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出门待客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出门待客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当沈丹遐在花厅,看到坐在那儿的人是沈丹莉,松了口气的同时就觉得这一路上的胡思乱想有够蠢的。

    “十妹妹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沈丹遐在主位坐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看看九姐姐。”沈丹莉腼腆地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眸光一闪,她不记得她们俩的感情有这么好,“十妹妹有话直说,不必藏着掖着。”同住老宅时,来往就不多,分家后,也一样没什么来往,她出嫁,专程到婆家来看她,这其中要是没有问题,那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得只是来看看九姐姐,我没有事要麻烦九姐姐。”沈丹莉结结巴巴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耸了下右肩,道:“好吧,你不想说,我不勉强,现在你已经看过我了,我中午与人有约,一会要出门,所以不好意思,我没办法留你在家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那个,九姐姐,我以后能常来看你吗?”沈丹莉怯怯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眉梢微动,淡笑道:“午后你可以过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九姐姐。”沈丹莉欢喜地道。

    打发走沈丹莉,沈丹遐就回倚兰居继续处理府中琐事,对沈丹莉来的目的,沈丹遐没有费心思的去猜测,反正以后一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巳时末午时初,沈丹遐带着莫失莫忘、莫离莫弃出门去,往宝香楼去。因徐朗有干股,因而在宝香楼要一间厢房是件很容易的事。程珏和徐朗都已到了,两人安静地坐在房里喝茶。

    沈丹遐走进去,“我没有来迟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两人同时答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笑着在徐朗身边的椅子坐下,问道:“我没来之前,你们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动作一致端杯饮茶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这两人不斗嘴了,也是一种进步。沈丹遐抿唇笑了笑,问道:“朗哥哥,菜点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点好了。”徐朗微微浅笑,“点你爱吃的彩熘黄鱼和荷叶风鸡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嗔怪地横了他一眼,这人真是的,请客要点客人爱吃的菜,点她好吃的菜,“有没有点清蒸牡丹鱼?程二哥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程珏唇角上扬,徐朗看向窗外,“今天店里没有新鲜的桂鱼。”

    “白汁五柳鱼点了没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程珏看着徐朗,看他怎么回答?

    徐朗淡笑道:“程大人,你实在太外道,刚才点菜,怎么不说一声?伙计,再加一道白汁五柳鱼。”

    伙计应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程二哥,你还要回竹山城去吗?”沈丹遐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已为竹山城另外指派了知州,我不用再过去了。”程珏温和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沈丹遐舒眉一笑,如释重负地抚掌,竹山城离大宛国太近,虽说现在两国议和停战,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打起来,上次大宛的军队是左行,若大宛国的军队换右路攻打,竹山城就首当其冲,以前不知道竹山城那么危险,才会赞同他去,现在知道竹山城这么危险,她当然不愿他再去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程二哥,你要造福一方,为民作主,并不需要选那些边远城镇,在锦都附近也是可以的呀,书上不是说,普天之下,皆为王土,你在那里当官,都是一样的呀。”沈丹遐怕程珏不去竹山城,又换到别的边关城镇去。

    程珏笑,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说得对,那你就要听哟,别想着又跑到那个偏远地方去。”沈丹遐嘟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没办法决定,要看圣上的指派。”程珏是官员,还是得皇上看重的臣子,他身不由己,“不说这些了,菜还没上,不如我摆个棋局,看你能不能破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丹遐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程珏起身隔间,那里摆着棋桌。沈丹遐牵着徐朗,跟了进去。程珏很快将棋局摆好,“小九妹,这个局,你能不能让黑子反败为胜?”

    沈丹遐看着棋盘上棋子,支着下巴,沉吟不语。徐朗开口道:“反败为胜有点困难,不过平局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程珏做了个请的手势,徐朗在椅子上坐下,拈了颗黑子,落在棋盘上,抬头看着程珏;程珏微微一笑,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,执白子,和徐朗对弈起来,沈丹遐只能当一个观棋不语的君子。

    两人棋逢对手,下到菜都上齐了,还没分出胜负。沈丹遐把手盖在棋盘上,“好了,不许下了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徐大人公务繁忙,我们改天继续。”程珏先站起来道。

    “好,改天继续。娘子,让人把棋局绘出来。”徐朗起身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让莫弃画棋局,她则跟着两人出去吃午饭。徐朗共点了八菜一汤,加上后添的白汁五柳鱼,就有九菜一汤。

    “程二哥,今日这一顿,为你洗尘也为你接风,我们敬你一杯。”沈丹遐轻拍了徐朗一下,举杯道。

    徐朗跟着举起酒杯,“程大人请。”

    “徐大人客气,谢谢小九妹。”程珏双手举杯,“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把杯中的果酒一饮而尽,两个男人也跟着把酒喝完。徐朗夹了彩熘黄鱼放沈丹遐面前的碗里,程珏夹菜的手停顿了片刻,将菜送进了自己的嘴里,眸色微黯;三人随意的闲聊着,吃完了这餐午饭,喝罢消食茶。

    “有莫失她们跟着呢,你有什么不放心的,行了,你去衙门,我自己回去。”沈丹遐拒绝徐朗要送她回去的提议,扶着莫失的手上车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远去,程珏正颜道:“好好对小九妹,别让她伤心难过,要不然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有机会出手的。”徐朗翻身上马,拱拱手,“程大人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回见。”程珏拱手还礼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请程珏吃了饭,也算尽了心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午后,沈丹遐小睡起来,侍琴进来禀报道:“三奶奶,十姑娘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懒得顶着大太阳去前面见客,道:“让人把她领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侍琴出去吩咐小婢女出去领人。

    沈丹遐歪靠在西梢间里铺着玉片席的炕上,小口地喝着浸过井水绿豆沙,刚喝完,沈丹莉进来了,垂在额头上的刘海被汗水浸湿了。

    “九姐姐。”沈丹莉笑唤道。

    “十妹妹坐吧。”沈丹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。

    沈丹莉拘谨地在椅子坐下,沈丹遐吩咐婢女道:“舀一碗绿豆沙进来,给十姑娘解渴。”

    婢女听命送进来一碗绿豆沙,沈丹莉喝完绿豆沙,就低头坐在那儿,并不与沈丹遐攀谈。沈丹遐看着沈丹莉的侧脸,眉尖微蹙,这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呀?杵个人在这里,还真是不方便。

    沈丹莉跟入了定似的,沈丹遐没法陪她这么干坐着,问道:“十妹妹,看不看话本子?”

    “九姐姐,你这里有没有繁花记?”沈丹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沈丹遐开了间书坊,各类话本子都有,找出繁花记递给她,然后两姐妹各捧一本话本子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申时初,抚琴把茶水和糕点送了进来,又让小婢女将融掉的冰盆端出去,换新的冰盆进来。沈丹莉吃了两块糕点,喝了一杯西瓜汁,看完那本繁花记,就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沈丹遐让小婢女送她出去,半道是遇到准备出门的徐朝。别人是日出晚归,徐朝正好相反,他是晚出日归,夜不归宿;这会子,徐朝还没喝酒,衣裳也被那些女子揉成腌菜干,人模人样的,乍看之下也是个风度翩翩的大家公子。

    沈丹莉垂下眼睑,脸颊微红,道:“朝表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朝看着面前穿白衣绿裙,水嫩嫩如一把小白菜的姑娘,容貌虽不是最上乘的,但娇弱弱的样子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“朝表哥?”沈丹莉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啊。”徐朝右手虚握拳,放在嘴边,轻咳了一声,“莉表妹?”语气里透着些许不确定,两人一年到底能遇上的次数也就两三次,对这个总躲在人后的沈家表妹,没多大印象。

    “朝表哥。”沈丹莉抿唇浅浅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过来看三嫂的?”徐朝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莉表妹,我还有点事,先行一步。”徐朝彬彬有礼地道。

    “朝表哥请自便。”沈丹莉垂首道。

    徐朝大步离开,沈丹莉抬头看着他的背影,满眼痴迷。小婢女把她送出二门,回来禀报沈丹遐,虽提及沈丹莉在路上遇到徐朝,并交谈了几句的话,但沈丹遐一开始并没多想;直到沈丹莉隔一天就过来一次,来也不说话,和她坐在西梢间看话本子,到点就走,遇到徐朝就欢天喜地的,两人交谈的话也由几句变成十几句,就快要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是个迟钝的人,品出味来了,抚额叹气,沈丹莉这是什么眼神?她怎么会看上徐朝这个下流胚子?沈丹遐有点担心这个老实的堂妹会被徐朝骗走身子。沈丹莉和彭昕的情况不同,彭家还算有几分能力,还有徐朗从中使力,沈妧妧才会答应让徐胜娶彭昕,可彭丹莉就算她被徐朝毁了清白,沈妧妧也绝不会让徐朝娶她为妻的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沈丹莉又来了,沈丹遐佯装随意地道:“以后我可有得忙了,五妹妹出阁,四弟娶亲,五弟娶亲,真是一大堆的事,想想都头痛。”

    沈丹莉脸色微变,“朝表哥不是还没有定亲吗?”

    “就这几天的事了,太太已和女家商谈妥当了,等五妹妹出阁,就行纳采之礼。”沈丹遐这话没撒谎,沈妧妧的确一直在为徐朝找人家,只是她眼光高,一时之间还没谈拢。

    “是哪户人家?”沈丹莉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妹妹,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。”沈丹遐沉声道。她哪知道是哪户人家,事情压根就没定下来,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姑娘会掉进徐朝那个火坑里?

    沈丹莉咬着唇角,手扯着扇子上的流苏。沈丹遐没有多言,端起乳白色的糖蒸酥酪,拿匙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。这道糖蒸酥酪凝如脂膏,冰凉可口,最适合夏日享用。

    沈丹莉呆坐了一会,或许是知道嫁给徐朝无望,而沈家家规纵是庶女,宁愿低嫁也绝不做高门妾,神情黯淡地起身道:“九姐姐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让小婢女送她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在锦都逗留近一个月的大宛使节团,将于六月二十九日启程回国,和亲的建安郡主徐纹理所当然的要同行。

    从徐朗那儿知道这件事后,沈丹遐简直要山呼万岁,“总算可以把这尊瘟神送出去了,圣上英明,挑选了她去和亲,去祸害别的国家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徐朗当然知道这些天徐纹可没少折腾,徐纹有了封号,又即将和亲,身边还有宫里派来的人,狗仗人势,小人得志便猖狂;沈丹遐不好与她正面冲突,只能虚与委蛇,小心应付。徐朗轻轻她的脸颊,满怀歉意地道:“九儿,这些日子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受委屈了,以后要加倍的对我好。”沈丹遐噘着小嘴道。

    徐朗笑道:“就算没有委屈你,我也一样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对你好。”沈丹遐笑,拿过搁在一旁的紫皂云纹缎子,“这匹给你做一身直裰还是做身道袍好?”

    不等徐朗回答,沈丹遐将布料展开,对他道:“你站起来,我给你比比看。”

    徐朗听话地站了起来,“今天上街了?”

    “箴绣进了一批好料子,钱掌柜的让人送了十几匹过来,我一个人用不了这么多,就送了些给祖母、太太她们。”沈丹遐拿着缎子在他身上比了比,“这颜色很衬你,做直裰就出门穿,做道袍就在家穿。”

    “做身直裰,出门穿好了。”徐朗拿主意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把缎子放下,又拿起一匹大红宜男百花锦,搁自己身上,“我用这个做身对襟褙子,你说可好?”

    徐朗看那布料上的花纹,眸光闪了闪,将它拿开,伸手将沈丹遐抱在怀中,道:“九儿,你还小,我们不急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弯唇浅笑,双手伸过圈着他的腰,觉得自个儿没有看错徐朗,把脸贴在他胸前,听他有力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祝大家儿童节快乐,个个童心未泯。

    1527869887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