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遭遇绑架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遭遇绑架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天空月明星稀,宫中高榳、赵诚之、程玿、沈柏密、徐朗等人,和六部尚书、钦天监监正、监副及一些属官,聚集在钦天监外的空地上,在他们面前摆着一架纯铜制成的地动仪。

    时近子时,地动仪仍无任何动静,六部尚书在一旁窃窃私语,都觉得高榳在胡闹,什么地动?完全就是他的想像。六个尚书商论了一下,决定回家去了,不陪着大皇子在这里傻等了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们提出离开,“咚咚咚”,地动仪上的飞龙衔着的铜珠先后掉进下面的铜质蟾蜍嘴里。高榳从椅子上猛的站了起来,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,地动开始了。

    顷刻间,房屋塌陷、灰尘漫天,子夜时分,锦都百姓早已入睡,那怕有告示,仍然有许多人抱着侥幸心理回屋睡觉,当地动发生时,已然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就如高榳所知道的那样,巨响如轰雷,地裂沸水如泉涌;在自然灾害来临时,人类是渺小的。不管是世家还是普通百姓,在天灾面前,受到待遇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哭叫声,没有让上天怜悯,剧烈的晃动仍在继续,远在昌平县的众人也感受到了地震的威力。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后,大家都暗自庆幸听了陶氏的话,来了昌平县;离得这么远都能感到地动山摇,留在锦都郊外,只怕也逃不过这场天灾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其实时间不长,但对于身处炼狱中的百姓而言,漫长得让人绝望。当大地重新恢复平静,不再摇晃不再开裂,沸水不再喷涌,锦都城里城外哭声一片。赵后呆若木鸡的坐在启仪宫外的空地上,怎么会真得发生地动?

    和赵后有着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,许多人在睡梦中或死或伤,还没来得及悲伤,大皇子命人发布第二个告示,大震之后,尚有余波,小震频发,望诸君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之前不把大皇子的话当回事的人,这下老老实实的找空地搭棚子,还真应了史书上记载的,帝子官民皆露地而宿。余震未平,再加去锦都的道路无法通行,陶氏等人不得不继续留在昌平县。

    仅过了一天,沈柏寓就将昌平县的混乱给安定了下来,初三早上吃过早饭后,徐老夫人等人上街去了,身子不舒服的徐蛜和怀有身孕的沈丹遐留在客栈里。

    徐蛜在奶娘的劝说下,过来寻沈丹遐说话,以往在府中,有嫡母沈妧妧虎视眈眈盯着,不好亲近,现在是个好机会;沈丹遐有些许的意外,没想到如同隐形人一般生活在家中的徐蛜会过来,笑道:“六妹,请坐。”

    徐蛜喝茶,沈丹遐喝蜜水;姑嫂随意找了个话题闲聊,突然一群人闯了进来,沈丹遐还反应,莫失莫忘已和来人交上了手,接着徐蛜的婢女被踢昏了过去,徐蛜边双手乱挥不让人靠近,边喊,“三嫂,你快走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是想走,可是往哪走?坏人有备而来,只见有人拿出竹筒,对着徐蛜一吹,徐蛜就软软地晕倒了过去。沈丹遐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可也难逃被迷烟迷晕过去。

    等沈丹遐再次清醒过来时,发现身处一辆正在行进中的马车中,慌忙坐起,就看到还处昏迷状态的徐蛜躺在一旁。

    绑架吗?

    明知她们是官眷,还敢动手绑架,可想而知这群人是多么的胆大包天。沈丹遐伸手过去,掐徐蛜的人中,将她弄醒。徐蛜睁开眼喊了声,“三嫂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沈丹遐的右手食指放在嘴前。

    “三嫂,我们这是怎么了?”徐蛜小声问道,慢慢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被绑架了,不知道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。”沈丹遐冷静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嫂,我们该怎么办?”徐蛜惶恐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怕,他们绑我们来必有所图,不会这么快就伤害我们,我们找机会逃走就可以了。”沈丹遐镇定地道。

    徐蛜点头,眼神对沈丹遐充满了信任。

    沈丹遐撩开窗帘往外看,马车行进的速度不慢,路边的树木飞快地向后移动,且不说这窗子小,没办法钻出去,就是它大的可以钻出去,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,她也不敢冒险跳车,更何况跳车也不一定逃得走。

    沈丹遐努力地想从一成不变的景物中,看出歹人想把她们绑去何处,可显然徒劳无功。眼见着外面的光线渐渐变暗,马车停在了一处四周皆无人烟的一个路边野店外。

    车门被拉开了,出现在姑嫂眼前的是一个长得平淡无奇的男人,看着清醒坐在车内的姑嫂,男人并无意外,语气平静地道:“徐太太,徐姑娘,请下车。”

    徐蛜先钻出去,踩着木杌子下了马车,然后转身扶沈丹遐下马车;沈丹遐从马车上下来,目光一扫,发现除了那个赶车的男子,前后各有四个骑马的壮汉,他们穿着统一的灰色短褐。

    姑嫂俩相互搀扶着跟着赶车男子进了野店,店很宽旷,却没有一个客人,空荡荡的,胖胖的掌柜笑着上前道:“吴爷,房间已经收拾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心里明了,这店若不是黑店,就是被包了下来,不动声色的和徐蛜跟着那个赶车的男子上了楼。男子推开门,“徐太太,徐姑娘,委屈两人将就一晚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和徐蛜走了进去,男子将门关上了。徐蛜扶沈丹遐坐下,急切地问道:“三嫂,我们要怎么逃走?”

    “这里全是他们的人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我们就算侥幸逃出这家店,也逃不远。而且,今天我们是被他们绑架来的第一天,他们的警惕性最强,我们根本不可能逃走,不信,你可以开门看看,门外必有两个人守着我们,你还可以打开窗看看,楼下也有人守着。”沈丹遐小声分析道。

    徐蛜不敢开门,到是去开窗,探头一看,果然有人在下面守着,吓得把头缩了回来,走到沈丹遐身边,小声问道:“三嫂,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逃走?”

    沈丹遐正要说话,就听门外有脚步声传来,抿紧了唇角。来人还算守礼,并没有推门进来,轻轻地敲了敲门。沈丹遐示意徐蛜坐下,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儒生走了进来,拱手道:“徐太太有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他们的头头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儒生笑道:“老夫姓黄,你可以称我为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?”沈丹遐眸光一闪,“你是安平亲王的人?”

    “看来令兄在徐太太面前有提及过老夫。”黄先生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吐出一口气,看着徐蛜,道:“六妹妹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三嫂,你别这么说。”徐蛜一脸迷茫,“安平亲王不是在诏狱大火中丧身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遁罢了。”这是沈丹遐的回答。

    黄先生的回答,“王爷鸿福齐天,得上苍保佑,才不会轻易殡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目标是我,绑我一个人就可以了?为什么还要绑我家小姑子?”沈丹遐不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绑她是为了牵制你。”黄先生明确告知。一个人逃走,要比两人逃走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“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,根本不需要她的牵制。”沈丹遐冷笑道。

    黄先生摸着胡子,道:“徐太太,你说这些都没用,人已经绑来了,相信你也不放心就这么让我们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,送些吃的进来吧。”沈丹遐也不废话了。

    “好,徐太太请稍等。”黄先生笑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钟,两名壮汉将饭菜送了进来,一碟煎豆腐、一碟豆角炒肉、一海碗蛋汤和两碗米饭。沈丹遐凑近闻了闻,菜的味道有不对,感谢华嬷嬷教她调香,让她的嗅觉变得灵敏,端起汤碗,往地上一砸。两个壮汉厉声喝道:“臭女人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们的主子尚且不敢这么凶我,你们算什么东西?去把黄先生给我叫来。”沈丹遐面无惧色地吼道。

    两个壮汉对视一眼,一个留在房里,另一个去找那位黄先生。黄先生过来,看到地上蛋汤和碗,道:“徐太太,荒郊野地,实在没有好的食材,还请徐太太将就一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要求吃山珍海味,但是我也不会吃掺了药的食物,黄先生,我现在身怀有孕,是药三分毒。黄先生,女子虽弱,为母则强,若我腹内胎儿有任何损害,你们休想让我为你们解开谜锁。”沈丹遐盯着黄先生,目光微凛。

    “徐太太请息怒,这事是下面的人事办差了,老夫会让他们改的,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掺药的饭菜出现在徐太太面前。”黄先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除了我,没有人能解开那些谜锁,若你们不想弄得鱼死网破,就不要再使这些不入流的手段,我会乖乖的跟你们去见安平亲王的。”沈丹遐虚以委蛇道。

    “徐太太这么识时务,我们自然不会为难徐太太。”黄先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,就有劳黄先生让他们准备一些能吃的东西送进来吧。”沈丹遐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黄先生示意那两个壮汉将桌上的菜饭端走,一刻钟后,这两个壮汉重新送来了跟刚才一模一样的菜饭,沈丹遐凑过去又闻了闻,确定没有异味,拿过一个空茶杯,舀了两杯蛋汤,递给那两个壮汉,“把汤喝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刚才被黄先生训斥了一顿,虽恶狠狠地瞪了沈丹遐一眼,但还是接过茶杯,将蛋汤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丹遐淡淡笑了笑,招呼徐蛜一起吃饭。等两人吃完的饭,两个壮汉把碗筷收了,过了一会提了两桶温水过来,让她们洗漱。两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上床睡下了。沈丹遐安抚了徐蛜几句,两人就头并头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两人到是安然入睡了,可发现她们被人绑走的徐老夫人她们心急如焚,找了大半天,一点踪迹都没有,陶氏忍不住埋怨沈柏寓,“你这县令是怎么当的?大白天的就贼人出没,还把你妹妹给绑走了,你快去把九儿给我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氏眼泪就掉出来了,九儿还怀着身孕呢,这些该死的贼人!

    “母亲,您别哭,我这就去找妹妹,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妹妹救回来的。”沈柏寓拍着胸口道。

    话说起来容易,人找起来却不容易,反正沈柏寓找了一夜都没找到人。

    天亮了,沈丹遐和徐蛜被人叫醒,然后吃早饭,上马车,继续上路。沈丹遐问了句,“能告诉我,这是往哪儿去吗?”

    “南边。”黄先生简单地道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沈丹遐和徐蛜摆棋子打发时间,徐蛜的棋艺极差,下到最后,就变成沈丹遐左右手互弈;黄先生在车外看了,一时技痒,就进马车来,与沈丹遐对弈。

    小震不断,昌平县通往锦都的路仍然还没有通畅,不过可以绕去尉县,从尉县去锦都;陶氏觉得沈柏寓太没用,指望不上,打发人从尉县绕去锦都,向沈柏密和徐朗报信,让他们派人寻找沈丹遐,已两天一夜了,拖得越久,沈丹遐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六天后的傍晚,徐朗赶到了昌平县,沈柏密没来,因为沈穆轲死了,在睡梦中,被掉落下来的房梁砸中了;沈柏密得留在锦都为他办丧事,当然死得还不止沈穆轲一个,魏牡丹的父亲昌信侯连人带马掉地裂里去了,连尸骨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锦都城因这场地震,白幡漫天,哭声不绝于耳。除了死的,还有伤的,沈妧妧和周氏的腿断了,沈丹逦的手断了

    沈穆轲死了,身为他嫡妻的陶氏必须得回京主持大局,沈柏寓也得跟着回京,沈丹遐是他的嫡女,若是在他的葬礼上不出现,势必引起别人的怀疑,会有损她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就说我在城震中受了伤,不方便移动,九儿亦受了惊吓,要留在这里照顾我兼休养。”徐老夫人一下就想到了借口。

    大家统一了口径,除了徐家人,其他人家返回锦都,昌平县通往锦都的路已经修好了。

    徐朗仔细询问了莫失莫忘后,又盘问了店家以及周边的人,确定那天从店里驶出一辆蓝布车围黑漆顶的马车,然后从城门口一个小乞丐那儿问出马车出车的方向,带着常缄常默等八人出城追寻。

    1528297661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