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生儿育女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生儿育女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中元节前,沈丹遐依照习俗,送了纸钱和一套纸衣回娘家焚烧给九泉之下的沈穆轲,陶氏问道:“朗哥儿的嘴角怎么破了?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他嘴角破了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哥瞧见了,告诉我的。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小声嘟喃了一句,陶氏没听清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哥没问他嘴角是怎么破的吗?”沈丹遐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哥问了,朗哥儿说是吃饭吃急了,不小心咬着的。”陶氏不太相信这个说辞,才特意问沈丹遐的。

    “对呀,他吃饭吃急了,一不小心就咬着了,真是好笨哟。”沈丹遐那好意思告诉陶氏,是她跟徐朗在床上胡闹时,她没控制住,将徐朗的嘴给咬破了;既然徐朗说是吃饭咬破的,那就是吃饭咬破。

    陶氏斜睨她一眼,显然是不相信,不过她没有纠结这件事,拉过沈丹遐的手,道:“九儿啊,胖胖和壮壮不小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再怀孩子呢?”嫡子不嫌多,能生赶紧生。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,怀上就生啰。”沈丹遐近两个月已经没避孕了,可惜上个月亲戚如约而至,没有怀上。

    陶氏知道女儿有再怀孕的打算,也就不多说了,聊起了其他话题,到了正午,吃过午饭,把胖胖壮壮交给三月三带着,沈丹遐回她的祉园歇午觉去了。她虽嫁出去这么多年了,祉园仍旧保留着,陶氏从鲁泰回来后,更是将祉园修缮一新。

    酉时初,徐朗和沈柏寓一起回来的,两人还买了一只大烧鹅回来,当添菜。沈柏密买了两包梅子干回来,严素馨这一胎,嗜酸如命。沈丹遐尝了一颗,酸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把梅子干吐出来,道:“小嫂,这也太酸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酸啊,味道很好啊。”严素馨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这口味忒奇特了。”沈丹遐咂舌。

    虽是一家人,但还是男女分桌而食,男的坐满一张圆桌,女的就陶氏带着两儿媳加一女儿,至于沈丹念和沈丹逦这两个便宜庶女,陶氏是不允许她们过来。陶氏从鲁泰回来,就开始给她们找人家,想将她们嫁出去,可惜这两丫头没有自知之明,挑肥拣瘦;陶氏为了儿女的名声,耐着性子容忍着她们,不过耐心是有限的,陶氏给了她们俩最后的期限的,在今年下元节之前,必须定下人家,明年五月之前,必须出嫁,沈家不养老姑娘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徐朗带着妻儿回家。

    中元节满城的烟雾袅绕,夜半下起了大雨,将地上的纸灰冲刷的一干二净,许庶妃被雨声风声吵醒,去小解后,肚子隐隐作痛,“快去请王爷过来,我肚子痛。”

    虽然燕王已经许久不曾来过了,但许庶妃毕竟怀着燕王的孩子,婢女还是跑了一趟,去东院找燕王;燕王刚睡下,又被叫起,心情烦躁地道:“她肚子痛,就去请大夫,本王又不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许庶妃的肚子并没什么大的问题,大夫请进来,诊了脉,开了张安胎的药方给她,还道:“是药三分毒,贵主子若是没什么大碍,最好还是不要用药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许庶妃不耐烦听他多言,让婢女送大夫出去,神色黯然地靠在软枕,为什么王爷突然冷落她了呢?他先前明明很在意她腹里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许庶妃百思不得其解,又因为杨灵芝的阻挠,她没办法见到燕王,人有些憔悴;燕王府两个怀孕的妇人,一个脸色红润,心情舒畅;一个面色苍白,心情低落。徐蛜认为许庶妃都是自找的,一点都不同情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到了八月十二,从江都收集证据的人回来了,沈丹遐翻看了一下,嘲讽地笑道:“这位许太太还真是生财有道啊!”

    徐朗接过去一看,皱眉,道:“许大人这个清官原来就是这么个清廉法,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送去御史台?”

    “就快过中秋节了,不能让人家在大牢里过节呀,十六日把这些送去御史台。”沈丹遐探身把徐朗手中的证据夺了过来,交给莫失。

    莫失拿着证据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,中秋节,一早起来,沈丹遐漱口时,吐得昏天黑地,吐得徐朗脸都白,抱着她,大喊,“快请郝大夫过来,快请郝大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慌张,我没事,你别大呼小叫的,会吓着孩子的。”沈丹遐靠在徐朗怀里虚弱地道。胖胖壮壮站在旁边,一脸紧张地看着父母。

    徐朗冲两孩子招了招手,道:“娘有些不舒服,你们要乖乖的,不要吵娘。”

    胖胖壮壮走到床边,唤道:“娘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了笑,道:“娘没事,你们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的确没事,她只是怀孕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徐朗开心之余,又有些担心,“九儿怎么会吐得这么厉害?上次她怀胖胖壮壮时没吐过。”早上没吃东西,把黄胆水都吐出来了,还差点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孕期的情况,每一次都不一样的,上次没吐,不表示这次就不吐,老夫开了药方,喝三剂,应该能缓解。”郝大夫拿出纸笔来,开始写药方。

    是应该能缓解,而不是一定能缓解,沈丹遐喝了药后,依旧孕吐;这样一来,她就不能继续管中馈,秦氏蠢蠢欲动,如今三个嫡子媳,一个怀有身孕,一个被关在家庙里,还有一个是寡妇;这中馈之权,理当交给她这个庶长子媳。然而她失望了,徐老夫人让孙桢娘管,而不是她。

    秦氏气得砸了一套茶具,可是改变不了徐老夫人的决定;下午,丫鬟进来告诉她某位姨娘这个月没换洗,秦氏又砸了一套茶具,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怀上身孕了?她的肚子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?为什么?

    沈丹遐孕吐的厉害,连家里的事都管不了,对外面的事更是有心无力,好在徐朗知她心休她意,将许家的事告诉了她,因为证据确凿,许大人已被罢官了,家产全部被没收,依附于他,仗势欺人的那些族人亲友,也没落到好下场,像许太太的大哥就因强夺人妻,逼良为娼,害得人家破亡等罪名,被判了斩刑。

    “赵诚之做鸿胪寺卿啊,我还以为会让程大哥做呢。”沈丹遐吐出嘴里的酸梅,现在她全靠酸梅的酸味来缓解胃部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“赵后和燕王相争之后的结果,至于程大哥,应该会进礼部,做礼部仪制清吏司的郎中,正五品官,小升半级。”徐朗端了杯水给她。许大人算是皇上的人,他下台后,这个位置,燕王和赵后都想推自己人上去;于是燕王与赵后不和的事,算是摆到了台面上了;十根手指有长短,亲生母子起争执也正常,何况赵后明显更疼爱四皇子,所以赵后应该是在为四皇子培养势力。

    沈丹遐漱了口,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徐朗笑,“我去给你煮面鱼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孕吐吃不下东西,唯有徐朗煮的面鱼,吃了不吐,可是奇怪的就是,厨娘依照徐朗的做法,做出来的面鱼,沈丹遐吃了也吐;徐朗这个宠妻如命的家伙,曾想休长假,留在家里煮东西给沈丹遐吃,被沈丹遐苦劝住了。

    徐朗万分庆幸沈丹遐还能吃得下东西,要不然,他宁愿沈丹遐没有怀上这孩子。徐朗还顺便隐瞒了许庶妃流产的事,许大人出事,对许庶妃的刺激很大;燕王看着那个已成型的男婴,还是有几分难过,毕竟他如今就一个女儿,但是仍然狠下心来,以许庶妃保护王室血脉不周全,将她贬为了夫人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一封急报,打破了锦都的平静,俄多城附近陨石从天而降,砸死砸伤无数牛羊等牲畜,还有上千名百姓因而丧命,而这中间就有定边侯府大姑娘李云茜。

    “云茜死了?”沈丹遐听到这个噩耗,呆怔住了,那个永远活力无限,爱笑爱闹的少女,就这么死了?没想到上次一别,即成永决。

    李云茜和程珝成亲的日子是今年的十月二十日,可现在出现这样的变故,这亲事自然是不成了。程珝却执意要去俄多城迎李云茜遗体回京,“祖父、父亲、母亲,云茜虽没有真正入我们程家,但定亲这么久,我已认定她是我的妻子,我求您们准许她葬入程家祖地。”

    依照大丰的习俗,未出阁的女子夭折或早逝,是没资格葬在家中祖坟享受后人拜祭的,只能另外找个地方来埋,据说这些女子,因享受不到后人的香火拜祭,无法轮回,会变成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,纵然身死变不得安息。

    定了亲的女子未嫁身死,女家一般会求女子未婚夫家收留女子的坟茔,好让女子在死后有一个安身之所。若是男家仁厚,这女子能用未婚妻的身份享受夫家中子孙的祭拜和香火。若是男家嫌晦气,又或者不想让一个死人占据原配的位置,影响到男子日后娶妻,会拒绝女家的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程父和苗氏沉吟不语,程老太爷沉声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你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,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程珝决绝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办。”程老太爷同意了。

    程珝露出一丝笑容,磕头道:“谢谢祖父,谢谢父亲,谢谢母亲。”

    苗氏抹泪,明明是一段良缘,可惜天意弄人,如今阴阳相隔。第二天,程珝带着人离京前往边疆,去接李云茜。

    到了十月初,沈丹遐终于不孕吐了,吃嘛嘛香,瘦下去的小脸也开始长肉了,肚子也像吹气球似的,一下大了许多,郝大夫来给沈丹遐诊脉,诊完左手诊右手,又诊左手,再诊右手,反复三回。

    徐朗忧心地问道:“郝大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的肚子里……”郝大夫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沈丹遐惊问道:“不会又是两个吧?”揣两个在肚子太辛苦了,到快生时,她连路都走不动了,她愿意一个一个生,那怕多生几胎都行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两个。”郝大夫摇头,不等沈丹遐把心放下,补充道:“是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三、三个?”沈丹遐被吓结巴了,不敢相信地伸出三根手指,“郝大夫,您没有诊错吧?”

    郝大夫正颜道:“没有诊错,是三个,老夫确定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嘴角抽抽,头胎俩个,二胎三个,赶上人家五胎的量了。徐朗关注度不是数量,“郝大夫,是三个男娃,还是三个女娃?”

    “因有三个孩子,脉相诊不太准,老夫无法确定是男娃还是女娃,再等两个月,就可以准确的诊出男女来了。”郝大夫摸着胡子道。

    得知沈丹遐怀了三个孩子,徐老夫人和陶氏是既担忧又欢喜,担忧沈丹遐的身体吃不消,欢喜一下能添三个曾孙子(外孙)或曾孙女(外孙女)。徐朗原本就紧张过度,这下恨不能把沈丹遐捧在掌中了,每天除了上衙门点卯,就回来守着沈丹遐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另一边沈丹念和沈丹逦的亲事磨蹭了这么久,终于在下元节前敲定,是由她们自己决定的,沈丹念看中的是家世,她为自己选了大理寺左少卿之子;沈丹逦看中的相貌,她为自己选了詹事府左谕德之子。陶氏让袁清音为她们,依照沈家为庶女准备嫁妆的份额为两人准备。

    十月三十日,乔家去沈家报喜,沈丹迅在昨夜,顺利产下一子。十一月初六,小王氏十月孕满,生下一女;小王氏尖叫着,“大师说是个儿子,怎么会是女儿呢?有人把我的儿子换走了!有人把我的儿子换走了!”

    沈丹遐和孙桢娘面面相觑,这女人魔障了,想儿子想疯了?徐朔进去安抚了小王氏许久,小王氏才接受她生的是女儿这个事实。十一月十六,徐蛜亦生下一女;燕王有点失望,不过他也知道庶长子意味着什么,徐蛜生个女儿也好。次日清晨,汪氏开始阵痛,三个时辰后,产下一子。

    徐朗不放心让沈丹遐出门,因而沈丹遐既没去燕王府参加二郡主的洗三礼,也没去程家参加程珏长子的洗三礼,安安心心地呆在家里过她养胎的无聊日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讨厌放暑假,被两个熊孩子吵得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