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灾降临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灾降临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丹遐通过动物的异常,揣测出有可能会发生地震,而陶氏和高榳则是经由动物的异常,从记忆深处挖出了地动这件事;记忆中这场地动是九月初一子夜时分发生的,巨响如轰雷,地裂沸水如泉涌,倒塌房屋共计一万多间,损坏近两万多间,死五百余人,伤一万多人。

    史书记载,锦城十万家,转盼无完垒,前街后巷断炊烟,帝子官民露地宿。高榳是立志成为明君的人,不愿再看到那么大的伤亡,决定将这事说出来,让大家提前防范。可是没有任何证据,他要如何说服父皇发布告示让全城百姓注意呢?

    陶氏也有心示警让人防范,可又她担心会让人说她妖言惑众,最后和陶侃商量后,决定只秘密告知一些亲近而又能守口如瓶的几家。就在陶氏安排仆妇们收拾东西,准备搬去郊外时,高榳到访。

    屏退下人后,高榳并没有立刻说地动的事,而是问陶氏,“母亲,您可知道令苑?”

    “令苑?你问她做甚?”陶氏不解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稍后我再和您解释,您先回答我的问题,你可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?如今在哪儿?”高榳问道。

    “令苑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婢女,姓杨,她原是官家女,因祖父触怒了太上皇而被流放,令苑被官奴司发卖,被那时候还是祥清侯府家的大姑娘的皇后娘娘买了回去,然后就一直在赵大姑娘身边伺候她,跟着她嫁进太子妃,是一个心善的姑娘。”陶氏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时候没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?”高榳问道。

    陶氏低头想了想,抬头看了看高榳,把目光移开,道:“老爷的官职不高,我没怎么见过太子妃,我不是太清楚”

    “母亲,请您告诉我,母亲,她她极有可能是我的生母。”高榳抓住陶氏的手,后面几个字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陶氏惊愕地看向高榳,“你、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些蛛丝马迹,让我查到了一些事,可是还不足以确定,所以母亲,请您告诉我。”高榳神情凝重地道。

    陶氏舔了舔嘴唇,道:“现在想起来,好像是太子妃宣布怀孕之后,就没有再见过她。其实你虽长得酷似圣上,但其实眉目间仍可见令苑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高榳闭上了眼睛,努力压抑内心喷涌的哀伤。陶氏抽出一只手,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。良久,高榳睁开眼睛,问道:“母亲,您觉得皇后娘娘会把她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陶氏叹了口气,“榳儿,以皇后娘娘的手段,令苑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尸骨会埋在什么地方?”高榳也知道赵后不会放过自己的生母的。

    陶氏摇头,这个她真不知道,梦里她和赵后的交往不多,今生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父亲,父亲有可能知道。”高榳起身道。

    陶氏一把抓住他,“不,他不知道,你不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?”高榳回头看着陶氏,陶氏的反应太过激烈了。

    陶氏紧紧抓住他,“榳儿,不要去找他,他会害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害死我,怎么可能?”高榳坐下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陶氏犹豫片刻,道:“榳儿,他之所以会救你,不是因为他忠于皇上,而是他爱慕赵后,他和赵后之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情爱纠缠,如果他知道你怀疑自己不是赵后的儿子,他会将这事如实告知赵后,到时候,你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高榳惊愕地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“榳儿,你答应我,一定不要去找他问这事,你可以去找皇后娘娘身边的其他人小心的查问这事,但千万不要找沈穆轲,他对皇后娘娘忠心耿耿,绝不会背叛她的。”陶氏抓紧高榳的胳膊,“榳儿,万事以性命为重,切不可冲动。你的生母不会愿意你以性命为代价,为她找寻尸骨的。”

    高榳看着神情紧张的陶氏,心中一暖,唤道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榳儿,你答应我,你答应我,答应我。”陶氏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我不去找他。”高榳正颜道。

    陶氏放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还有就是地动的事,我想告诉父皇,可是空口无凭,父皇不可能相信我。”高榳苦恼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怕人说我妖言惑众,才什么都不敢说的。”陶氏无奈地道。明知天灾即将降临,却什么都做不了,这让人很沮丧。

    母子俩愁眉不展,这时,外面突然传来骚动声,接着又听到招财大声道:“太太,三姑奶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大着个肚子,不安生在婆家养着,跑回娘来做什么?”陶氏嘴里抱怨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高榳心念一动,道:“母亲,让小九妹进来,一人计短,三人计长,或许小九妹能为我们解决难题。”

    陶氏迟疑了一下,“好,我叫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少顷,沈丹遐就随陶氏进来了,看到高榳在屋里,沈丹遐眸光闪了闪,“榳哥哥,你又来喝**茶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高榳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坐下,陶氏往她背后塞了软枕,“靠着。”

    等陶氏坐好,高榳继续了刚才的话题,因沈丹遐已猜到陶氏和高榳都重生的人,他们说会发生地震,那么就肯定会发生地震。沈丹遐没有亲历地震,但曾参加震后的救援工作。

    地震过后满目疮痍,眼见之处一片狼籍,残垣断壁,不忍直视。沈丹遐也赞同他们的意思,事先示警,当然她也不想他们陷入流言蜚语之中,沉吟片刻道:“我在前朝章大才子的手稿中曾看到过有关地震,地动的描写,和现在发生的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手稿在哪里?”高榳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回去找出来,让朗哥哥拿给你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找出来就让徐朗拿给我,事情紧急,动作要快。”高榳郑重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这就回去。”沈丹遐起身道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沈丹遐停步回头道:“榳哥哥,你跟皇上说时,可以给皇上一个建议,就说是祖宗托梦,近来京中有大事发生,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之类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高榳不解。

    沈丹遐睫毛微微颤了颤,道:“地动是天灾,被有心人利用的话,会变成天谴。”沈丹遐突然想起史书上的一段记载,有位帝王在位时,发生地动,为平息民怨写了罪己书。

    高榳明了,笑道:“多谢小九妹提醒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莞尔,开门走了出去,回徐家去找那本章善聪的手稿。陶氏又嘱咐了高榳几句,才将他送走。看着高榳远去的身影,陶氏唇角上勾,几不可闻地说了句,“沈穆轲,你的死期终于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回到家里,不多时就找到了那本手稿,翻到记载着地震的那一页,上面写着“井水静而无波,突浑如泥浆,泥渣上浮,势必地震;天晴日暖,碧空清净,忽见黑去如缕,蜿如长蛇,横亘空际,久而不散,此为地震云也;时值盛夏,酷热蒸腾,挥汗如雨,蓦觉清凉,如受冰雪,冷气袭人,此乃地龙翻身之兆;飞鸟不回巢、鼠白日而出、犬缩尾吠叫、鸡敛翅贴地,即震势将至;遇此些情景,急宜趋避,以防不测之灾。”

    手稿找到了,沈丹遐立刻让莫失将手稿送去给徐朗,让他转交给大皇子高榳。这种利民又利己的功劳,多多易善。

    拿到了手稿的高榳也没有耽搁,立刻去找皇上;得知皇上在启仪宫,高榳虽已怀疑赵后不是自己的生母,可他听从的陶氏的劝,这事日后就算有确凿证据,他大权在握的那天,也不能将这事公之于众,他今生今世只能当赵后的儿子。

    高榳收拾好心情拿着手稿进了启仪宫,向皇上禀报了这件事。皇上看着手稿中的记载久久不语,赵后却训斥他道:“我看你是读书读糊涂了,这些无稽之谈你也拿来禀报你父皇,简直是愚蠢之极,也不知道你那些先生是怎么教你的?”

    高榳藏在衣袖里的手,紧紧握拳。

    皇上合上书,道:“榳儿,你的心是好的,但是告示一出,必会造成京城百姓恐慌,若最后地动没有发生,朕将无颜面对天下臣民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地动一定会发生的,请您想信儿臣。”高榳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?你要你父皇怎么相信你?就凭这么一本手稿?”赵后伸手从皇上手上夺过书,丢在地上,“榳儿,你也不小了,上次闹着去边关,这次又闹什么地动,你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儿臣没有胡闹。”高榳抬头看着赵后,目光阴冷。

    赵后被他的目光给吓了一跳,片刻间就镇定下来,怒喝道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怎么了?我说你说不得了?”

    高榳心头一紧,知道自己着了相,赶忙低头,“母后,儿臣只是着急,父皇母后都不信任儿臣。”

    “榳儿,没有不信任你,只是事关重大,不得不谨慎。”皇上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除了这个手稿,儿臣还做了一个梦,是先祖托梦给儿臣,说锦都睡龙即将翻身,让儿臣告诉父皇早做准备,免得生灵涂炭。”高榳不得不用托梦一法,希望能说服皇上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是越大越糊涂了,难道你不知道梦境是反的吗?”赵后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万一是梦境成真怎么办?”高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赵后断然道。

    高榳深吸了口气,道:“父皇,用儿臣的名义出告示可好?有什么差错,儿臣愿一力承担。”

    皇上迟疑不决,赵后衡量了一下利弊,拿定主意,道:“你这孩子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,万岁爷,你就答应他吧,左右他年纪还小,犯点错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高榳看了眼赵后,心底一片冰凉;背负污名的皇子,还会有什么前途可言;因为他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她欲除掉他,为她的亲生儿子让路。可惜她的算计,必然落空,地动一定会如期而止。

    次日,告示张贴了出来,大意是大皇子前几日梦到先帝,先帝特意托梦给大皇子,锦都近来有大事发生;大皇子醒来后,心中不安,将事情禀报给皇上,恰好钦天监夜观天象,亦发现星相变化,而这几日鸡飞狗跳、鱼跃水浑等等地动预兆,于是特此告知百姓,让大家近两日小心地龙翻身,做好防范。

    有了这告示,陶氏、沈丹遐以及仁义伯府、平江侯府、永宁侯府、昌宁伯府和程家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东西,往郊外去了。当然有人愿意相信告示,举家搬走,也有人持怀疑态度,不愿意离开的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盯着沈妧妧,“你真得不随我们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一个梦,不足为信,我不走。”沈妧妧稳稳地坐在椅子扇扇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走,行,等地动来了,你可别后悔。”徐老夫人虽不待见这个儿媳,却也不想她出事。

    “母亲,不会有地动的,危言耸听罢了。”沈妧妧笑笑,“老爷在衙门当差不能出城,这家里总得有人伺候他呀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见状,也不勉强,带着三个孙媳和徐蛜这个唯一还没出阁的孙女,坐上马车,往城门口去。到了城门口,和等着那儿的陶氏等人会合。沈穆轲也要上朝当差,而董其秀也借由要伺候他,没有同行,并且留下了沈丹逦,沈丹念为了亲事顺利,对陶氏的话不敢不听,到是跟着一起出城了。

    中午,在路边简单的用中饭时,陶氏一路上想了很久,然后对徐老夫人、袁夫人、严夫人等人道:“其实我也做了梦,梦里这次地动很厉害,我担心郊外也不安全,我想我们不如走远一点,去昌平县避一避,不知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等想了想,齐声道:“听你的,往昌平县去。”

    陶氏如释重负地笑了。

    人太多,行李太多,原本一天一夜的行程,走了两天,九月初一上午才赶到昌平县;沈柏寓看到母亲、妹妹、妻子、岳母、外祖母、舅母这一大堆人,并不觉意外,因为他已接到大皇子派人送来的消息。沈柏寓已包下城里的一个客栈,将大家安顿好。一路奔波,众人亦没吃好没睡好,沐浴后,上床歇息。

    1528213602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