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事化大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事化大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就一句话,让孙桢娘对彭昕没了期待,亦没了交好的打算,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,向后退了两步;秦氏和王氏呆怔住了,这人未免也太“耿直”了些吧;沈丹遐挑了挑眉,果然如她预想的一样,没脑子的人就是没脑子,再怎么教也教不出脑子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席面送进来。”沈丹遐看了眼冷着脸的孙桢娘,“四弟妹,我们出去招呼宾客吧,别在这里打扰新娘子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笑了笑,“是,三嫂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走到檀木卷草纹四季屏风边,回头问道:“大嫂,二嫂,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秦氏和王氏似刚回过神一般,迭声道:“出去,出去。”

    四人离开了新房,彭昕的奶娘蒋氏叹气道:“姑娘,你不该那么说四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什么了?她本来就是个丑八怪。”彭昕翻了个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四奶奶的容貌有缺,但这话你没必要说出来啊。”蒋氏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出来怎么了?她能把我怎么样?哼。”彭昕有恃无恐地道。

    蒋氏真不知道要如何劝自家这娇纵的姑娘,刚嫁进来,就得罪一个妯娌,妯娌和姐妹是不同,姐妹有着血脉的牵绊,纵有不和也只是小事,可妯娌……蒋氏暗叹了口气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彭昕早已失身给了徐胜,第二天的元帕自然是伪造的,当然这事没人会去多管多问;沈妧妧已无法出来喝媳妇茶了,在给徐老夫人和徐奎敬完茶、认完亲后,徐老夫人道:“胜哥儿,带你媳妇去漪岚院给你母亲敬茶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让两个孩子留下来陪徐老夫人,她随众人一起去了漪岚院,进到屋里,一股熏人的怪味。沈丹遐皱起了鼻子,强忍着没用手去捂鼻子,其他人也努力地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臭,怎么这么臭呀?把窗子全打开,通气,真是臭死了。”彭昕语气满满地嫌弃,还不停有手扇风。

    半躺在床上的沈妧妧愤怒地瞪着彭昕,歪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唔唔声。沈丹遐淡笑道:“太太一直很想让五奶奶做她儿媳,现在如愿以偿,高兴坏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看睁眼说瞎话的沈丹遐,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沈妧妧愤怒地目光转向沈丹遐,这个死丫头怎么就那么好命,居然顺顺利利的生下了两个男孩?

    沈丹遐根本不理会她,道:“倒茶过来,让五爷和五奶奶给太太敬茶。”

    婢女依言倒了茶过来,然沈妧妧无法去接茶杯,是她身边的婆子,帮着接过杯子,碰了碰沈妧妧的嘴唇,表示了下意思,连红包都是婆子帮着准备的,也是由婆子交给徐胜和彭昕的。

    仪式走完,众人从那房子里出来,彭昕大口的喘气,“里面太臭了,我以后再也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保持沉默,大家都是这个想法,那里面能不进去,还是不进去了,差点憋气憋死。出了漪岚院,各自回了各自院子,徐朗和沈丹遐则去圃院接儿子。

    四个月大的胖胖和壮壮,最是可爱的时候,穿着红色的棉皮肚兜,躺在软榻上,噘着嘴吐泡泡,白嫩如藕段的小手小脚,动过来动过去,一不小心,两兄弟就抓到了一起,然后相互拥抱,互啃对方的脸蛋,弄得满是口水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坐在旁边,手里轻轻摇着蒲扇,满脸笑容,目光慈爱地看着兄弟俩。

    次日,徐胜陪彭昕回门;归宁宴后,彭二太太撇开彭昕,把她的奶娘蒋氏找来问话,“这两日,徐家人对昕姐儿可好?”

    蒋氏把这两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,对于彭昕说孙桢娘是丑八怪的事,彭二太太并不在意,“妯娌怎么也成不了姐妹,得罪了就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彭二太太问道:“沈家现在谁在掌管中馈?”

    “徐四奶奶孙氏。”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徐三奶奶沈氏?”彭二太太讶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三奶奶嫁进去后,徐老夫人就让她掌管中馈,在地动之后,徐太太曾一度重掌中馈,等四奶奶嫁进去后,徐老夫人就让四奶奶掌管中馈,徐太太曾想和四奶奶争夺中馈之权,可因得了怪病,卧床不起,已没法再掌管中馈。三奶奶生下了两个小少爷后,徐老夫人并没有让四奶奶交出中馈之权,不过四奶奶每个月都会交总账给三奶奶。”蒋氏办事能力不错,昨日一天已然打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这个沈氏到是个厉害的,明面上是孙氏在掌管中馈,实际还是她。”彭二太太目光深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奶奶颇有手段,她的灵犀院管得跟铁桶似的,她怀孕期间,三爷也守着她过日子,身边没有添人。”蒋氏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,朗哥儿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。”彭二太太嫌恶地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蒋氏问道。

    彭二太太想想,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九月十一日是徐奎五十寿辰,那天徐家肯定会大摆宴席,若是宴席出了差错,孙氏这家还管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太太,四奶奶后面还有三奶奶。”蒋氏提醒她道。

    “姑太太被那沈氏害死,朗哥儿这个不孝子,却忘记母仇,娶沈氏侄女为妻,舍弃昕儿,这个可恶的小子,我饶不了他。等孙氏倒了之后,再来对付沈氏,不着急,慢慢来,徐家的中馈之权必须是昕姐儿的,知道吗?”彭二太太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明白,老奴会竭尽权力帮助姑娘得到中馈之权的。”蒋氏郑重其事地道。

    “下去歇着吧,一会随昕姐儿回徐家。”彭二太太掏出一个荷包抛给蒋氏,“赏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太太。”蒋氏行礼退了出去。出了门,蒋氏扯开荷包,从里面倒出一锭十两的银元宝来,裂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酉时初,徐胜和彭昕带着彭家准备的礼物,回到了徐家,徐家五位妯娌聚齐了。

    亥时初,厨房里送了宵夜到各房给主子们,这天的宵夜是清汤燕窝鸽蛋,徐老夫人的宵夜由圃院的小厨房另做,沈丹遐是不吃宵夜的。彭昕的丫鬟,接过食盒提了进去,“五爷,五奶奶,吃宵夜了。”

    彭昕走过去,在桌边坐下,丫鬟打开盅盖,彭昕拿里汤匙舀了一勺,见匙里是零碎的燕窝,连匙带汤丢回瓷盅里,“这是什么东西?孙氏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彭昕不是个能忍让的人,偏生这个时辰能劝她的奶娘已出了府,去后巷下人们居住的院子里,彭昕带着那盅汤和几个婢女怒气冲冲地去了榴实院。孙桢娘刚吃完宵夜,漱口准备让婢女关门下锁上床睡觉,婢女匆匆进来,“四奶奶,五奶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看了眼时辰钟,诧异地问道:“她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还没等孙桢娘迎出去,彭昕已大步走了进来,“孙氏,你这个丑八怪。”

    出口伤人,孙桢娘顿时恼了,“彭氏,怎么说我都是你四嫂,你说话给我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和你客气?你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,我还对你客气,我没那么傻。”彭昕高声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一脸茫然,“我欺负你?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把那汤拿过来,给她瞧瞧,看我有没有冤枉她。”彭昕道。

    丫鬟把瓷盅放在桌上,打开盖子,孙桢娘探头一看,“清汤燕窝鸽蛋,今天府上的宵夜都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里面的燕窝,这样零碎的燕窝是给我这个五奶奶吃的吗?”彭昕诘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明天会查清楚,给五奶奶一个交待。”孙桢娘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等明天,现在就查,你今晚不给我一个交待,明天我就去祖母那儿把这事好好说道说道。”彭昕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查。”孙桢娘吩咐人去厨房,把今晚当差的厨娘全都叫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件小事,要查清楚很容易;清汤燕窝鸽蛋是一盅一盅的炖煮,管着徐家大厨房的,是个姓杜的婆子,不过府里人多称她为徐显家的。能在厨房里管事的人,背后必有靠山,这杜婆子的亲家是于嬷嬷,这杜婆子算是徐老夫人的人。

    杜婆子在于嬷嬷面前是一个样,在其他人面前又是一个样,在厨房里作威作福,不过她最多就是欺负欺负厨房里帮厨的小丫头罢了,倒也没惹出什么大事。今天这事也纯粹是她不小心惹出来的事,燕窝渣是不能给主子吃的,下人们就会炖着自己吃,炖补品的厨娘为讨好杜婆子,也给她炖了一盅,可是杜婆子却吃错了一盅。

    再炖已来不及,如是厨房就将那盅碎燕窝送去给了彭昕,原想着她是刚进门的新媳妇,就算怠慢了,她也会忍着,可谁想到她当场就闹开来了,还闹到了四奶奶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五奶奶,不过是杜妈妈一时出了纰漏,你看是不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?罚她一个月的月钱就饶了她吧。”孙桢娘笑问道。于嬷嬷在她管家之初,帮衬她甚多,看在于嬷嬷的份上,轻罚杜婆子以做警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时纰漏吗?她一个下人胆敢偷吃主子的东西,你不罚她,还想包庇她,你就是这么管家的吗?这事,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”彭昕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五奶奶想怎样?”孙桢娘脸色微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像她这种下人就不能再当差,撵出府去。”彭昕毫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按了按额头,道:“杜婆子是厨房的管事,要撤换她,得经三嫂同意。现在天色已晚,不方便过去打扰三嫂,不如明天五奶奶和我一起去找三嫂把这事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经过她同意?不是你在管着中馈吗?难道你只是个傀儡,沈氏才是真正的主子?”彭昕嘲讽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挑拨,让孙桢娘忍不住笑了,道:“五奶奶,我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彭昕撇撇嘴,起身道:“明天去沈氏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送五奶奶出去。”孙桢娘不想跟彭昕讲什么礼仪了,让婢女送她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彭昕出门,孙桢娘看着跪在地上的杜婆子,道:“杜妈妈,今天这事你做差了,厨房里的管事,你是做不成了,城郊的庄子上还缺些人,你就去庄子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四奶奶恩典。”杜婆子脸色发白,可她心里清楚,孙桢娘已算轻饶她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明儿一早记得去灵犀见三奶奶,下去吧。”孙桢娘抬了抬手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告退。”杜婆子磕了个头,起身离开,出了榴实院,往彭昕住的院子方向看了一眼,目光里满是阴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朗休沐,不用上朝,昨夜夫妻俩就有点放纵,闹得比较晚,徐朗到是早早就起来去澹怀院练拳了,沈丹遐还在赖床。两小家伙虽闹着要娘,可是两人还不会说话,奶娘就不顾两小家伙的意愿,将两小家伙抱去后院看小鸡仔去了。

    彭昕不知因原由,早早的就过来了,进门遇到了从澹怀院练拳回来的徐朗,看着英姿焕发的徐朗,彭昕眼睛发亮,娇声唤道:“朗表哥。”

    徐朗看到彭昕,眉头微皱,问道:“五弟妹过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彭昕往徐朗身边靠,“朗表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徐朗向后退开两步,“你有什么话,跟你三嫂说。”言罢,转身离开返回澹怀院。

    “朗表哥,朗表哥。”彭昕提裙追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五奶奶,灵犀院已到了,你不进去,想去哪儿?”孙桢娘从另一条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彭昕回头不满地瞪了孙桢娘一眼,似怪她打扰了好事。孙桢娘抬眸看着徐朗远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请替我们通报。”孙桢娘对守门的婆子道。

    “四奶奶,五奶奶请稍等。”婆子欠身行了一礼,然后才往里面去通报。

    沈丹遐正在洗漱,听到两人前来,愣了一下,道:“请她们去西厢厅稍等。”

    侍琴应了是,去迎孙桢娘和彭昕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婢女到西厢厅坐下,杜婆子低着头垂手站在一旁,小丫鬟送了茶点进来。彭昕等了一会就不耐烦了,道:“沈氏是怎么回事?有这么待客的吗?”

    孙桢娘厌恶地皱眉,真是个无礼的东西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