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出其不意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出其不意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妧妧目的达到,不想再看到沈丹遐那张始终保持优雅笑容的脸,道:“你今日也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儿媳告退。”沈丹遐欠身行礼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离开了,秦氏和王氏却不能走,一个继续为沈妧妧捶腿,一个继续砸核桃。沈丹遐离开漪岚院,径直回了灵犀院,徐朗还没回来,沈丹遐卸了钗环,松了发髻,换上轻便的家常服,歪靠在榻上,想着明天给沈妧妧请安的事。婆媳又不是天敌,为什么就不能和睦相处呢?

    好吧,在嫁给徐朗之前,她就预料到她和沈妧妧注定不能做一对好婆媳,既然沈妧妧已出招,那她就要回击了哟。沈丹遐勾了勾唇角,把莫失莫忘叫了进来,吩咐了一番后,让她们依言行事。

    莫失莫忘领命退了出去,徐朗就回来了,不用人伺候,他自个走到屏风后,换上家居的浅蓝色道袍。走出来,坐在沈丹遐身旁坐下,伸手把人搂进怀中,亲了亲她的脸颊,问道:“太太是不是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为难我,她只是教我要守孝道,让我以后每天早上卯时一刻去给她请安罢了。”沈丹遐笑盈盈地道。

    卯时一刻去请安!可想而知是沈妧妧故意磨蹉人。徐朗面色难看地道:“不必理会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理会她呢?她可是你的继母,我的继婆婆,我不理会她,会被她冠以不孝的名声的。”沈丹遐信心满满地笑了笑,“别担心,我有法子对付她,这是后宅的事,你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徐朗搂紧沈丹遐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挑眉笑道:“没有啦,你不觉得与人斗,其乐无穷吗?”反正闲着也闲着。

    徐朗摸着她的脸道:“我娶你回来,本打算不让你受半分委屈。九儿,你不用忍让得这么辛苦,凡事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让我辛苦的,只要你才会让我辛苦。”沈丹遐噘着小嘴,一语双关地道。

    徐朗被这带着些许挑逗的话,激得身体燥热,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,将唇瓣压了上去。如狼似虎的架势,似乎想将她一口而吞下去;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从她衣襟处伸进去,一通揉搓。

    沈丹遐没想到这人如此经不起撩拨,她可不想饿着肚子,就被他弄到床上去,用力地推掇他。徐朗不肯松手,把沈丹遐吻得气喘吁吁,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吃晚饭吧,我饿了。”沈丹遐的手抵在他胸前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朗也不闹她了,帮她整理好衣襟,唤婢女进来伺候。

    晚上,沈丹遐舒舒服服泡了澡,回到卧房,见穿着紫红色寝衣的徐朗坐要榻上,很认真地在翻看一本书,走过去,道:“你在看什么?我也要看。”

    “正想与你共阅。”徐朗笑着伸手将她圈进怀里。

    沈丹遐看清书上绘的图,俏脸微红,她以为他在看兵法书,谁知这人翻看的是春宫图。两人一页页看下去,徐朗翻到一页,舔了舔她的耳垂,问道:“我们今儿试试这个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丹遐抿唇一笑,轻轻颔首,徐朗大喜,一把抱起她,往床上走去。将人放在床上,伸手一扯,帐幔落下。

    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娇喘吁吁

    过了许久。

    沈丹遐问道:“朗哥哥,还要多久?”她又累又困想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快了,再等等。”徐朗亲了亲她的嘴角,动作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,徐朗先醒来,随后沈丹遐也醒了。徐朗搂着她的腰,“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?”

    “有人陪我一起去,你呀,要闲着没事,就帮我在后院的葡萄架下弄个秋千吧。”沈丹遐帮他找事做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徐朗应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走到外室,唤婢女进来伺候她梳洗。

    锦书提着食盒走了进来,“三奶奶,魏嫂子做了鲜肉小馄饨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吃完小馄饨,拿薄荷水漱了口,带着莫离莫弃、锦书墨书等人出了灵犀院,顺路先去王氏的汀安居。沈丹遐在汀安居门口等了一会,王氏才一脸急色的带着丫鬟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嫂,早。”沈丹遐笑盈盈地和她打招呼道。都是儿媳,要敬孝道,一起敬,要立规矩,一起立。

    “三弟妹,早。”王氏苦涩地笑道。她就知道这个三弟妹,不会那么乖乖的去给沈妧妧请安的,只是没想到沈丹遐会迁怒于她,天还没亮就让人来吵她。

    “二嫂,我们去叫大嫂吧,然后一起去给太太请安。”沈丹遐挽起王氏的手道。

    秦氏和王氏一样,被沈丹遐安排的丫鬟给强行叫醒了。她的脸色比王氏要难看,昨夜徐肊歇在她屋里,今天早上,被丫鬟吵醒,大发雷霆,恐怕接下去徐肊会有很长时间不会再进她的屋,便宜了那些小妖精。

    沈丹遐无视秦氏那喷火的眼神,道:“大嫂,我们快走吧,不然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妯娌三人到了漪岚院时,沈妧妧自然还没有起床。婢女见三个奶奶这么早就过来了,呆怔了一下。沈丹遐淡淡一笑道:“太太还没起来,那我们就在外室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,就往屋里走去,婢女想要去阻拦,却被莫离抓住了手腕,莫离微微用力,婢女痛得失声惨叫,猛然想起太太还没起床,赶紧用另一只捂住嘴。沈丹遐自己撩起帘子走了进去,秦氏和王氏对视一眼,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丹遐进屋,就找了张椅子坐下,过了一会,拿起放在桌上的铜匙箸,在桌上用力拍打,不悦地问道:“还有没有规矩了?”

    秦氏和王氏惊愕地看着她,太太还在睡觉,她这么大声,不怕吵醒太太吗?沈丹遐还真不怕吵沈妧妧,她就是要吵醒沈妧妧,她天未亮就得起床来请安,沈妧妧想高枕无忧的睡觉,门都没有,害她没觉睡得人,休想睡好觉。

    “三奶奶,你小点声,太太还在睡觉。”婢女慌张进来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太太的吩咐,你们就不会做事了,非得太太盯着你们才行吗?”沈丹遐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奶奶有什么吩咐?”婢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长眼睛,还是眼睛瞎了?这样的小事还用我吩咐吗?”沈丹遐音量仍旧高八度,尖利而刺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在外面吵吵嚷嚷的?”沈妧妧醒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醒了,还不进去伺候。”沈丹遐横那个婢女一眼道。

    婢女走了进去,一会儿,又走出来,“三奶奶,劳你去打水进来伺候太太梳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丹遐笑应了,出去端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沈丹遐用铜盆端了一盆热水进去。沈妧妧看着她,笑道:“朗哥儿媳妇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伺候太太是媳妇的本分,何来辛苦。”沈丹遐铜盆放到黄花梨六足折叠式矮面盆架上,正准备拿帕子放到盆里去,旁边的婢女却突然拦住她道:“三奶奶,让奴婢先试试水温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着退了一步,那婢女伸手到铜盆里试了试,惊呼道:“哎呀,这水太烫了,等一下烫到了夫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换过一盆。”沈丹遐好脾气地笑道。

    等沈丹遐换了第二盆水进来,那婢女试了试,又道:“水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着出去换第三盆水,等换过了五六盆之后,那婢女才确定水温“适合”了。沈丹遐拧了帕子服侍沈妧妧洗了脸,接着秦氏和王氏进屋里服侍她更衣梳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沈妧妧阴沉着一张脸出来了,在榻上坐下,“朗哥儿媳妇,刚才你因何大呼小叫的?”

    “太太,虽说在长辈身边伺候的人,我们做晚辈该敬着,可是这主子终归是主子,尊卑有别,我和大嫂二嫂,在这里坐了好一会了,她们连杯茶都不奉上,如此的怠慢,如此的目中无人,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,还以为我们徐家没有规矩,任由下人这般的无礼放肆。”沈丹遐直指沈妧妧驭下无方。

    沈妧妧原本以为沈丹遐会和秦氏、王氏一样,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她睡醒的,然后再进去伺候她。没想到沈丹遐会找婢女的差错,然后闹出这么一场来,硬将她吵醒。虽然不让婢女奉茶是她授意的,但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沈妧妧沉默了一会,冷声道:“怎么管束下人,不用你来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手段百般,哪用我教。”沈丹遐不无嘲讽地笑道。

    因为徐老夫人定下的规矩,是以三人不用伺候沈妧妧用早饭,沈妧妧只得打发她们离开,“没事了,你们回房去吧。”

    妯娌三人行礼退了出去,走出漪岚院,沈丹遐笑着对秦氏和王氏道:“明天卯时,我会派人喊两位嫂嫂的,到时我们再一起来给太太请安。”

    言罢,沈丹遐也不管两人的脸色有多难看,就带着婢女走开了。王氏叹了口气道:“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明天我们这位三弟妹会用什么法子把母亲给闹起来?”秦氏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爱用什么法子就用什么法子,我只想回房去睡个回笼觉。”王氏掩嘴打了个哈欠,她是真不想参与沈妧妧和沈丹遐之间的事里去。

    秦氏受感染,也掩嘴打了个哈欠,两人各自回房补觉。沈丹遐回到灵犀院,和徐朗闲聊了几句,告诉他,自己没有吃亏,就回房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等沈丹遐睡醒起来,已是巳时正,唤侍琴等人进来伺候,再次梳妆完毕,见徐朗不在房里,问道:“三爷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三爷在后院。”侍琴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便去后院寻他,见他在葡萄架下做了个秋千,眉眼弯弯地笑唤道:“朗哥哥。”

    徐朗回首瞧见她,招手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乖乖走了过去,“可以坐了吗?”

    徐朗拽了拽两边的绳子,确定安全后,才让她坐上去,走到她身后,轻轻地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秋千,两人携手回房,到书房里,一人找了本书消磨时光;吃过午饭后,沈丹遐不想再睡觉,拉着徐朗,让他陪她下棋。下了三局,两人去后花园里转了一圈,就回院子吃晚饭;吃过晚饭,徐朗拉着沈丹遐在庭院里消了一会儿食,就回房洗沐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沈丹遐还是与徐朗一样早早的醒来;徐朗的婚假已经休完,从今天开始就要御林军越骑营当差。魏嫂子给夫妻俩熬了粥,做了包子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沈丹遐送走徐朗之后,就去找秦氏和王氏,然后一起去漪岚院。这次,婢女给三人奉了茶,可沈丹遐嫌茶叶是碎茶渣,把茶杯给砸了,又把沈妧妧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沈妧妧气得要吐血,昨晚房里不知怎么钻进了两只老鼠,闹了大半夜,她才睡了一个时辰不到,就又被吵醒了!

    “太太,我是真没想家里的家境已经如此窘迫,毕竟老爷是礼部尚书,俸禄应该不低才对。”沈丹遐暗指沈妧妧持家不善。

    沈妧妧深吸了口气,接过婢女递过来的茶水,猛地喝了一口,“啊噗”烫得她立刻吐了出来,“你想烫死我啊?”

    吓得婢女跪下磕头认错。

    这天,沈妧妧又没能抓住沈丹遐的把柄,反而又被气了一回。

    午后,莫忘从沈家回来,交给沈丹遐一个药包,道:“奶奶,你要的那种药粉,郝大夫已经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配好了,明天就可以拿给太太试试了。”沈丹遐笑盈盈地道。

    下午小憩起来,沈丹遐去了趟圃院,不是找徐老夫人帮忙,而是去陪她聊天。祖孙俩聊得十分愉快,徐老夫人留沈丹遐吃了晚饭,才让她回灵犀院。

    回到灵犀院,知道徐朗已经回来了,沈丹遐就起了捉弄他的心思,眼眸含笑,将食指立在唇边,对要行礼的侍琴等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这才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,见徐朗静静地站在开启的窗前,看着窗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沈丹遐走到他身后,徐朗的头微微动了一下,不过他并没有转身,沈丹遐伸手环着他的窄腰,将侧脸贴在他的背脊之上。

    徐朗唇角微微上扬,低头看着环在他腰上的双手,伸手将其握着,“今天过得可好?”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