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父子之间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父子之间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丹遐看罢儿子,转身回房,进门见徐朗坐在榻上,手里拿着本书,浑身上下充满……嗯,幽怨。沈丹遐啼笑皆非,好吧,她承认最近她光顾着儿子冷落了他。

    沈丹遐走了过去,“孩子他爹,这么晚了不睡觉,在看什么书啊?”

    这称呼。

    徐朗面无表情地把书一丢,伸手抓住她的手,轻轻一拉,美人入怀。沈丹遐就势坐在他的腿上,捧着他的脸揉了揉,搂住他的脖子,额头抵着额头,鼻尖对着鼻尖,娇声唤道:“郎君。”

    “九儿,别撩拨我。”徐朗素了好几个月了,反应很激烈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憋坏了?要不要今晚开荤啊?”沈丹遐挑眉问道。她已出月子,可以行房事了。徐朗血气方刚、精力旺盛,憋了这么久,还以为他会憋坏,现在感觉上,还是龙精虎猛的。

    徐朗眼睛亮了亮,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。沈丹遐伸出舌头,舔了下他的嘴唇,“三爷,我们去床上吧!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徐朗抱紧她,下巴搁在她的肩着上,声音暗哑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脸色一沉,啥?她都投怀送抱,主动勾引了,这男人给她玩坐怀不乱;沈丹遐扭动了下身子,“你是嫌我生完孩子身形走样了,不愿意和我亲近了,还是在外面有人了?”

    徐朗本已经箭在弦上,强忍不发,沈丹遐还这么整他,要出人命了!狠狠地堵住她的嘴,辗转吮吸,深入游弋。

    一个深吻,吻得沈丹遐娇喘吁吁,身体发软的趴在徐朗怀里,她感受到他的热情了,好吧,她不该怀疑他不想行房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出月子,身子还未完全恢复,再等半个月。”徐朗平定了一下呼吸,“反正都这么久了,也不差这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顾及着她的身子啊!夫君这般体贴,沈丹遐心中欢喜又感动,眸光流转,挑眉,笑得魅惑,伸出右手食指,在他胸口戳了戳,“你真能忍得了?”

    徐朗深吸一口气,他真是没法忍了,一把将人抱起,往里屋走去;沈丹遐愕然,她这是把真火给撩出来了?自作孽,不可活。

    徐朗伸手扯下帐幔,正要使一招泰山压顶,沈丹遐灵活地一滚,滚到床里面去了,“你刚才可说了,要等半个月的,怎么?这是想食言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而了,过来,不想让你的夫君欲火焚身,就快来灭火。”徐朗出言挑逗道。不能吃大餐,那就吃点小菜好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咯咯笑,乖乖地滚过去给他灭火。一番折腾过后,徐朗起身,去净室洗澡。沈丹遐顶着一张红粉扑扑的脸和一头乱发,从锦被钻了出来,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衣裳,嘤咛了一声,扯起被子,蒙住了头,臭男人,虽没进入实际,可这战况也太激烈了,被他啃得全身都痛了。

    沐浴完的徐朗,带着清洌好闻的气息,钻进了被褥,伸手将妻子搂入怀中,长吁一口气,道:“不许再胡闹了。”他不想再去洗冷水澡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嘿嘿笑了几声,窝在他怀里道:“先别睡,我有件事跟你说,我刚想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徐朗半眯着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年三十那天,大皇子赏了东西,里面有两本章善聪的手稿,看来他也很想要得到那里面的东西。”沈丹遐沮丧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为争储君之位做准备,四皇子是嫡次子,现在虽然还是个几岁的小孩子,可皇上春秋鼎盛,至少还能在位十几二十年,到那时长大的四皇子,必然会与大皇子争这储君之位。”徐朗淡定地道。最重要的是从大皇子偶尔流露出来的话,可以得知赵后对大皇子的态度很奇怪,赵后似乎在削弱大皇子身边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那个二十八星宿锁,我不会解,章善聪这个神经病,也不知道有多少本手稿,而且就算收集齐了,我也不知道从里面找不找得到解锁所需的资料,所以啊,你想办法告诉大皇子一声,对那宝藏不要抱太大希望,还是别外谋求财宝的好。”沈丹遐打了个呵欠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告诉他的。”徐朗亲了下她的额头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徐朗就出门了。沈丹遐醒来,天已经大亮了,问了婢女,知已是辰时,知道自个儿又睡过头了。梳洗过后,就去看两个小家伙。婢女们准备了热水,正准备给两小家伙洗晨浴。

    对于洗澡,兄弟俩表现出来的状态也是迥然不同,老大胖胖不喜欢洗澡,每次下水都要哭,是那种干哭不掉眼泪的哭法,还把身子挺得直直的,不肯到盆子里去,非得沈丹遐摸着他的小肚子,唱宝贝乖乖,哄半天才肯下水。

    老二壮壮特别喜欢洗澡,一进到水,那就不出来,小手小脚拍水拍得那叫一个高兴,他洗一个澡,半个屋子都是湿的,想要他出来,也得沈丹遐摸着肚子,唱宝贝乖乖。

    给两个小家伙洗完了澡,沈丹遐回房换下半湿的衣裳,把他们喂个半饱,然后吃早饭。正吃着呢,侍琴进来了,“三奶奶,四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已出了月子,孙桢娘知趣的带着账册和钥匙过来,“三嫂,客套话,我就不多说了,这是账册和钥匙,三嫂盘点一下账册吧,我们做个交接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接过账册和钥匙,搁在炕桌上,“这几个月,四弟妹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,能替三嫂分忧,是我分内之事。”孙桢娘留恋地看了眼炕桌上的账册和钥匙,以后更无所事事了。

    “四弟妹,老太太虽然将中馈交给了我,可我现在真是分身乏术,若是四弟妹不怕辛苦,我想请四弟妹继续掌管中馈,不知四弟妹可愿意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呆怔了片刻,后宅妇人谁不想掌管中馈之权,她不过是识时务,才不去跟沈丹遐抢;沈丹遐要将中馈之权交给她,孙桢娘怀疑这是试探,推辞道:“多谢三嫂信任,只是我能力有限,这几个月多亏了于嬷嬷的帮衬,才侥幸没出差错,这中馈,还是三嫂亲自掌管吧。”

    “四弟妹过谦了,这几个月,四弟妹的能力如何,我心里很清楚,四弟妹,我不是在说客套话,我是真心想请四弟妹掌管中馈。”沈丹遐认真地看着她,“四弟妹,一切照旧,可好?”

    孙桢娘犹豫片刻,见沈丹遐确实不像是在试探她,不由有点心动,“为什么?”她不相信沈丹遐说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想拯救你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伟大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微愕,噗哧一笑,道:“三嫂,你别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开玩笑,我一直认为徐朝配不上你,你嫁给他受委屈,我就想找点事给你做,让你分散注意力,让你不必因他的不堪被人看低。”沈丹遐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若是三嫂不嫌弃我能力有限,我愿意尽我所能替三嫂分忧。”孙桢娘因容貌的关系,内心敏感,听得出沈丹遐话里的真诚和好意,感激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四弟妹,这账册和钥匙,就请四弟妹带回去吧。”沈丹遐拿起账册和钥匙,递给她。

    孙桢娘接过去,正颜道:“三嫂请放心,我以后每一旬会给您报一次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以后每月给我报一个总账就行了。我既将中馈交给了你,就是相信你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笑道:“谢谢三嫂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客气话了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又坐了一会,就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。一直伺候在旁的莫失蹙眉问道:“三奶奶,你把中馈交给四奶奶掌管,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,圃院和灵犀院的事,她不会插手,其他院子的事,我不耐烦去多管,这样多好,各司其职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莫失没再多言,而徐老夫人对沈丹遐这个决定,也没多管。秦氏和王氏虽有不甘,却只能腹诽,谁让她们只是庶子媳。

    徐家内宅众人相安无事,朝堂上文武百官唇枪舌战。这天徐朗回来的格外晚,两小家伙都睡着了,这人还没回来,而且他也没打发人回来支会一声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免有些担忧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心神不定,眼瞧着快到亥时,抚琴走进来道:“三奶奶,三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长吁了口气,迎了出去,走到门口,又停下了脚步,转身又坐回榻上;等徐朗进来,冷冷地唤道:“徐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称呼!

    徐朗心头一跳,知道她生气,赶紧过去,一把将人搂住,“九儿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不许耍赖,老实招待今天做什么去了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为什么不让人回来告诉一声?你是不是不记得你是有家室的人了?不知道我会担心吗?”沈丹遐迭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徐朗爽快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捏着拳头捶了他一下,“你认错到是认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出城去办事了,回来晚了,下次一定不会了。”徐朗亲了亲她的脸颊道。

    得知他忙得是正经事,沈丹遐也不好继续埋怨,道:“行了,你去沐浴换身衣裳,看了儿子,再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两小家伙乖不乖?”徐朗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胖胖乖,壮壮不乖,一泡尿分三次,屙湿了三个襁褓。”沈丹遐恼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淘小子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很乖,他肯定像你。”沈丹遐噘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好的像你,不好的都像我。”徐朗逗她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沈丹遐娇嗔地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日出日落,转眼就到了六月中旬,胖胖和壮壮都已经两个多月大了,这天早上,沈丹遐给两小家伙洗澡时,壮壮突然咯咯地笑出了声。胖胖不爱笑,壮壮则每天都是笑面孔,不过他虽爱笑,但都是裂着嘴无声的笑,没发出过声音。

    这次听到他咯咯的笑声,一开始沈丹遐还以为听错了,可等她把他放在榻上,给他抹珍珠粉时,这小家伙乐不可支的,咯咯的直笑。沈丹遐欣喜地亲亲他的小脸,亲亲他的小屁股,“哎哟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壮壮笑出声了,沈丹遐也想让胖胖笑出声,就去逗他,可胖胖躺在摇篮里,睁着一双酷似他娘的杏眸,看着扮鬼脸的母亲,别说笑了,他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沈丹遐逗了半天,胖胖都不笑,还闭上了眼睛,气得沈丹遐戳戳他的圆肚子,道:“你还真是像足你爹了,屁点大,就扮高冷。”

    等到晚上,徐朗回来,沈丹遐把这事告诉了他,徐朗牵着沈丹遐的手,“走,我们去逗逗他们。”

    两小子刚吃完奶,还醒着,兄弟俩躺在榻上,相互拥抱着咬脸,徐朗上前把两人分开。徐朗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儿子,蹙眉问道:“孩子他娘,哪个是胖胖,哪个是壮壮?”

    “这都两个多月了,你还分不清呀,你怎么做人爹爹的。”沈丹遐噘嘴道。

    徐朗抱歉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沈丹遐指着左边的,“这是胖胖,他的左耳垂上有颗痣。”指着右边的,“这是壮壮,他的右眉里有颗痣。”

    徐朗仔细一看,果然如此,道:“还是九儿心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斜了他一眼,道:“胖胖不爱笑,壮壮爱笑,你逗逗他,让他笑而你听。”说着把拨浪鼓塞进他手中。

    徐朗摇着拨浪鼓逗壮壮,壮壮一逗就咯咯笑,徐朗欣喜地道:“笑出声了,真是爹的好崽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胖胖也咯咯地笑出声。

    沈丹遐讶然,“你这小家伙就这么喜欢你爹爹吗?我逗你半天,你都不笑,你爹逗都没逗你,你就笑,你这个小坏蛋。”

    “胖胖,这样可不乖,以后你娘逗你就要笑,知不知道?不许惹你娘不高兴,要敢让你娘不高兴,爹爹打你的小屁屁。”徐朗一手抱一个道。

    “不准打我儿子。”沈丹遐把胖胖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吓吓唬唬他。”徐朗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吓唬也不准。”沈丹遐瞪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吓唬,耐心教导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才两个多月大,教什么导,三岁以后再说启蒙的事。”沈丹遐拍拍胖胖,哄他睡觉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