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收养晴儿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收养晴儿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二月十八,天空不作美,大雨倾盆,寒风飕飕,因预料不及,每个参加春闱的举子们只得到了一个小的暖手炉,他们在简陋的太学学府用一身正气抵御寒冷。考第一场,第二场就有六个人缺席;他们被冻病了,来不了。

    燕王的幕僚们赶紧想法子,解决保暖问题,燕王可是打算在这一批举子里招揽几个人才的。他们想得是什么法子,沈丹遐没空关心,她正看着哭得鼻涕眼泪一包糟的沈丹莉,和她长着一头金发,像个洋娃娃似的女儿,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克雷蒂安要回国了,他还算是个负责任的人,没有始乱终弃,愿意带沈丹莉母女一起走,可是沈丹莉这时候胆怯了,她不敢跟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侍琴,把表姑娘抱去跟两个小少爷玩。”沈丹遐见小姑娘瘪着嘴也要哭了,一阵头痛,她不想听这母女二重唱。

    侍琴将那个随母姓名叫观晴的小女孩抱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丈夫,你不跟他走,你是打算跟他和离,另嫁吗?”沈丹遐没多少耐心慢慢规劝,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莉的哭声戞然而止,抬着红肿的双眼看着沈丹遐,道:“我会跟他走,可是……”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丹遐蹙眉,“你要我怎么帮你,直说,不要哭哭啼啼的。”坐久了她腰痛,她想躺下。

    “克雷告诉我,他来大丰坐了三个月的船,路途遥远,大人尚且支撑不住,何况是小孩子,所以……”沈丹莉跪在地上,“我想请九姐姐收留晴儿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路途遥远,你归期难定,你应该知道,你此去,有可能终身都无法回来,你真舍得母女分离吗?”

    “我舍不得,可是万一在路上,孩子有个差错。九姐姐,生离总好过死别,只要活着,就总会有相聚的时候,死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”沈丹莉满脸泪水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心一软,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可以收留晴儿,你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她,视她为己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九姐姐,谢谢九姐姐。”沈丹莉磕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我姐妹之间,不必如此,起来吧。”沈丹遐抬手虚扶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知道沈丹莉是如何说服克雷蒂安的,反正九个月大的沈观晴就这样留在了徐家,沈丹莉随克雷蒂安远离故土,去了异国他乡,这一别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多了个洋娃娃似的小妹妹,胖胖壮壮挺喜欢的,沈丹遐也为小观晴备齐了奶娘和伺候的人,做到了她对沈丹莉的承诺,将小观晴视为己出。秦氏对此,嗤之以鼻,“又一个傻子。”另一个傻子是孙桢娘。

    经过三场九天的考试,这个春闱总算顺利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三月初二,徐家四少爷满月,徐奎赌气,亲自为这个庶子的庶子取了个名字,叫徐沧海。徐朗给儿子取火字旁的字,他就给孙儿取两个带水字边的字,还沧海,这是要让水克火吗?这是要让庶出的凌驾在嫡出的之上吗?

    徐老夫人勃然大怒,生气的把徐奎叫了去臭骂了一顿,徐家四少爷的名字,最后定为徐均炆;徐奎不满,却拿老娘没办法;徐朗则非常郁闷,他从没想过其他房跟着他儿子取名,他之所以不用水字边,就是想跟徐奎划清界限,若不是顾忌到徐老夫人的心情,他早已想办法分家离开,在外面和妻儿过自己清静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三月十六,会试放榜,燕王有意躲人,带着四皇子,去射箭场射箭。燕王明知赵后不让他接近四皇子,他就偏偏做出和四皇子兄弟情深的样,来刺激赵后,让赵后坐卧难安。

    兄弟俩在射箭场遇到了正和常缄比试箭法的徐朗,只见徐朗缓缓抽出一支羽箭,抬在弓上,拉弦射箭,箭飞射而出,直中五十米远的靶中红心;连续七箭,箭箭射在红心上。四皇上一脸的兴奋跑到徐朗面前,问道:“徐将军,你能做我的武艺先生吗?”

    徐朗淡定地道:“四皇子,末将年纪尚轻,担不起此重任。”当皇子的先生,都是耄老,并且经过皇上和赵后同意才行,更何况,他现在算是燕王的人,做四皇子的先生,他的立场就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四皇弟,你已有了武艺先生,还是父皇亲定的,无法更改,徐将军是领兵的将军,是不可能做你的武艺先生。”燕王劝道。徐朗是他的人,怎么能做四皇子的先生?

    四皇子正要说什么,这时,喘着粗气的杜安被常缄领了过来,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徐朗边抽箭搭在弓上,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爷,刚才府上的人来报,三奶奶要生了。”杜安急声道。

    一向冷静自制的徐朗双手一抖,箭射出去了,可是连靶子边儿都没碰到,而他也顾不上跟燕王和四皇子多说,火急火燎赶回家。因为有了经验,这回徐朗再不会闹看着血水,就嚷着保大保小了,只是听到里面的哭喊声,心仍是揪成一团,忍不住想闯进去。

    “三哥,三嫂在生产,你不能进去,在外头等着吧。”孙桢娘让人拦住了他。守着沈丹遐生产的仍然是她的亲娘陶氏,沈妧妧那个半死之人是指望不上的,也不敢指望。

    沈丹遐这胎很稳,胎位也极正,而且算算日子,也临近预产期了,提前十天发作,也正常,怀三个,能怀足月,一是沈丹遐心态好,二是照顾得当。

    虽然是这样,生产艰难仍是必然的,毕竟是多胞胎。这一折腾,就是一日,到傍晚时分,各房各院都掌灯了,孩子还没出来,稳婆急得浑身是汗。

    羊水已破,产道已开,胎儿却不出来。若是在别的人家,稳婆这时肯定建议用助产药了,可在这家,她们不敢说;助产药俗称虎狼之药,服了助产药,也就等于弃大保小。

    话到嘴边,稳婆又咽了回去,上次,就是她们替产妇接生的,还没怎么着呢,那位三爷就嚷着要弃小保大了,可见是个疼爱妻子的男人;这次,她们若胆敢说出弃大保小的话,今儿这条命,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从上午巳时正开始发动,到现在已足足生了一天了,她虽一直努力保持体力,没有乱喊乱叫,但这么长的时间,她已筋疲力尽,可孩子还在肚子里,她不能不生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用力,终于在戌时一刻,第一个孩子生出来了,啼哭声传来,呆站在门外一天,滴水未进的徐朗,黯淡无光的星眸中恢复了一些神采。

    第一个出来了,第二个第三个就快了,门打开,徐朗冲了进去,见妻子安静地躺在榻上,脸无血色,唇色发白,登时双脚发软,“母亲,九儿,九儿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九儿没事,累了一天了,累坏了,睡着了。她身体无事,三个小家伙也很健康。”陶氏笑道。

    一听无碍,徐朗放心了,走到榻边,伸手抚着妻子的脸,低声道:“不生了,好不好?我们不生了,没有女儿就没有女儿,以后等臭小子长大,让他们给你生孙女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徐朗守在榻边,静静地看了好一会,直到陶氏叫他过去看儿子,他才想起自己的儿子;虽然知道是三个小家伙,但看到榻上整整齐齐躺着的三个小娃儿,还是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沈丹遐头胎生了两个男孩,第二胎生了三个男孩,一下五个嫡子,多少人家能有两三个嫡子,就顶了天,沈丹遐却有五个嫡子,在夫家的地位稳若磐石;不由让人怀疑沈丹遐有生子秘方,而第一个来向她讨要秘方的人是张鹋儿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秘方啊!”沈丹遐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怀上三个孩子的,三个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,应该是同卵三胞胎,这表示是徐朗的精子比较厉害。医学方面,沈丹遐真是一点都不懂,就算懂,她也没办法告诉张鹋儿啊,只得挑了几个易受孕的姿势告诉张鹋儿。

    张鹋儿好打发,燕王妃杨灵芝却不好打发;沈丹遐在坐月子,杨灵芝却派人来传话,要她明日去燕王府;沈丹遐婉拒了,自己的身体要紧,至于会不会得罪燕王妃,沈丹遐并不在意;而徐老夫人大怒,这个燕王妃什么意思?

    徐老夫人和沈母不同,她的诰命是她自己的,不是依附徐老太爷和徐奎得来的,是以,她可以直接递牌子进宫求见赵后。

    次日,沈丹遐在家,徐老夫人去了皇宫。这一状,告得赵后欣喜若狂;徐朗手握重兵,又掌管一万御林军,是燕王竭力要拉拢的人,这个杨灵芝却蠢到去得罪他的妻子。赵后趁机派了个女官去燕王府,申饬杨灵芝。

    燕王知道杨灵芝做了什么,生气地问道:“你不知道徐太太在坐月子吗?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,这个时候要传召她?”

    杨灵芝已被女宫申饬了一回,也知道这事自己办差了,低头道:“徐太太一下生了三个儿子,妾身是想沾她点喜气。”

    燕王也知杨灵芝着急怀孕,放软语气,道:“喜气不是这么沾的,你让一个坐月子的妇人来回奔波,会引人说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知道了,妾身打算明天去徐家,探望徐太太,也顺便向她道歉。”杨灵芝睨着燕王的脸色道。

    燕王神情和缓地道:“徐太太在坐月子,你这一去,她就没法好好休息,打发人送些东西过去就行了。我已和徐大人说过了,跟他讨要几件孩子穿过的衣裳,你垫在枕头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王爷想得周全,妾身差点又要犯错了。”杨灵芝暗喜,王爷肯替她向徐太太讨要小孩子的衣裳,是不是表明王爷也在期盼她早上怀孕?

    这一夜,燕王虽与杨灵芝同床,但是没有合体交欢。过了两日,燕王从徐朗手中拿到了两套带着奶香味的和尚衣,交给杨灵芝。杨灵芝喜获至宝一般,将衣裳垫在枕头下。

    沈丹遐生了孩子,孙桢娘终于找到人说话了,她将秦氏杀母夺子的事告诉了沈丹遐,道:“大嫂这么做太过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喝完鸡汤,放下碗,摆手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一怔,惊唤道:“三嫂,难道你觉得大嫂这么做是对的?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了笑,道:“我没说大嫂这么做是对的,只是在想,如果我身处在她的位置上,会如何做?我会不会做得比她更过份?四弟妹,对人对事,都不要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做评判。那姨娘生了孩子丢了性命,是可怜,但大嫂又何尝不可怜呢?四弟妹,你觉得大嫂这么做,完全是她的错吗?”

    孙桢娘低头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其实对与错已经不重要,但愿大嫂能掌握那孩子,不至于老无所依。”沈丹遐叹了气,杀母夺子最大的隐患就在于那孩子长大,在知道生母是嫡母所杀后,是会报复嫡母,还是顾念养恩善待嫡母?

    “正因为如此,大嫂才更应该该留下那个姨娘。”孙桢娘正颜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知道留下那个姨娘,不会成为另一个心腹大患呢?”沈丹遐冷笑问道。徐肐的姨娘就因为生下徐肐这个庶长子,逼得彭氏这个正室都要避其锋芒;还有董其秀,依仗着沈穆轲,背后搞小动作,虽被陶氏一一化解了,可也膈应人,“宠妾灭妻的事,四弟妹,你不会没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孙桢娘无言以对,她原想找个同盟,却不想沈丹遐并不谴责秦氏的作法。不过仔细想想,秦氏会这么做,也真得是被逼无奈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四月十六,三个小家伙满月了,徐朗给他们取的大名是:徐均灿、徐均烽、徐均烯。沈丹遐给三小家伙取的小名,分别是:包子、馒头和饺子。因徐老夫人和陶氏要沈丹遐坐大月子,因而没有办满月宴,只是请了沈家人过来吃了一餐饭。

    有了三个弟弟的胖胖壮壮,颇有哥哥样,两人还做了分工,晴儿和包子归胖胖管,馒头和饺子归壮壮管。快满周岁的晴儿会说话了,跟着两个哥哥喊沈丹遐娘,喊徐朗爹。

    “晴儿,我是你姨母,不是你娘。”沈丹遐一再纠正,可惜晴儿年纪小,茫然不解,仍然坚持叫她娘,沈丹遐放弃了,得了,随她去吧;姨母也是娘,姨父也是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来安排沈丹莉生的是儿子,让沈丹遐多个混血儿子的,你们非要女儿,得,改了,让她养个混血女儿吧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