,让官府的人过来护送我们回城,这样会比较安全。”陶氏谨慎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该这么办。”伍太太赞同地道。

    这时赵诚之又过来了,正好听到陶氏的话,道:“不好意思,没有预先告知三位太太,我先前已派人回城向官府报案了,再等一个时辰左右,官府的人应该就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世子办事周全,多谢多谢。”金氏三人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,三位太太不怪我自作主张就好。”赵诚之看了眼沈丹遐,却见盯着房门,丝毫没有注意到他,暗叹了口气,这个机会来得太迟了,纵然给陶氏留下再好的印象,也改变不了沈丹遐嫁给徐朗这件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紧闭的门打开了,主持大师从里面走出来,双手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,那位施主已经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,谢谢大师。”沈丹遐从主持大师身边跑过,冲进了房间,“莫忘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莫忘声音虚弱地道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话。”沈丹遐走到榻边,没敢碰触她,“你躺着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就如赵诚之所言,很快锦都城府尹、城卫军统领、五城兵马司总指挥各自带着各自的手下赶到了相国寺。这些人算是赵诚之招来的,由他去应付。

    未时初刻,赵诚之和锦都城府尹、城卫军统领、五城兵马司总指挥,一起护送金氏等人下山回城。不知是护送的人太多,那些贼人并没有打算在路上伏击,平平安安地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次日,得到消息的徐朗,丢下一堆公务,急急忙忙地过府探望,“陶姨,九妹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九儿毫发无伤,只是受了点惊吓,这几日得好好休息。这事起来,多亏了莫失莫忘拼死相护,要不然不堪设想,朗哥儿谢谢你派人暗中保护九儿。”陶氏诚恳地道。

    “陶姨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徐朗顿了顿,“陶姨,我有个不情之请,能否……让我进去看看九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陶氏开明地道。礼数虽然重要,但她更愿意让女婿在意女儿,破例一次又何妨?

    “谢谢陶姨。”徐朗大喜,给陶氏行礼,出门往祉园去见沈丹遐。沈丹遐去下人房里看了莫忘,刚刚回房;因昨日受了惊吓,又担心莫忘的伤势,晚上没睡好,这会子犯困,脱了外裳,在榻上憩。

    徐朗是沈丹遐的未婚夫,他要见沈丹遐,福婆子虽觉不妥,但没有阻拦,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放他进了暖阁。徐朗绕过红木雕花屏风,就站在了沈丹遐面前。

    沈丹遐在翻看话本子,看到他,讶然问道: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陶姨应允的。”徐朗走到榻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一点事都没有,你别担心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徐朗抓住她的手,轻轻摩挲了一会,道:“我已派人去相国寺后山的桃林,看能不能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儿遇到赵诚之时,我一开始是怀疑他的,后来一想,他不会那么笨,我现在怀疑的是安平亲王高鋆,只有他才想把我掳走。”沈丹遐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会处理,有消息,我会过来告诉你。这些日子,你安心待在家里,不要再随意外出,实在要外出,也要带足人手。”徐朗恨不能在沈丹遐身边竖个铜墙铁壁,不让任何居心叵测的人靠近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也要心,那个高鋆是个疯子。”沈丹遐担心高鋆会伤害徐朗来对付她。

    徐朗看着她张张合合的樱唇,心念一动,伸手将人搂紧怀中,含住了她粉嫩的双唇。沈丹遐仰着头,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,回应他的热情。

    亲够了,徐朗低头看着缩成一团窝在怀里、脸颊红扑扑的姑娘,“九儿,我得走了。”虽然岳母大人高抬贵手让他进来了,可他得知趣,不能得多待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沈丹遐欲掀开薄被。

    徐朗按住她的手,道:“不用了,你眼下都有青影了,让婢女熬碗安神汤给你喝,喝完了多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乖乖点头,看着徐朗绕过屏风,消失在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四月三十日,沈丹遐送走来对账的严素馨、李云茜和张鹋儿,回到若水院和陶氏话,恭喜从外面进来禀报道:“太太,十一姑娘在外面求见。”

    沈丹莉比沈丹遐半岁多,即将及笄,可周氏对她的亲事一点都不着急,她的生母吕姨娘在周氏面前伏低做,尽心服侍,可周氏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因魏牡丹的狠毒,二房和三房几乎已断了来往,每个月也就初一十五在老宅碰面,偶尔聊上那么一两句,周氏还酸言酸语,还话不投机,听到沈丹莉求见,陶氏十分诧异,问道:“莉姐儿找我做甚?”

    “娘,你将她叫进来,一问便知。”沈丹遐接过婢女递来的蜜水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陶氏示意恭喜叫人进来,看沈丹遐那豪放样,蹙眉道:“斯文点斯文点,你的规矩白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在外面,在娘面前,我才懒得讲那些破规矩。”沈丹遐噘嘴道。

    陶氏伸出手指遥点了她两下,沈丹遐吐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话间,眼睛红红,鼻子红红,像是刚刚大哭了一场的沈丹莉跟在恭喜身后走了进来,看到陶氏,就跪了下去,“三婶娘,求您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陶氏和沈丹遐都是一惊,陶氏从榻上站了起来,“莉姐儿,有话好好,你这是做什么?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恭喜上前去扶沈丹莉。

    沈丹莉挣开恭喜的手,哭道:“三婶娘,求求您救救我,求求您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救你,你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陶氏朝恭喜使了个眼色。恭喜会意,带着屋里丫鬟们全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丹遐上前扶住沈丹莉,“十一妹妹,有什么话,你起来再,你放心,能帮你的,我母亲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丹莉眼泪汪汪地看着她,“九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先起来吧。”沈丹遐哄着她,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,塞了块帕子给她,“把眼泪擦了,慢慢。”

    沈丹莉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,抽泣地道:“太太要将我嫁给中书省左丞齐大人做填房,我听那位章大人的年纪比大伯的年纪还要大,三婶娘,我不想嫁给齐大人。三婶娘,求求您救救我,您若不救我,就没人能救我了。”

    陶氏皱眉,若是她没记错,这位中书省左丞齐大人,今年已五十有七了;将一个刚及笄的黄花大闺女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做填房,亏周氏做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伯父可知道这件事?”沈丹遐问道。周氏是嫡母对庶女没有爱护之心,但沈穆轼是生父,从当年陈全和沈丹蔚的事,就可看出他对儿女比较在意的,肯定不会让周氏将沈丹莉推入火坑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出门,已经十来了,不知何时归家。太太决定明日就将我的庚贴,交给媒人。”沈丹莉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可有跟你祖母?”陶氏虽不耻周氏所为,也十同情沈丹莉,但并不打算多管二房的事,出主意,让沈丹莉去找沈母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因病拖延了几个月,拆迁办发最后通牒,让这个月25号清空房屋,哎哟,我明得抽空去整理一下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