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中元闹鬼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中元闹鬼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丹遐带着两小家伙去了醉仙楼,点了三菜一汤和两碟点心,吃饱喝足,坐在厢房里看了会街景,等莫失她们吃完了午饭,就结账回家。

    两小家伙跑累了,上了马车,就开始打盹,沈丹遐不停地逗他们说话,不让他们睡着,勉强支撑着回到了家中,沈丹遐让奶娘把两小家伙抱回灵犀院,她自去圃院给徐老夫人问安。

    “胖胖壮壮在外面玩得可开心?”徐老夫人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心,都不想回来了,还想把人家耍杂技的小姑娘给买回来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淘孩子。”徐老夫人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祖孙闲聊了几句,沈丹遐喝完冰镇绿豆汤,告退离开;走到间隔花园,见两个小丫鬟慌张的乱跑,眉头一皱,厉声喝道:“站住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三奶奶。”小丫鬟低头站住,“锦碧姐姐投井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锦碧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锦碧是在大奶奶屋里伺候的。”莫失提醒她道。

    一听是秦氏的人,沈丹遐就没多问了,径直回了灵犀院。

    虽然是一条人命,但没有报官,最后以锦碧失足来了断,锦碧是秦氏的陪嫁丫鬟,秦家怎样安抚锦碧的家人,与徐家无关。

    七月初七,七夕节,烟霄微月淡长空,银汉秋期万古同。几许欢情与离恨,年年并在此宵中。七夕是姑娘们的节日,丫鬟们兴致勃勃地准备乞巧的东西,两小家伙被徐老夫人接去了圃院,闲着无事的沈丹遐,提着灯笼,拉着徐朗去葡萄架下,准备听一听牛郎织女两口子的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可是听了大半天,除了轻微的风声,沈丹遐什么都没听见,“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徐朗拥着她,笑道:“牛郎一年才见织女一面,那有空闲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明眸流转,轻笑问道:“那他们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回房告诉你。”徐朗半拥半抱的将人带回了房。沈丹遐对他的用意,心知肚明,樱唇含笑,随他入房。

    红绡帐内,徐朗目光灼热地看着媚态横生的娇妻,俯身而下,唇吻在她的额头上,“自是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徐朗攻城略地,沈丹遐竭力配合,一番云雨过后,两人身上都汗津津的,双颊红润;瘫软在床的两人,温柔地拥抱,如同一对交颈的鸳鸯,久久舍不得分开。

    在徐朗和沈丹遐亲热缠绵,一派温馨时,秦氏和徐肐剑拔弩张,下午,云姨娘拿着碗里面有附子粉的蛋羹,向徐肐告秦氏的状。秦氏自是不承认是她所为,徐肐却已认定。

    “秦氏,我警告你,你不要再搞小动作,云姨娘的胎你给我照顾好了,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,我唯你是问。”徐肐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爷既然这样不相信我,何必让我来看顾她的身子,让她自己来照顾好了。”秦氏火大地道。

    “秦氏,你自己生不出孩子来,还不让别人生,你实在是太可恶了。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得什么主意,整个府里,除了你,没有人会去谋害云儿的孩子。”徐肐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大爷既然不信我,就这么定了我的罪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秦氏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里使的那些手段,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,这次云儿肚子里的孩子若再出了事,我就休了你。”徐肐言罢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秦氏气得抓起几上的茶杯砸在地上,捂着胸口,只觉得绞痛。锦袭掀了帘子,轻手轻脚的进来,“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命好苦啊!”秦氏拿帕子捂着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氏觉得自己命苦,彭昕同样觉得自己命苦,徐胜已有一个月,不曾进她的房了,虽然她先前是想生徐朗的孩子,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,她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了,就想着怀徐胜的孩子,好歹也有依靠,但事情却不是她想怎样就怎样,徐胜又有了新宠,愈发不愿与她亲近了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就到了七月十五,中元节,入夜后,一家大小到祠堂给祖宗焚烧纸钱等物,沈丹遐看着王氏那硕大的肚子,胆战心惊,还有两个月才生呢,大成那样,真得没问题吗?沈丹遐和王氏的关系普通,也不好直言提醒,只是跟孙桢娘道:“明儿请大夫进府给大家请个平安脉吧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注意到沈丹遐先前一直盯着王氏的肚子,心中明了,道:“三嫂心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举手之劳。”沈丹遐淡笑道。

    烧了祭祀物件,各回各院,没多久,就下起了倾盆大雨,沈丹遐哄睡两个儿子,回到房里,徐朗歪靠在榻上翻看那本兵法;沈丹遐解下披风,上榻,挤进他怀里。徐朗放下书,搂着她,唇角上扬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“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丹遐手指在他胸口上画圈。

    “徐三奶奶,请不要撩火。”徐朗哑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轻笑一声,道:“徐大人,你如今的定力越发的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定力一向很差,你是知道的。”徐朗咬着她的耳垂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颤抖了一下,把头埋进他的怀里,“你看你的书,我要睡了,睡着后,你抱我到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朗拿过薄毯,盖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沈丹遐抬起头,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也别看太晚。”

    “看完这一篇就抱你上床睡觉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这才闭上眼睛,在他怀里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夜半,雨势转弱,北风却依然强劲,不少树枝被风吹断,发出咔叽咔叽的声响;澄宁院的一处小院内,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,声音刚落,又是一声尖叫,接着就听有人大声呼喊,“姨娘,姨娘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快去告诉大奶奶,姨娘见红了。”

    各房的院子相距都有一段距离,澄宁院闹腾对其他院子并无影响,不过孙桢娘还是被惊动了,因秦氏让人过来要对牌,好出府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虽说中元节不宵禁,但深更半夜的,要请大夫也不容易,孙桢娘想到了由三房独自供奉的郝大夫,云姨娘的胎能保住那是万幸,可要是保不住,郝大夫会被徐肐迁怒,会连累到沈丹遐,所以还是请外面的大夫吧。孙桢娘思忖片刻,给了对牌,让下人去府外请大夫。

    大半个时辰后,大夫进府,然而云姨娘肚子里那块肉,没能保住;看着那一盆盆的血水,徐肐满眼阴冷,这个孩子终究与他无缘。秦氏在偏房里拷问那些下人,盘查究竟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鬼,是鬼。”伺候云姨娘的几个婢女,都说看见鬼了。

    七月本就邪乎,虽说过了子时了,算是七月十六了,可天还没亮,而云姨娘出事那会儿,恰好是子时,阴气最重的时候,是极有可能撞见了鬼,秦氏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天亮后,知道澄宁院发生的事,徐老夫人冷哼了一声,“什么魑魅魍魉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观察徐老夫人的神色,建议道:“毕竟七月里,不如做场法事,也求个太平、心安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沉吟片刻,“太过劳师动众了,七月里办法事,外面的人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,不妥。”

    于嬷嬷想了想,道:“让大奶奶、三奶奶、四奶奶、五奶奶去庙里拜一拜?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让她们多添些香油灯芯,捐些功德,备下鲤鱼乌龟,一并放生,就当是为那个没出世的孩子积德,顺便也帮王氏祈福。”徐老夫人同意了。

    于嬷嬷就安排人把徐老夫人意思,告知几位奶奶;四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二十二日去相国寺上香。

    二十日这天傍晚,莫失从外面进来,带回了一个消息,“赵侧妃有一个月的身孕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手一抖,棋盘上的棋子就乱了,“确定是赵侧妃,不是徐侧妃?”

    “确定是赵侧妃,不是我们家的徐侧妃。”莫失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挑了挑眉,这表哥表妹也不知道会生出个什么怪胎来,她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宫里的赵后,将手边的一个青釉红牡丹花纹的茶盏扫到了地上,为了让长兄放弃对高榳的支持,她让母亲告诉了他真相,可是长兄还是把庶女送进了燕王府,而且不听她避宠、避孕的话,这么快就怀上了孩子;长兄这是要与她分道扬镳了吗?长兄执意要扶持那个孽子,而不是他的亲外甥吗?

    大丰朝的江山不能就这样拱手送给那个孽子,那个龙椅只有她的亲生儿子才能坐上去。赵后传了密信给那宫装妇人,让她安排人手,倾全力刺杀高榳。

    二十二日一早,徐家四位奶奶,带着下人,坐着马车前往相国寺礼佛。到了山脚,下车步行上山,到了正殿门口,被人拦住了,却原来是燕王亲至,至于是为燕王妃祈福还是为赵侧妃祈福,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高榳在殿中逗留的时间不长,一刻钟后,从殿里出来,没看到被侍卫们拦住的沈丹遐等人,侍卫们随燕王而去,沈丹遐等人得以进入正殿,跪在了金身佛祖面前,祈求佛祖保佑,上了香添了香油,一行从殿里退出来,被知客僧领去禅室坐下饮茶。一会用过午斋,听完讲经,就可以回城了。

    小沙弥送上茶水,就退了出去,婢女上前给四位奶奶斟了茶;秦氏低头绞着手中的帕子,不知道在想什么;沈丹遐虽端起了茶杯,但没喝,静静地看着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渣;孙桢娘端起茶杯,吹了吹,小口地抿着;彭昕略坐了一会,就坐不住,要出去走动。

    虽说是年长几岁是嫂嫂,可毕竟是一辈人,秦氏三人也不好多管,只是吩咐仆妇好生跟着她;彭昕一去,半个时辰不见人回来。孙桢娘正要打发人去寻她,守在门口的莫离,推开门进来道:“三位奶奶,不要出去,外面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秦氏诧异地问道:“佛门之地,何来危险?”

    “大奶奶,难道没发现今日没多少香客吗?”莫离反问道。

    今天虽不是初一十五正经上香礼佛的日子,但相国寺香火旺盛,每日来寺里进香的人络绎不绝,上山的路也有许多小摊小贩,现回想起来,今天上山的路上的确安静的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沈丹遐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莫离沉声道:“外面的情形,奴婢不是太清楚,只是暗三告诉我,他听到外面有刀剑相交的声音,他已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四弟妹,外面情况不明,我们还是暂时别出去,在屋里等一会吧。”沈丹遐坐回圆墩上,她从不愿做以身犯险的事。

    妯娌三人不安地坐在禅室里,莫离莫弃站在门口,严阵以待,莫失莫忘站在沈丹遐身旁护着她。秦氏看莫离莫弃那架式,目光闪了闪,一脸忧色地道:“不知道五弟妹怎么样了?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孙桢娘斜睨她道:“大嫂这么关心五弟妹,不如出去寻她啊,我和三嫂胆小,就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氏扯扯嘴角,“五弟妹那么大人了,看到有危险应该会避开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道黑影窜了过来,瞬间就到了台阶下。秦氏失声尖叫,“救命!”

    “大嫂莫怕,那是来报信的护卫。”沈丹遐虽不认识暗三,但莫离莫弃并没露出防备的神情,那就说明,来者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暗三拱手道:“主母,燕王的侍卫们正和刺客厮杀,一时半会还冲不进来,不过,刺客人数众多,燕王的侍卫们怕是抵挡不了多久,此处不是很安全,还主母从后门小路速速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女眷,小路崎岖,我们只怕逃不了多远,就会被……”沈丹遐话还没说话,就看到半天空绽开了巨大的红色的六角花,这朵花继续烛花爆炸,连爆六次,还久久不散,宛若一朵红色的云朵。

    信烟,是信烟。

    只是这信烟是燕王的人放的,还是那些刺客放的?

    若是燕王放的,那援军将至,危险就可以解除,若是那些刺客放的,覆巢之下,无有完卵,她们只怕要命丧于此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咬了咬牙,赌一把,道:“暗三,叫上你其他兄弟,出去助燕王一臂之力,莫失莫忘留下,莫离莫弃,你们也去。”

    主母的命令等同于主子的命令,暗三应了声是,打个了手势,从暗处闪出三个身影,莫离莫弃和他们一起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