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挑拨离间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挑拨离间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莫失拿着徐朗写的灵犀院三字的纸刚走,侍琴进来道:“三爷,三奶奶,于妈妈来了,说是要给三奶奶见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丹遐扯了扯徐朗的衣袖,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去正厅里坐下,福禄寿喜四个婆子带着两琴、两书、两画、两棋和三莫等陪嫁下人进来了。沈丹遐嫁过来,一共带了六房人,四个嬷嬷,十二个丫头。仆妇们进厅给徐朗磕头,男仆们在院外磕头。

    徐家这边暂时管着院子的是于嬷嬷,等众人磕头后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荷包,“这是三爷赏给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三爷。”众人磕头道。

    福婆子留下,禄寿喜三个婆子领着众人退了出去,进来了四个粗使婆子和四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,还有四个年约总角的使唤小厮。

    于嬷嬷上前跪下,笑道:“三奶奶,这是院子里先前用的着下人,三奶奶若觉合用就留着,觉得不合用,等奶奶回门后,或在府中挑新的进来使,或叫牙婆子买一批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起来说话。”沈丹遐上前把于嬷嬷扶起来,又抬了抬手,让那十四人起来。

    沈丹遐也是有准备的,福婆子亦给每人发了一个荷包。沈丹遐目光扫过众人,落在于嬷嬷身上,笑道:“我初来乍来,不知家中规矩,还请妈妈指点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笑道:“奶奶嫁进来之前,老夫人就已和太太说好,三爷和奶奶院子里的事,由奶奶决定,奶奶在娘家由多少人伺候,在这里仍由多少人伺候,不必遵从徐家的旧例。至于费用开支,等统算好,以后每个月月初,直接划归到奶奶手中,由奶奶自行安排。每日三爷和三奶奶院子的食材,从圃院的小厨房里走,不与府中大厨房打交道,不知三奶奶身边有没有带擅厨的仆妇?”

    沈丹遐没想到徐老夫人会为她和徐朗做到这一步,让从一开始就将灵犀院牢牢掌握,不需要和沈妧妧去争去抢,欠身道:“祖母疼爱,遐儿感激不尽。院子中的事,我自己能够打理,不过人数方面,还是遵从旧例比较合适,多出来的人,就不走公账,由我私账里出,于妈妈,你看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于嬷嬷笑道:“三奶奶考虑的更周全,那就听三奶奶的,三奶奶是嫡子媳,遵从旧例,身边伺候的人有两个三两的老婆子、两个二两的大丫头、六个一两的二等丫头、六个五百钱的三等丫头、四个五百钱的粗使婆子和八个三百钱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略低头算了下人数,道:“福妈妈,你记着,你和禄妈妈走公账,寿妈妈和喜妈妈,从我私账里去,你们以前在我院子里管什么,如今仍然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记下了,一会去跟她们说。”福婆子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颔首,接着道:“侍琴抚琴原就是一等丫鬟,现仍拿二两月例,锦书墨书、莫失莫忘、莫离莫弃、入画司棋都拿一两的月例,原来院中使唤的人”沈丹遐顿了顿,扭头看着徐朗,“她们一直侍候你,一起留用可好?”

    “你作主,我没意见。”徐朗淡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横了他一眼,扭头对于嬷嬷道:“全部留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奶奶,还少两个三等丫头和八个小丫头,还有厨娘,三奶奶回门时,和亲家太太要一个过来吧。”于嬷嬷提醒她道。

    “厨娘,我回娘家找我母亲要,其他的,就劳妈妈让管事的挑人进来吧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这就去安排。”于嬷嬷笑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辛苦了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奴份内的事,不辛苦。”于嬷嬷笑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丹遐唤道:“福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。”福婆子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“院子里的事,我就交给几个妈妈了,你让禄妈妈跟那几个粗使婆子和小丫头好好说说我的规矩。”沈丹遐郑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奶奶放心,老奴几个一个会守好院子的。”福婆子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下去做事吧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福婆子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朗伸手将沈丹遐打横抱了起来,沈丹遐惊呼一声,搂着他的脖子,“大白天的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一共揉了六次腰。”徐朗一直关注着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腰酸,你还这样!”沈丹遐噘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帮你揉揉腰,你以为我想做什么?”徐朗挤眉弄眼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轻轻地踢了踢裙子,笑道:“好好揉,揉得本姑娘舒服了,本姑娘赏你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徐三奶奶,你的自称错了。”徐朗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沈丹遐捏着小拳头,在他胸口前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徐朗把沈丹遐抱进了西梢间,放在罗汉榻上;沈丹遐趴在软枕上,徐朗把手掌放在她的腰上,帮她轻轻地揉按腰肢。力道不轻不重,按得沈丹遐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唇微微嘟起,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娇娇的声音,让徐朗不由想起了昨夜她在他身下散发出来的媚态,眸色微沉,凑过去,轻唤了声,“九儿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一个机灵,从迷瞪中清醒过来,睁开双眼看着他,“干嘛?”

    徐朗伸手帮她把垂下的头发挽到耳后,道:“我抱你去床上睡。”

    “纯睡觉,不许胡闹。”沈丹遐被他闹了一夜,现在全身酸酸的,那处似乎还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疼?让我瞧瞧,好不好?”徐朗伸手去解她的腰带。

    沈丹遐按住他的手,道:“不是很疼,你别闹,让我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是我不好,只是那会儿我有些忍不住。”徐朗抱起她,在她耳边低声细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没怪你,不过以后你不可以那么孟浪,你要顾念我。”沈丹遐伸手环着他精瘦的窄腰,脸颊靠在他的胸口,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。她理解他的失控,在这个时代,男子在十五六岁,长辈就会安排通房丫鬟给这些少爷们开荤,极少有人象徐朗、沈柏密、沈柏寓保持童身到新婚之夜的;象徐朝徐胜身边就已有了不止一个通房丫鬟了,这个时代的男人,他们的第一个女人,通常不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徐朗弯弯唇角,将她抱得更紧。沈丹遐被他抱上了床,两人并头睡在床上。一边闲聊,徐朗一边继续帮她揉腰,慢慢得沈丹遐就睡着了,等她醒来,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没瞧见徐朗,起身走了出去,侍琴和莫失莫忘在外室做着针线活,见她出来,起身唤道:“三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口渴,倒杯水来。”沈丹遐走到榻上坐下。

    侍琴倒了杯水,双手呈给她。

    沈丹遐喝完水,问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快午时了。”侍琴答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把空杯还给她,问道:“三爷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三爷在书房里。”侍琴笑禀道。

    “我常用的东西可归整了出来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归整出来,放好了。妆奁摆在东跨院,等奶奶有空时,登记造册,再入私库。奶奶,这是开东跨院院门的钥匙。”侍琴从怀里掏出钥匙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徐朗走了进来,依着徐府的规矩,新婚夫妻头一日,全家人要聚在一起用餐。以后他们就能单独在灵犀院用膳,不过每五日需要去圃院给徐老夫人请安,身为儿媳的沈丹遐,除非沈妧妧同意,否则她每天早晚都得去给沈妧妧请安,好在有徐老夫人在,沈丹遐不用伺候沈妧妧的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用午饭时,徐家男女分桌,徐老夫人在正中的位置坐下,沈妧妧坐在她左手位置上,徐老夫人指明让沈丹遐坐她的右手位置;在沈丹遐右手边坐坐着徐肊的妻子秦氏。

    饭菜很丰盛,摆在沈丹遐面前的三道菜,皆是她喜欢吃的,鸳鸯鲤、桂花蹄筋和水晶鹌鹑蛋。徐家的厨娘会知道她的喜好,肯定是徐朗告知,沈丹遐看不到屏风那边的徐朗,心里甜蜜蜜的,抿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安静的吃过午饭后,送徐老夫人上了小车,徐奎突然对几个儿子道:“去外院书房,我有话要和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他将徐朗几兄弟带去了外院,沈妧妧盯了沈丹遐一眼,语气生硬地道:“傍晚不必过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谢太太宽待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沈妧妧冷着张脸,带着徐纹走了。沈丹遐并不在意,正准备带着莫失莫忘往回走,秦氏突然走了过来,“三弟妹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。”沈丹遐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三弟妹最会泡茶,不知我是否有幸能喝上一杯三弟妹泡得茶?”秦氏笑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眸光微转,笑道:“大嫂若是不嫌弃,就请去我院子坐坐吧。二嫂子,要不要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王氏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我房里还有点事,下回再去叨扰三弟妹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并不勉强她,和秦氏领着婢女回了灵犀院僻做会客厅的东居室。沈丹遐心里很清楚秦氏过来,绝不是为了喝她泡得茶,是有话要说,吩咐婢女把茶水送进来,就在秦氏对面坐下,笑道:“我刚嫁过来,什么都不晓得,还好大嫂愿意过来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氏笑笑,道:“不着急,慢慢的,就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微微浅笑。

    抚琴把茶水送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弟妹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鬟吧?”秦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沈丹遐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秦氏目光微闪,道:“这灵犀院比三弟以前住的澹怀院要宽敞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茶水,耐心的等着秦氏进入正题。秦氏端起茶杯,喝了口茶,道:“澹怀院前几日拨了个叫巧萍的婢女进去做事,是三弟亲自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勾唇笑道:“进澹怀院伺候的人是三爷,自然得三爷挑才合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拨到屋里做事的不是她,是那日三弟在园子里瞧见了,就留她在屋里伺候。”秦氏看着沈丹遐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沈丹遐敛去了脸上的笑容,秦氏想让她生气,那她就先佯装生气好了。以她对徐朗的了解,就算那婢女是他亲自要进澹怀院的,也断不会有那等意思。虽不知徐朗为何如此做,但沈丹遐愿意相信他。

    秦氏嘴角翘了翘,道:“哎呀,怎么聊着聊着,聊到这事上去了,不过是婢女,其实没什么的,三弟妹别在意,别为了这事和三弟闹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意,我不会跟三爷闹的。”沈丹遐嘴上这么说,可行为却相反,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榻几上。

    秦氏轻打了下嘴巴,道:“我真不会说话,三弟妹呀,你可别介意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嫂告诉我这件事。”沈丹遐垂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说错话就好。”秦氏假笑道。

    妯娌俩又有一句没一句的,闲聊了一些别的话后,达到目的地秦氏告辞离开,沈丹遐唤婢女进来伺候她卸妆更衣。

    上午已歇息过了,为了不影响晚上的睡眠,沈丹遐没有再上床睡觉,而是去摆放妆奁的东跨院,拿她的压箱钱。沈丹遐的压箱钱是陶氏特地花了大价钱叫人打制的,全是十两重的小金饼,正反两面都是祥瑞图案。至于数量,每一抬嫁奁的四个角落里都有,一百二十抬,足足四百八十块。

    沈丹遐将所有的压箱金饼全掏了出来,装在红木雕花的匣子里,装了一半,她就抱不动,如是费力地先抱了一半出了院子,回到正房,去东耳房,打开摆在那儿的红木圆角柜,搬动机关,打开里面的暗格,将金饼一块块摆放好,然后再回到东跨院去搬剩余的金饼。

    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沈丹遐终于把金饼全挪回东耳房放好,累得腰都直不起了,其他东西,她实在没力气归整了,全交给喜婆子和侍琴。

    沈丹遐从书房里找出她看了一半的话本子,歪在榻上翻看起来。虽然没有灵犀院现在还没有厨娘,没法为沈丹遐做吃的,不过有疼爱她的徐老夫人在,申时初刻,徐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白芷就提着食盒,送来了三碟精致的糕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明后两天,终于可以休息两天不用去扎针了。感觉我左腿和左手臂已全都是针眼了,大夏天的,我想穿裙子了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