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宫中宴会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宫中宴会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<div id="content">

    吻罢,徐朗摸着沈丹遐红润的脸,“真想马上把你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我娘是不会这么早就让我出嫁的,你呀再等上一两年吧。”沈丹遐傲矫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耐心的等。”徐朗亲了亲她的脸道。

    “等的时候,要洁身自好,不许沾花惹草。”沈丹遐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请相信,我一定会洁身自好,绝不会沾花惹草的。”徐朗郑重地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知趣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?”徐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应该做的。”沈丹遐娇嗔地横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鼓励我做得更好。”徐朗眨眨左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还没亲够吗?”沈丹遐噘着嘴道。

    徐朗舔了下嘴唇,道:“亲一辈子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朗哥哥,你是去打仗,还是去学甜言蜜语了?”沈丹遐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徐朗在她唇上啄了一下,“不是甜言蜜语,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,“我给你做了双鞋,一会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朗送沈丹遐回家,并进去拜见了陶氏。

    陶氏看着徐朗,一脸疼惜,“黑了,瘦了,得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我会过来喝陶姨亲自熬的汤,今就先回了。”徐朗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你祖母日夜都盼着你回来,看到你安然无恙,她才能安心。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徐朗行礼离开,回那个他并不想回的家。看着身穿盔甲,英姿飒爽的长孙,徐老夫人高兴地热泪盈眶,握着徐朗的手臂,道:“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,若是能早些成亲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朗立了军功,徐老夫人是感到很自豪,但她最挂念的还是他的亲事,再多的军功,也比不上一个白白胖胖的曾孙。沈妧妧目光冷冷地扫过两个庶子媳,不争气的东西,成亲这么久,肚子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徐肊的正妻秦氏、徐朔的正妻王氏低头回避她的视线。沈妧妧对两个庶子媳一直没有生育的事,其实并不是真得在意,她最着急的是徐朝的亲事;徐朗拖了这么久,已定亲了,可徐朝先是迷恋江夏郡王妃的娘家侄女高虹,迟迟不愿定亲。

    高虹出嫁后,徐朝死心了,可沈妧妩好高骛远,他的亲事,一直高不成,低不就,让沈妧妧抓心挠肝的。看着凯旋而归的徐朗,沈妧妧心里可没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兴,那会儿听到徐朗重伤的消息,她暗自窃喜,要是徐朗就这么战死沙场,对徐家而言绝对是件好事,徐朗的存在,衬的徐朝和徐胜越发的不中用。

    可惜徐朗是个命大的。

    徐朗陪徐老夫人了一会子话后,就回澹怀院去沐浴梳洗,在长廊处遇到了彭昕。

    “朗表哥。”彭昕娇滴滴地唤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徐朗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等朗表哥。”彭昕答非所问,眼含春色看着面前俊美无双的徐朗,心头鹿撞,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徐朗眸色微沉,大步从她身边走过。彭昕伸手去抓他,没抓着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瘪着嘴,一副受了委屈的哀伤表情。徐纹从角落走了出来,双手抱肩,歪着唇看着她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徐朗不喜下人近身伺候,凡事喜欢亲力亲为,沐浴完进屋,解开包着鞋的布包,看着玄色的鞋面上用银丝线绣得麒麟腾云,想着那张娇俏的脸、甜美的樱唇,顿时心绪起伏,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徐朗摩挲着鞋子,默念兵法,努力将心里的绮念压制下去,把鞋子包回布包里,抱着上床阖眼休息。许久,徐朗睁开双眼,看着帐顶发呆,起身下床,打开榉木雕吉庆有余纹直角立柜,从里面拿出一条干净的亵裤。

    次日,宫中设宴庆贺大皇子凯旋而归,四品以上官员携带家眷进宫赴宴。大皇子高榳虚岁十七,是时候娶亲了。这回皇上邀请女眷前来,也有那方面的考量;没定亲的,自然会精心妆扮,并且会在宴会上展现才艺,吸引两宫以及大皇子的注意,运气好的话,不定就成了皇子妃,日后或许还能入主中宫,成为一国之母。

    沈丹遐这种已定了亲的姑娘,穿着打扮不失礼就可以了,不用引人注目。沈丹遐正值妙龄,她又是个不喜欢涂脂抹粉的人,只是在嘴上抹了一层刚做出没多久的苹果味口脂,让唇瓣颜色稍显得鲜艳些。

    巳时初刻,陶氏带着沈丹遐坐着马车,跟着沈穆轲去了宫城,到了宫门口处,下了马车,通过侍卫的盘查,进了宫。待母女二人走进设宴的广泽宫。宫中后殿已经聚满了赴宴的命妇贵女。那些尚未定亲的姑娘们,个个打扮的光鲜亮丽。

    沈丹遐的装扮就显得十分的简单素净,橙色绣折枝玉兰圆领袍,挽着垂挂髻,髻中横卧一枝赤金弯月镶贡珠钗,左右各插三支珊瑚玉兰簪。命妇、贵女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彼此交头接耳的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陶氏领着沈丹遐去给金氏见礼,然后就留在那儿跟金氏以及那些命妇聊,把沈丹遐打发去偏殿跟姑娘们一起玩。

    沈丹遐还没进门,就听到里面有朗朗笑声。走进去就见一帮姑娘在掷骰子玩,还有两个姑娘在翻花绳,沈丹遐不爱出门,大多数人不认识,成郡王府的端和郡主弯着腰在作画,身边围着锦都城那些有才名的贵女,她们或笑或指点,徐纹和景国公的邓苒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沈丹遐自认才艺不佳,并不打算参合,正准备找个角落坐着喝茶,等李云茜和张鹋儿来,谁知被徐纹看到了,扬声道:“沈九表妹,你从就学画画,对郡主画的这幅冬雪图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沈丹遐眉尖微蹙,这个徐纹,脑子有病吧?没事扯她进来做什么?沈丹遐站在原地未动,并没有如徐纹所言过去看画点评,淡笑道:“徐五表姐,实在太看得起我了,我虽已学画数年,可年纪尚轻、见识尚浅,品鉴画作难免会有偏颇,是以先生告诫我,不可随意对别人的画作加以点评,免得让人误会我不自量力;不过若是徐五表姐想要学画,需要我指点,我勉为其难教徐五表姐几个技巧,好让徐五表姐尽快入门,别一些外行话,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不卑不亢,还毫不留情地狠踩了徐纹一脚。

    “徐五姑娘,原来你没学过绘画啊,那你刚才长篇大论那么多,原来只是夸夸其谈啊。”邓苒出言挤兑徐纹,为沈丹遐帮腔。

    有好几个姑娘露出鄙夷之色,不懂装懂最令人瞧不起。徐纹想让沈丹遐丢脸不成,自己出了丑。端和郡主斜了徐纹一眼,道:“沈姑娘既是擅画之人,何不过来画上一幅,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道:“有珠玉在前,我就不班门弄斧了,郡主请继续作画,我就不打扰诸位的雅兴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沈丹遐就想退出去,人多的地方就有纷争,她还是找个人少的地方呆着吧。门外的内侍传唱道:“庆都长公主、延平长公主、大公主、二公主、三公主到!”

    身穿锦衣华服的五位公主在内侍宫娥的拥簇下,如众星捧月般的走了进来。屋中的贵女纷纷屈膝行礼,道:“拜见庆都长公主、延平长公主、大公主、二公主、三公主,给庆都长公主请安、给延平长公主请安、给大公主请安、给二公主请安、给三公主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必拘礼,起来吧。”庆都长公主已年满十七岁,年初九公主也就是呈祥长公主下降后,她成了宫里最年长的公主。

    几位公主的到来,让殿内的情形发生了变化,大家开始围着公主们话了,沈丹遐没往前面凑,寻了个角落坐下。过了一会张鹋儿来了,先去几位公主跟前行礼,然后就过来寻沈丹遐。

    “沈姐姐,怎么就你一个?李姐姐还没来啊?”张鹋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还没来,她难得这么磨蹭的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罚她三杯酒。”张鹋儿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撇撇嘴,道:“一会我们都不能坐在一起,你怎么罚她?还是等我嫂回来,我们再罚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严姐姐什么回京?”张鹋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送信回来冬至节回来过节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**就回来了。”张鹋儿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闲聊,彭昕和一个十三四岁,容貌妍丽,衣着精致的少女进来了,彭昕亦打扮的十分娇艳,身上穿着大红色百蝶穿花纹的遍地金褙子,梳着随云髻,髻上珠钗环绕,珠光宝气的。

    沈彭两家不和,沈丹遐并没有理会她们,继续跟张鹋儿闲聊,眼角余光瞥到彭昕和徐纹在话,讶然,何时孟光接了梁鸿案?不过事不关己,沈丹遐没在意。

    张鹋儿不认识彭昕,只是她素不喜徐纹,见她和彭昕一副好友样,厌屋及乌,不屑地撇嘴道:“打扮成那个样子,不知道得还以为她们是来皇宫选秀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在宫里,少讲人家的是非。”沈丹遐轻声劝阻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她们,别的,上回你送我的那盒脂粉可还有了?”张鹋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么快你就用完了?”沈丹遐瞪着她,“那是擦脸的,你该不会全身都擦吧?”

    “起来这事,我就生气,我那用了一次,就被我那个好表姐瞧上了,然后就跟我祖母,我祖母就让我把那脂粉分些出来给她,我没办法,只得分给她啰,她一不心,把整盒都打翻了。”张鹋儿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气别气,我那还有两盒,明儿让人送去给你。”沈丹遐安抚她道。

    “沈姐姐你最好了。”张鹋儿笑道。

    正着话,一个宫娥进来,走到庆都长公主面前,禀报道:“长公主,可以入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过去吧。”庆都长公主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人应道。

    在庆都长公主起身领着大家伙往外走,沈丹遐亦和张鹋儿往外走,就快要到门口时,沈丹遐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香味。沈丹遐皱起鼻子,什么人呀?用这么重的香雾,想熏死人啊?沈丹遐四下看了看,这一看不要紧,吓了一大跳,彭昕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来了?那股熏人的香味就是从彭昕身上传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对上了,沈丹遐扯扯嘴角,笑了笑。彭昕翻了个白眼,把头偏开。沈丹遐挑挑眉,并不在意,往前走,却发现动不了,低头一看,“彭姑娘,请你挪挪贵足,你踩着我的裙子了。”

    彭昕把脚拿开。

    沈丹遐继续往前走,彭昕跟在她身后。出了门,没走多远,沈丹遐瞧见彭昕走了步大的,又踩着她的裙子了。沈丹遐停下了下来,回首看着她,“彭姑娘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干什么?我走路走得好好的,我到是想问你要干什么?莫名其妙的。”彭昕瞪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彭姑娘的走路的规矩没学好,已经踩了两次我的裙子了,我看这样吧,彭姑娘,我让一步,彭姑娘请先行。”沈丹遐似笑非笑地道。

    彭昕鼓着腮帮子,“先行就先行,你给我让开,走得慢腾腾的,跟只乌龟似的。”走在前面一点的徐纹回头看了过来,见彭昕没能踩掉沈丹遐的裙子,反而被沈丹遐发现了,暗骂了句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丹遐处处防备着鼓昕,没让她有机可趁,沿着回廊进到了广泽宫的正殿,寻到陶氏,在她身边坐下,抬头一看,就发现大皇子高榳和徐朗坐在左首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内侍在宫门外,大声通报道:“皇上驾到,皇后娘娘驾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,等皇上和赵后在宝座上坐下,众人跪在地上三呼万岁。皇上双手一抬,道:“平身,赐座。”

    众人谢恩,入座。

    内侍内侍击掌两声,乐声起,歌舞坊的舞女们穿着鲜艳的衣裳走进来来,随着乐声,跳喜庆的舞蹈。酒菜如流水般端了上来,皇上端起酒杯,道:“苍佑我大丰,我儿边关大捷,打退来犯的敌军,这第一杯酒敬,二杯酒敬地,三杯酒敬在战场英勇杀敌,为国捐躯的将士们。”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