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夫妻重逢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夫妻重逢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程珏在工坊附近巡逻了两晚,没有发现可疑人物;驻扎在葵县附近的抗倭军守备陈木村,亲自带队在海岸码头附近巡逻了两晚,可惜一无所获。白天两人碰头,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情报出了差错,永田一成没有来葵县,而是舍近求远去了蒲县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徐朗一行人抵达葵县的南门码头。下船、雇骡车,直奔县衙。周家和让人把田氏请了出去,田氏问明他们的身份后,将徐朗和沈家兄弟带进了内院。

    沈丹遐和徐蛜坐在廊下的椅子上闲聊,转眸看着走过来的徐朗、沈柏密和沈柏寓,沈丹遐喜出望外,“朗哥哥,大哥,小哥。”

    “九儿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徐朗快走了几步,扶住了艰难地站起来的沈丹遐。

    沈丹遐脸上开心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,就看到沈柏密和沈柏寓身上戴着孝,骇然一惊,“谁、谁去世了?”

    “父亲去世了,地动时,房梁落下砸中了父亲的头,等下人发现时,父亲已气绝身亡。”沈柏密语气沉重地道。

    沈穆轲死了!

    沈丹遐有些意外,但父女情浅,并不难过,进屋坐下叙话,得知绑架沈丹遐的人是高鋆身边的黄先生,沈柏密重重地一拳砸在茶几上,恨声道:“可恶的东西!我绝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黄先生那话的意思,银库失窃,是他们所为。而黄先生之所以会在那个小渔镇上岸,我想高鋆就躲藏在那附近的山里面吧。”沈丹遐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就交给我和大哥去处理,你不要多想。”徐朗看着四肢纤细,却挺着个大肚子的沈丹遐,双眉紧锁,目含忧色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交给你们去处理啊,我这样子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沈丹遐的手搭在肚子上道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程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县衙,周家和向他复命;得知徐朗一行人已到,又去与他们见面谈话。

    晚上,等徐朗沐浴出来,沈丹遐已睡着,撩开帐幔,看着娇妻安危的睡颜,徐朗凑上去亲了亲她的脸颊,捧着她的手,低声道:“九儿,你知不知道,你吓着我了,我差点以为就要失去你。如果没有了你,我的余生将了无生趣。”

    徐朗轻声诉说衷情,可惜睡梦中的沈丹遐无法给他回应;徐朗轻手轻脚上了床,伸手将她拥入怀中。沈丹遐嘤咛一声,扭动了几下,徐朗轻轻拍了拍她,在她额上亲了一下,柔声道:“九儿,是我,乖,好好睡。”

    迷迷瞪瞪的沈丹遐感觉到了怀抱的温暖和安全,眼睛都没睁,动了动身子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如他所言的乖乖的继续睡了。睡到半夜,沈丹遐因内急醒了,睁开眼,发现面前站着个人,大惊失色,“谁?”

    “九儿,是我,怎么了?可是我吵醒你了?”徐朗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拍拍胸口,问道:“你大半夜的,你不睡觉,要去哪?”

    徐朗扶她坐起,道:“程大人收留了你这么久,为了表示感谢,今天晚上陪他去巡逻,或许能帮他解决掉那个偷潜进来的倭人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抿唇一笑,明明是要去帮程珏,偏还要找理由,嘴硬心软的男人,道:“倭人暴戾恣睢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,你这是要做甚?”徐朗见沈丹遐掀开被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入厕。”沈丹遐往床边挪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等等,我去把烛台点亮。”徐朗边阻止她下床,边去桌边把蜡烛点高。

    “朗哥哥,你帮我找找鞋子,肚子太大,我看不到。”沈丹遐和徐朗小别重逢,上床时有点兴奋,脱鞋时没注意,这下不知道把鞋甩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坐着别动,把脚伸出来,我帮你穿鞋。”徐朗弯腰在脚踏下面找到沈丹遐的绣花鞋,伸手握着她的脚丫子,“你的脚怎么肿了?”

    “怀孕水肿很正常,没什么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徐朗想到怀胎歌,十月怀胎正当生,娘在房里喊肚痛。儿奔生来娘逼死,性命险交五阎君。徐朗沉默地将绣花鞋替她穿上,扶她下床,不顾她的拒绝,扶她到马桶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出去,你看着,我解不出来。”沈丹遐抓着亵裤,不往下脱。

    徐朗只得先出去,沈丹遐又道:“捂住耳朵,不许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捂住了耳朵,你快解,别一直憋着。”徐朗含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也憋不住了,脱下亵裤立刻施放。畅快地小解完,沈丹遐做罢清洁工作,起身走了出来;徐朗把她扶上床,给她盖上背,亲了亲她的唇,道:“你安心睡觉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丹遐弯了弯唇角。

    徐朗赶到前院时,程珏、沈柏寓已等候多时,沈柏密被留下来看守县衙,怕永田一成狗急跳墙,带人来县衙捣乱。

    海边的夜晚,风急带着寒意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一行人在工坊遇到了偷摸过来的永田一成等人。看到有人来了,程珏不怒反喜,情报没错,今日若能擒住这伙人,严加审问,或许能获得更多的线索,擒获更多的贼人,为那些惨死的官兵和百姓报仇血恨。

    徐朗等人翻身下马,拨出了佩剑;天上月不明,星光璀璨,照在剑上,寒光闪动;衣衫在夜风的吹拂下,猎猎作响。两边都没有轻举妄动,全神戒备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?可是想要打劫我们。”领头的倭寇用生硬的汉话,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“永田一成,不必装模作样,你们的底子早就露了。”程珏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大丰的武术博大精深,我们过来只为切磋武艺,谁知大丰那些蠢货,半点功夫都不会,却要逞强上来与我们较量。他们输了,被我们杀了,是他们技不如人,是他们活该。”永田一成嚣张地道。他身后的倭寇闻言,哈哈大笑起,叽哩哇啦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虽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但从他们的表情,也知道他们在嘲笑。徐朗冷笑一声,道:“那就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着真正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小子,够胆量,那我就来试试,你有几斤几两。”永田一成的手往后一探,拨出背上的大刀,双手握刀,哇哇大叫地,朝徐朗冲来。

    徐朗长剑挽起一朵漂亮的剑花,挺剑应战。徐朗长得过于俊美,永田一成以为他不过是花架子,过于轻敌的下场,就是成阶下囚。其他倭寇见永田一成被擒,想逃走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仅一个时辰,事情就解决了,程珏在一旁观战良久,亦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徐朗在,今晚这一战,胜负难分,永田一成不愧是悍匪,使得刀法看似没有几招,却给人一种压迫感;亏得徐朗剑法绝妙,一一化解,才将人拿下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,今日多谢。”程珏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亦是大丰官员,这种贼寇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徐朗并不居功,淡笑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押着这几个倭寇返回了县衙,将他们关进大牢,严加看守,等明日天亮在审问。

    徐朗返回后院,悄声进屋,脱下外裳,正准备上床,就听沈丹遐唤道:“朗哥哥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徐朗蹙眉走到床边,看着眼睛亮亮的、一点睡意都没有的沈丹遐,板起了脸。

    “你到外面去跟人拼命,我怎么可能睡得着?快上床跟我说说,有没有遇到那几个倭寇?”沈丹遐掀开被子道。

    徐朗脱鞋上床,躺下,伸手将人搂入怀里,道:“遇到了,成功将他们擒获,现在已关进大牢,明天一早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倭人崇尚武力,将穷兵黩武作为立国之本,他们性情阴沉狠厉,对君主和上级的命令绝对遵从,想要从他们口里审问出什么来,只怕很难。”沈丹遐对二战时,日本士兵在中国大肆屠戮百姓的罪行,深恶痛绝;曾有机会去日本工作,坚决不去;虽然到了这个和前世不太一样的大丰,对倭人的痛恨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“审问的事,有程大人。”徐朗就不信倭人的嘴能硬过那些刑具。这话他不敢说,怕吓着沈丹遐。徐朗拍拍沈丹遐,“不早了,乖乖闭上眼睛,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撇撇嘴,这人拿她当小孩子哄。不过徐朗回来了,她放心了,听话地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仅睡了两个时辰不到的程珏,兴奋地起床,找来守备陈木村一起审问。程珏如今是七品县令,陈木村这个五品守备当主审。陈木村还谦虚了几句,在程珏的坚持下,在官案前坐下,“传我命令,去牢里将永田一成押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衙役领命而去,不一会儿,就将纵使戴着镣铐,神情依旧倨傲的永田一成给押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押送永田一成的衙役下令道。

    永田一成抬起下巴,不屑地冷哼,摆出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狗胆,见到大人敢不跪,那我就帮你跪。”衙役拔高声音道。

    不等永田一成反应过来,衙役用脚狠踢他的膝弯,永田一成再厉害,也抵挡不了生理上的疼痛,咚地一声,跪在了地上,他想再站起来,可是衙役们已用长棍架住了他的脖子,用力将他往下压,他没有拔山扛鼎的力气,哪里站得起来,只得跪在地上,目露凶光地瞪着陈木村。

    陈木村是武官,这审人的事并不擅长,示意程珏问话。程珏见永田一成被关了半宿,并没服软,知道今日恐怕是难以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如是没有直接问永田一成此番偷偷潜入葵县的真正目的,而是闲聊似的问了些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哪些人?”

    “你排行第几?”

    “可娶妻了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孩子?”

    “你姓永,还是姓成?”程珏之所以这么问,是沈丹遐曾告诉过他,外国人的姓放在后面。

    前面几个问题,永田一成听而未闻,高高地扬着头,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,根本不回答,直到程珏问他姓永还是姓成时,忍不住道:“你这个没见识的臭官,我姓永田。”

    “永田这个姓氏到是奇特。”程珏笑,肯开口,那接下去就好问了。

    陈木村就看着程珏这么聊家常似的审问下去了,摸着下巴上的短须,文官的套路就是多,这不知不觉就把话给问出来了,对方还以为自己嘴很紧。

    问了半个多时辰,问出来的情况远比程珏和陈木村想象得还要严重,倭寇已经不满足劫掠财物,他们有了大举进攻的侵略计划,他们要侵占土地、掳掠百姓了。

    土地是国家的立身之本,百姓是国家发展之源,倭寇想要侵占土地、掳掠百姓,由此可知他们意在夺取大丰的政权,将大丰变成倭人之国。

    程珏知道想知道的,就让衙役将永田一成押回大牢,“看管好了他们,不要让他们伺机潜逃。”

    衙役将永田一成押走,程珏表情严肃地道:“陈大人,事情紧急,刻不容缓,还请大人与诸位将官商讨一下,定制了海防计划。”程珏一向认为防患于未然,要比敌人攻来时来再上阵拼杀的好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放心,我这就召集诸位将官商讨对策,那个火炮一事,还请程大人让工匠们多铸造几架出来,昨日试放三枚炮弹,威力惊人,我相信有火炮,一定能打退来犯的倭寇们。”陈木村和倭寇交战多年,亦知倭寇的凶残,这次掌握先机,他亦想将来犯的倭寇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两人也不多说废话,陈木村返回兵营,程珏则回后院找徐朗、沈柏密和沈柏寓,把审问结果告诉他们后,道:“倭寇这次会大举进犯,你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程大人比我们熟,而我和两位舅兄也不方便出面,就劳烦程大人为我们找艘船。”徐朗是京官,沈家兄弟如今应该在家中守孝,不适宜在葵县露面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安排。”程珏起身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程珏出面,很快就找到一艘适合远航的、安全又舒适的大船。过了两日,收拾好行装的沈丹遐和徐蛜,告别相处了近一个月的田氏,上船离开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