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再次管家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再次管家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四月初六的早朝,要退朝时,皇上突然开口问道:“南缅国的使节团可到锦都了?”

    皇上要装傻,众臣陪着装,“南缅国使节已到城里,因是蛮人,不懂天朝规矩礼仪,正在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再学上两三天,也就差不多了,鸿胪寺卿。”皇上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鸿胪寺卿许大人出列道。

    “和谈一事,就交由你办。”皇上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“臣领旨。”许大人跪下道。

    过了三日,一直在锦都城如同无头苍蝇般,到处乱窜的,到处送礼塞美人的南缅国使臣们,总算见到一个奉皇命来和他们见面的大臣了。

    和谈还比较顺利,毕竟南缅是战败国,又被冷落了这么些时日,心中忐忑;可是意外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生,每晚都流连于各个青楼的南缅五皇子,精虫上脑,众目睽睽地在酒楼调戏了一个良家女子。

    “他胆敢调戏良家女子,按律严办就是了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外国王子。”沈丹遐喝着杏仁茶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应该这样,可是南缅国使臣表示,五王子愿意把那个被他调戏的良家女子纳回国去,做侧妃。”徐朗也觉得这作法挺恶心的,这要是那个男人看上一个女人,不管人家同不同意,就找机会去调戏,然后借此把人家纳为妾侍,那这世上还要律法做什么?

    “无耻!”沈丹遐愤怒地拍桌子。

    徐朗一把抓起她的手,对着她迅速变红的手掌,吹了吹,道:“生气归生气,不能自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全权交给燕王了。”徐朗勾了下唇角,“燕王说,敢在我大丰国作乱者,严惩不贷,要依律处罚南缅五王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,就对了。”沈丹遐满意地颔首。

    “因而和谈就陷入僵局了。”徐朗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派大军,灭了南缅。”沈丹遐冷傲地道。没有南缅国,那就不用和谈了。

    徐朗挑眉,“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次日,吃过早饭,两小家伙蹦蹦跳跳地去圃院陪他们的曾祖母,无所事事的沈丹遐靠在引枕上,翻看游记,莫失从外面进来,“三奶奶,南缅国的五王子被人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睁大了双眼,不敢置信地问道:“真的假的?”昨晚,她还在说这位五王子如此无耻,怎么不去死?一夜过去,这人就死了,她是乌鸦嘴啊!

    莫失点头,“真的真的,听说是什么密室杀人,刑部的人到现在还没找到凶器,整个锦都已闹翻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一下是怎么回事?”沈丹遐把书放下,支着下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,燕王到了四夷馆,让人去请五王子过去,可是发出他已死在了卧房里,胸口被挖出了一个大洞,仵作说他的心被人摘掉了,失血过多致死。”莫失把打听到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凶残。”沈丹遐叹道。就算是个坏人,一刀毙命就好了嘛,用不着挖人家的心脏啊。

    南缅国五王子不明不白地死在了锦都,在南缅国还没被消灭之前,大丰还是得给人家南缅一个满意的交待。燕王带着刑部和锦都府的衙役们,亲自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查案的过程,沈丹遐无从得知,而且她被另外一件事分散了注意力,孙桢娘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,这也就是说徐朝并没有不育症;虽然沈丹遐对孙桢娘怀孕了感到高兴,并且第一时间去榴实院,向她道贺,可是孙桢娘怀孕了,也就意味着,她要专心养胎,不能继续掌管中馈。

    彭昕去圃院,对徐老夫人表示,她可以受累一点,掌管中馈。徐老夫人干脆地拒绝了,表示这中馈,原本就是沈丹遐在管,她只是让孙桢娘协助而已。于嬷嬷将这件事告诉了沈丹遐,沈丹遐意味不明地呵呵了两声。

    彭昕没过来找沈丹遐要协管,到是省了沈丹遐的事,但彭昕在对付孙桢娘时吃了亏,没在沈丹遐手上吃过亏,她又动了坏心思了。彭昕完全不知道,她这是自寻死路,要知道孙桢娘做事一直留有余地,比如那个掉头发的药粉,比如让她气喘咳嗽的药水,只要停止,她就能恢复如常的;可是沈丹遐要么不出手,出手必是绝杀;沈妧妧已在床上半生不死地躺了两年,还要继续躺下去。

    十六日,是徐家发放下人月钱,以及给依附徐府生存的旁支发放用度的日子。沈丹遐正在教两个儿子识字,锦书拿着账册,进来道:“三奶奶,家学那边的用度超额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蹙眉,让奶娘把两孩子带出去,沉声问道:“超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两。”锦书把账册递给她。

    徐家的家学是为了给徐家宗族里贫穷的子弟举办的,由嫡支出资,但凡徐家子弟,不管近亲还是宗族,都可以过来读书,嫡支不但为他们请先生,还提供一日三餐和住宿,一年四季共发八套衣裳。徐家祖辈们是想让徐家昌盛,可惜想法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徐家嫡支这边还算争气,这么些年,至少有一房人会在朝为官,可旁支,也不知道是不是资质的问题,就算有嫡支大力的提携,许多人仍然没有能力通过科举入仕为官,基本上就是在家学里混日子过,到了年纪,依靠嫡支,弄个养家糊口的差事做着。

    家学办到如今,就是一个浪费银子和米粮的地方,在年初,旁支五房和旁支七房,两个年纪相当的少年,打了起来,一个打断了胳膊,一个打破的头,药费还是府里帮着出的。

    孙桢娘很生气,和沈丹遐商量着,是否解散家学,不再供养旁支这些无所事事的懒汉们。可惜的是沈丹遐同意了,徐老夫人不同意,“等明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等明年?

    沈丹遐和孙桢娘很不解,于嬷嬷悄悄为两人解惑,“明年轮到二房管家学了。”

    妯娌俩无语地对视,祖母好腹黑啊!于是家学的事,孙桢娘又就不多管了,每月算算账,按时发放银子了事。当然打架一事,徐朔还是出面整顿了,把四个先生全给换掉。

    锦书道:“奴婢问过来领用度的管事媳妇了,廊下肱五爷说新近又来了几个学子,花费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帐册放下,你去告诉管家媳妇,让她跟肱五爷说,叫他把家学里所有的学子名单报上来,我会请二爷去核实,核实完了,再发月钱。以后再有学子来,提前把人名和身份写好交上来。”沈丹遐不在意拿银子养废物,也知道水清无鱼的道理,贪钱可以,但是以为能瞒得住她,骗银子,那是绝对不行的,她不介意给这位肱五爷一点教训,来杀一儆百。

    锦书退了出去,把这事跟那管事媳妇说了,管事媳妇心中暗惊,道:“这也没多少银子,哪里需要这么麻烦?”

    锦书冷笑问道:“你这是在教三奶奶怎么做事吗?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吓得不敢再多言,陪笑道:“锦书姑娘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这就回去跟肱五爷说。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匆匆往外走,在门口遇到另一个管事媳妇,“秦大嫂子。”

    秦大嫂子对她笑了笑,就从她身边越过,直奔东稍间,去见沈丹遐,“三奶奶,东角门上几个上夜的婆子打了起来,现在已经捆上了,等三奶奶发落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揉了揉额头,这几天咋这么多事?大前天厨房无缘无故不见了一只鸡,前天针线房一件就快做的外裳被人剪了个大洞,昨天药房的药材被人浇水淋湿,今日更好,这些人打架了!

    “她们因何起争执打架?”沈丹遐问着。

    秦大嫂吱唔吱唔地道:“说管事排班不匀。”

    “排班不匀?”沈丹遐蹙眉,月初就排好班了,这都过了半个月了,这才说不匀,开什么玩笑?“我今天乏了,将她们关进牲口房里,明儿再处置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不信她们是为了排班不匀而打架,她现在担心的是她们是夜赌,为了赌资打架;掌灯时分,沈丹遐抛下老公和儿子,带着莫失莫忘、莫离莫失等人,去巡夜,首先查的是最外一层门户,很好,已有人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赌局。

    “捆了。”沈丹遐淡然道。

    参与夜赌的人,全部被关进了牲口房。

    沈丹遐领着人继续巡逻,发出有两处上夜的人没到,“把名字记下来,明天一起发落。”

    里里外外折腾了两个时辰,回到屋,已近子时,府里各房都已听到消息,三个妯娌态度各异,秦氏勾唇道:“她正要立威,这些人还上赶着送上门去,活该。”把心腹婆子找来,吩咐她约束澄宁院的人,不许惹事。

    孙桢娘笑道:“这些人还真是不知死活。”在她看来,她那三嫂虽看起来慵懒无害,可实际上颇有手段。

    彭昕有点慌张地跟蒋奶娘,“她怎么会想起来巡夜呢?她会不会查到我们私下里做的那些事?”

    “姑娘,别慌,别慌,她查不到的,就算她查到,又能如何,你是她的妯娌,又不是那些下人,她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蒋奶娘安抚她道。

    彭昕想想也是,稍感安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,沈丹遐还没发落那些人,四位内管家过来向她求情;徐家是官宦世家,下人许多都是世仆,盘根错节,这其中就有这四个内管家的姻亲和血亲。

    “夜间门户不紧,不是小事,这些人我断然不会轻饶。你们要再为她们求情,就同罪处罚,左右西北寒窑那儿很缺人手。”沈丹遐冷面无情地道。

    同罪!

    西北寒窑!

    四个内管家就跟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,呼吸困难,再也不敢言语了。从院子里出来,她们决定去圃院找徐老夫人;徐老夫人若是肯网开一面,三奶奶应该会改变主意吧。

    可是四人还没进圃院,在门口就被于嬷嬷给拦住了,“老夫人说了,三奶奶是当家主母,她要如何办,就如何办。我对你们还是消停点,别惹怒了三奶奶,保不住自己的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现在夜长,她们不过是闲来无事摸几把牌,也不是什么大事,训斥几句也就是了。”大内管家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大事?”于嬷嬷冷哼一声,“门户不严,万一贼人闯了进来,一家子女眷就全完了。你们不约束,不管教,还纵容,三奶奶没问责你们,已是宽待,你们不但不知错,还想替那些个混账东西求情,我看你们是不想在府里做了。”

    四个内管家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出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差错,三奶奶不是不知道,三奶奶之所以不发作,是在给你们机会,我言尽于此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于嬷嬷甩手进了院子,看门的婆子将门栓上。

    四个内管家面面相觑一会,离开圃院,去调查前几日发生的那些小事;很快策划这些事背后的人就浮出了水面,彭昕的奶娘蒋氏。沈丹遐看着审问出来的结果,屈指轻轻地叩着炕几,“莫离,带人去把五奶奶的奶娘给我请去倚兰居,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人一定请到。”

    莫离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蒋奶娘正陪着彭昕在房里说话,莫离带着人冲了进去,恭敬地给彭昕行礼问了安,面无表情地道:“蒋妈妈,三奶奶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沈丹遐想干什么?”彭昕色厉内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五奶奶若想知道,就跟蒋妈妈一起去倚兰居好了。”莫离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老奴去去就来。”蒋奶娘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彭昕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莫离就带着人半押送的带着彭昕主仆去了倚兰居,沈丹遐坐在廊下的圈椅上,手里端着杯茶,台阶下跪五六个仆妇。蒋奶娘一看那几个人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看来蒋妈妈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?”沈丹遐似笑非笑地道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明白三奶奶这话的意思。”蒋奶娘垂首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把茶杯递给锦书,淡笑道:“你们听到了,蒋妈妈不明白呢,那么你们就告诉她,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仆妇为了减轻罪责,七嘴八舌地把蒋奶娘收买她们的事说了出来;沈丹遐挑眉看向蒋奶娘,“蒋妈妈,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沈丹遐,你休想这样诬陷我奶娘。”彭昕尖叫道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