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本兵法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本兵法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侧妃是不用回门的,进王府三日,徐蛜就开始给杨灵芝请安;徐蛜到不算晚,不是最后一个,还有一位夫人未到;婢女请徐蛜在左首椅子上坐下,那三个夫人还算知趣,上前给这位侧妃请安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徐蛜伸手虚扶了一把,一人赏了一个荷包,里面是一个二两重的金元宝,这个赏赐不重不轻,符合她侧妃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谢侧妃赏。”三个夫人行礼道谢,依次坐在右侧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直到杨灵芝从里面出来,另一位夫人还没到;杨灵芝问道:“魏氏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话,魏夫人刚打发人来告假,说身子不舒服。”侍女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昨儿不是还好好的,怎么今日就不舒服了?她真是越发的没规矩了。”杨灵芝绷着脸,声音不大不小的嘟噜了一句,扭头对徐蛜笑了笑,“徐妹妹,魏氏不是有意要怠慢你,她身子骨弱,王爷体恤,让她好好在房里休养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说笑了,妾身和魏夫人是一样的人,在宫里也有过数面之缘,都是皇上指给王爷的人,没什么怠慢不怠慢的,是王爷体恤,王妃体谅,魏夫人才能好好在府中休养身子,还真是好福气。”徐蛜轻描淡写地把话还了回去。侧妃亦是妾,和夫人没多大的区别,魏氏不来请安,扫得是谁的脸面,大伙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杨灵芝眼中闪过一抹凌厉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妻妾几个又闲扯了几句,杨灵芝就将她们打发出去,徐蛜回到自己的院子,问婢女道:“我有没有做到三嫂说得不卑不亢?”

    “侧妃今日做得很好。”婢女肯定地答道。

    徐蛜拍拍胸口,颇有感触地道:“女孩儿在家受得委屈不叫委屈,出嫁后,才叫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侧妃别担心,后日赵侧妃就要进门了,王妃应该不会紧盯着侧妃您了。”婢女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,左右无事,把我的嫁妆单子拿来整理一下吧。”徐蛜笑道。

    婢女应声去拿礼单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徐蛜本以为高榳不会再进她的院子,毕竟已连宠她两夜,他已可以去别的妾室房里了,但高榳过来了,徐蛜还是开心的,体贴入微地伺候他吃饭,沐浴,然后携手上床翻滚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蛜准时去给杨灵芝请安,这一次,魏氏来了,穿着一袭淡绿色衣裙,娇弱的跟一把水葱似的,走到徐蛜面前,屈膝行礼道:“妾身见过徐侧妃,侧妃万福。”

    “魏夫人不必多礼,请起。”徐蛜抬手虚扶,然后就没再搭理她,既然她昨日错过了,那见面礼就没了,也算是对魏氏昨日没来,表示出些许的不满;侧妃的地位毕竟要高于夫人,她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会让这些夫人误以为她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夫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这位徐侧妃也不是没脾气的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高榳从外面回来,先去看这杨灵芝,接着准备去徐蛜的院子,半道上却被魏夫人的婢女拦住了,“王爷,夫人心口疼。”

    高榳挑了下眉,转道去了魏夫人的院子。这事传到杨灵芝和徐蛜耳朵里,杨灵芝冷哼一声,道:“这个魏氏好嚣张啊,这口气,不知道那位徐侧妃能不能忍下去?”

    徐蛜一点都不生气,她连续被高榳折腾三晚,她想休息了,魏氏此举,挺合她之意,传来晚饭,吃完后,沐浴更衣,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四月三十日,赵忎之进燕王府的日子,她也选择穿粉衣进门,而不是侧妃服饰;沈丹遐借着来燕王府喝喜酒的机会,去见徐蛜;看到沈丹遐进来,徐蛜有些激动,向前迎了两步,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又坐回榻上去,摆出庄重的姿态。

    沈丹遐微微浅笑,上前行礼,“徐沈氏见过徐侧妃,侧妃万福。”

    “徐太太请起身。”徐蛜对着候立一旁的婢女使眼色,让她扶沈丹遐起来。

    婢女过去扶沈丹遐起来,沈丹遐依礼谢过之后,才扶着婢女的手站起来,然后在徐蛜下首的椅子上坐下。婢女将屋内伺候的侍女们都领了下去,屋内只剩下姑嫂二人。

    徐蛜这才拉过沈丹遐的手,喊道:“三嫂。”

    “六妹妹,这几日你过得可还好?”沈丹遐握着她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过得很好。”徐蛜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,“王爷对我也好,王妃没有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见她神情坦然,知这话纵不全部真实,至少有六七分属实,到是放下心来。姑嫂俩又聊了一会,沈丹遐就告辞离去,出门没多远就遇到一个年轻的少妇。沈丹遐虽不认识,但还是礼貌地对她笑了笑,准备从她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见了本夫人为何不行礼?”年轻少妇拦在了沈丹遐的面前。

    夫人?

    沈丹遐愣了一下,见年轻少妇不过十几岁的样子,立刻明白此夫人非彼夫人;不过是燕王的一个小妾,无品无级,在五品外命妇面前耍派头,实在是没脑子,沈丹遐并不想多搭理她,淡淡地道:“我是徐侧妃娘家三嫂,御林军徐副使的嫡妻沈氏,不知您是哪家的夫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五品宜人,有什么了不得的。”年轻少妇甩手走开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无语地扭头看着她的背影,这人脑子怕是有病吧?莫名其妙的寻人晦气。这点小事,沈丹遐没往心里去,可这事偏巧让一小丫鬟看到了,东传西传的,最后传到了徐蛜耳朵里。徐蛜冷哼一声,道:“那魏氏失礼于我,也就罢了,居然到我三嫂面前摆架子,她以为她是那个牌面上的人啊,不给她点教训,她以为这燕王府是她在当家作主吗?”

    魏氏嚣张了这么一下,啥好处也没捞着,还把徐蛜给彻底得罪了,至于徐蛜要如何整治她,沈丹遐不知道,她手伸不了那么长,而且也不想伸那么长,对燕王府的事,她关注的不多,快端午节了,她正带着两小家伙为包粽子而奋斗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太会包粽子,她手捏不紧,这头放米,那头就漏了,包半天,也没包几个。胖胖和壮壮,根本就是瞎胡闹,一个粽子都没包起,还偷生米吃;一大二小三个主子都不靠谱,包到明年都未必有粽子吃,好在仆妇们的手艺不错,为了哄两小家伙,奶娘还握着他们的小手,帮着包了两个小粽子。

    一盆糯米包完了,端去厨房煮;两小家伙也不玩木剑,指挥奶娘端着小木杌,坐在厨房门口,眼巴巴等粽子煮熟了好吃。沈丹遐笑骂了句,“两个小吃货。”也不去管他们,回房去翻上午刚收到的两本章氏手稿,这些年陆陆续续收集三四十本章氏手稿,也不知道这章善聪大才子写了多少本手稿,真是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沈丹遐翻开一本手稿,发现是一本前言不搭后语的藏字手稿,翻到最后,看到了一句话,数七游戏,立刻明了解读方法。沈丹遐让锦书拿来纸笔,第七个字是第,第十四个字是一,第二十一个字是选,第二十八个字是骑,第三十五个字是兵。

    沈丹遐眼皮一跳,这又是一本兵法。这本兵法要不要给燕亲王呢?沈丹遐犹豫了片刻,决定把兵法抄出来给交给徐朗,由他决定,私心里,她是想将兵法留给徐朗的。

    这本手稿较厚,沈丹遐又要数字,抄得比较慢,粽子煮出来了,她才抄了一半,两小家伙守在厨房门口,见粽子熟,欢呼雀跃,“粽粽,吃吃吃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还小,下人也不敢多给,两兄弟分食了一个,吃得小嘴满是油;两小家伙随娘,爱吃肉粽。下人也拿了几个送进来给沈丹遐,沈丹遐也剥了个肉粽尝了味,“胖胖,壮壮,把十来个粽子,送去给曾祖母。”

    将两小家伙打发走,沈丹遐净了手,继续抄手稿里的兵法;下人们簇拥着两位少爷,带着十几个热腾腾的粽子去圃院;进了院门,两小家伙一路喊着“曾祖母”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听见了两个曾孙的呼喊声,笑得满脸褶子,让婢女扶她坐起。她刚靠在引枕上,两个小娃儿就冲了进来,争先恐后地道:“曾祖母,吃吃粽粽。”

    因说得急,口齿不清,徐老夫人没听清楚,但不影响她看到小曾孙的好心情,示意婢女扶一把两个着急爬上炕的小娃娃。

    “曾祖母。”两小娃娃坐在了徐老夫人身边,“包粽粽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笑着摸摸两兄弟的小脸蛋,道:“哥儿包粽子啦,真乖。”

    奶娘提着食盒进来了,道:“这两粽子是两个哥儿包的,两个哥儿都没吃,说是要送给老夫人吃的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听了,心里那个熨帖啊,这是她嫡亲的两个曾孙,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孝心,那是他们的娘教的好,乖孙的眼光就是比儿子好。徐老夫人高兴地把两兄弟搂在怀里,一人亲了两口,“好孩子,谢谢你们想着曾祖母。”

    胖胖壮壮回亲了徐老夫人两口,这是沈丹遐给他们养成的习惯,她亲了他们,非要两小家伙回亲。因是两个哥儿包的,徐老夫人让下人把粽子剥了粽叶,送上来,在两个小娃娃期盼的眼神里,用了半个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。”徐老夫人笑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胖胖咽着口水道:“还给,还给。”

    “曾祖母包。”壮壮把话补全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徐老夫人乐不可支,有了这两个小宝贝哟,日子都过得轻快多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花了三天的时间,把手稿里那本兵法给抄摘出来,又整理了一番后,将它和章氏手稿一起交给了徐朗;徐朗一脸不解地接过去,“做甚?”

    “你翻开看看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徐朗看了看,惊讶地道:“这是兵法,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本章氏手稿里暗藏着一本兵法,先前有一本也暗藏着一本兵法,我已经解读出来交给燕王了,这本,三爷,你觉得要不要再交给燕王?”沈丹遐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听话听音,徐朗那还不知道沈丹遐的意思,伸手捏了下沈丹遐的鼻子,“又想被打屁屁了?”

    沈丹遐向后退开,“我只是想看你是不是和我心有灵犀,不是有意要试探你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。”徐朗盯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狡辩。”沈丹遐噘嘴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算了,爷不跟你计较,这兵法不交,留下来自用。这样可是与你心有灵犀了?”徐朗笑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走过去,扭身坐他怀里,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奖励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这奖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轻了点。”徐朗不是太满意。

    沈丹遐眸光微转,凑到他耳边轻声问道:“今晚,我在上面可好?”

    “甚得爷心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夫妻逗乐了一会,徐朗牵着沈丹遐的手,去了东厢房的书房,“小妞,去磨墨,磨好了三爷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三爷。”沈丹遐抛了个媚眼给他。

    徐朗左手执笔,交沈丹遐抄摘出来的兵法,重新抄一遍,沈丹遐见他用左手写字,惊讶地道:“三爷,你好厉害,左手也能写字!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我右手能写五种不同的字迹,左手只能写两种。”徐朗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三爷这是在炫耀吗?”沈丹遐问道。她的毛笔字虽然练得不错,但仅限于右手,而且她写得最好的是小楷,别的都一般般。

    徐朗抬眸看着她,认真地道:“不是,爷这是陈诉事实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轻啐他一口,继续磨墨。

    等徐朗抄完,检查了一篇后,就让下人笼了盆火进来,将章氏手稿和沈丹遐写的那一份兵法,付之一炬,毁尸灭迹了。

    夫妻俩重新回到屋里,让奶娘把两小娃儿抱来,逗弄了一会,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;吃过晚饭,带着两小子去后院散步,壮壮眼尖地看到一朵盛开的蔷薇花,跑过去摘了一回,又跑回来,把花递给沈丹遐,“娘,戴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蹲下去,让壮壮将花别在她的发髻上,胖胖见状,也吵着要摘一朵花给娘戴,沈丹遐领着他摘了朵半开的蔷薇花,让他别在她右边发髻上;左边一朵右边一朵,对衬了,到也好看。

    徐朗笑赞了句,“人比花娇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