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庶子夭折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庶子夭折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夫妻俩在湖中泛了半天的舟,待夕阳西下,暮色降临,才弃舟上岸,坐马车进内城,去了宝福楼,中午那一餐被燕王给打扰了,晚上,徐朗决定去自己的地盘,这样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了。

    想法是美好的,可惜现实是残酷的,他们在宝福楼的门口,遇到了从外地回京的张鹋儿夫妻,张鹋儿一看到沈丹遐,就像蜜蜂看见花,死缠着不放,“沈姐姐,我跟你说,那里的池水有四个颜色,上半部是碧蓝色,下半部则橙红色,左边是天蓝色,右边是草绿色,太美了。沈姐姐,你要是有机会,一定要去看看,眼见的比耳闻的,更让人惊叹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一心二用,边听张鹋儿说话,边瞄徐朗,她家男人面无表情,看不出喜怒,但她知道他很郁闷。不过当着张鹋儿夫妻的面,她没什么表示,等吃完了饭,张鹋儿夫妻离开后,沈丹遐拒绝徐朗带她去城隍庙的提议,“在外面一天了,我想回家,沐浴后,我们去院子里看星星好不好?”

    徐朗听沈丹遐在沐浴二字上咬了重音,知她这是邀他一起沐浴的讯号,幽深的眸中浮现喜色,守孝一年多,他就禁欲了一年多,又有孩子们打扰,许久没有欢好了,伸手将她抱入怀中,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沈丹遐脸颊染上两团羞涩的红晕,在他手臂上轻拍了两下,道:“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徐朗轻笑出声,一扫刚才沈丹遐被张鹋儿霸占的郁闷,兴冲冲带着娇妻回家,让下人准备热水,夫妻俩来了一场滋味无穷的鸳鸯浴,抚着娇妻柔嫩的肌肤,舒服不想起身。

    如是赏星星的话,就成了句空话,徐朗不但得寸进尺,他还接二连三,吃了个餍足,次日,沈丹遐没有意外的晚起。

    “太太,三爷说他会去把少爷和姑娘顺道接回来,您不用专程过去接了。”侍琴伺候沈丹遐起床,禀报道。徐老夫人故去后,徐奎荣升为老太爷,沈妧妩是老太太,而沈丹遐自然就成了三太太了。

    傍晚,徐朗把儿子们和养女都接了回来,最爱撒娇的饺子扑进沈丹遐,“娘,我好想你,好想你哟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,“真的吗?才一天没见,就这么想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不是说过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三秋是多少?”饺子伸出胖胖的小手,“三秋就是三年,三年了,都不想娘,那是小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“可爱的饺子,娘的小乖乖。”沈丹遐搂着他,用力地亲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娘,亲亲。”包子和馒头着急挤过去,点着自己的小脸蛋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满足了两小家伙的愿望,一人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徐家内宅沈丹遐和孙桢娘的掌管下,是历年来最为平静的,彭昕从家庙回来,曾满腹怨恨,曾发誓一定要报复,然而,府中的下人没有人敢冒着被卖去西北寒窑的风险,帮助她做事,所以她纵有一万种恶毒的计谋,却也没办法实施。在绝对的威压下,任何阴谋诡计都只能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所有的内宅都如徐家这般,因而在四月中旬听到燕王二子夭折的消息,沈丹遐一点都不感到意外,只是有点意外的动手的人是赵惠之。从徐朗口中得知,赵惠之在捂死那个婴孩子的现场,被人给当场逮住。

    沈丹遐惊愕地问道:“她疯了吗?”姑且不说对与错,就这种事,任谁都不会亲自动手,而且还跑到燕王府里去动手,这不是有没有脑子的事了,这完全就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她已被关进锦都府的大牢,祥清侯差点被气疯了。”徐朗淡定地道。祥清侯何止是快被气疯了,他是暴怒,若不是有赵诚之这个好儿子撑着,盛怒之下的祥清侯只怕早就以祥清侯夫人教女不善为由,将她休回娘家了。

    虽然赵后已告诉祥清侯,燕王非她所生,体内没有赵家血脉,但祥清侯已骑虎难下,赵诚之是燕王的左膀右臂,改弦更张不是件易事,而且会引起皇上的怀疑;在赵忎之生下儿子后,祥清侯愈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,可是没想到赵惠之将一切全毁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蹙眉,“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?”是嫡姐庶妹不和?还是有人在背后撺掇?

    徐朗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,审问也没有任何结果,被抓以后,赵惠之就一直失控地尖叫。

    为了让祥清侯府更自己所用,燕王故意让赵忎之生下儿子,现在这个儿子被赵家人给弄死了,燕王喜大过于悲,只是表面上他还是很愤怒的,而且此子夭折,他纳曹彩衣的事就不得不延后。没得儿子死了,父亲还欢欢喜喜的纳小妾。

    虽然赵惠之什么都没招供,但燕王已认定此事必是赵后在捣鬼,即使那个儿子,他并不在意,日后也是要弃之,可是容不得赵后这般算计;燕王看着皇宫的方向,目光森冷,沉声道:“妖后,今日你害我子,我必以牙还牙,你就等着收四皇弟的尸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要对付赵后,首先要除掉的不是别人,而是皇上,燕王很清楚这一点;只是具体要怎么做?燕王暂时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赵惠之害死燕王儿子的事的结果还没出,沈丹遐就被另外一件事,分去的关注力;徐奎所在的那个庄子的庄头派他的妻子来告诉沈丹遐,“老太爷看上了旁边村子的一个寡妇,让她进庄子来伺候,这个月那个寡妇没有换洗,还有丫鬟看她在呕吐。”

    母孝期,与一个寡妇鬼混,还让寡妇怀上身孕;这样龌龊的事,徐奎怎么做得出来?他还是个人吗?徐老夫人已经不在了,沈妧妧就算不是病病歪歪的,她也管不了徐奎。沈丹遐这个儿媳,只能越权去管公爹的事。

    沈丹遐气得胃痛,恨不能派人去把徐奎给弄死,可一想到徐奎死后,家里又得守孝,她硬生生把这口怒气给强压下去,揉了揉额头道:“找个大夫给那寡妇确诊,若真怀孕了,灌她一碗打胎药,务必将孩子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是在孝期内,就算不在,沈丹遐也不想让徐朗多一个比儿子还小的庶弟或庶妹。这种伤阴德的事,她不想做,却又不得不做,都是徐奎那个老不修给害的。

    徐朗知道这事后,冷哼一声,道:“他既然管不好下面的东西,那我就只能出手帮他管好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徐奎不慎打翻了烛台,蜡烛好巧不巧的掉在了他的两腿之间,夏裳轻薄易燃,等把火扑灭,徐奎那物件已被烧伤,大夫诊断后,表示以后没法用了。房里,响起了一声极其凄惨的叫声,徐奎没办法接受他变成太监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徐奎的问题解决了,可那个寡妇不见了,在大夫确诊她怀了孩子,被关进柴房,等熬好打胎药送进时,发现她不知去向。庄头的妻子立刻赶到府中,告诉沈丹遐此事。

    沈丹遐心沉了沉,有一个不祥的预感;果然,次日,锦都府的治中带着衙役上门,有人将她告了,告她谋害公爹妾室肚子里的孩子。沈丹遐是有着四品诰命的恭人,治中只是过来询问,不能将她拘走。

    沈丹遐在前厅见了这位治中,只说了一句,“大人,我祖母去世曾不足三年,公爹还在守孝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没有礼法之事?”

    “徐恭人,那妇人信誓旦旦说,腹中胎儿是令公爹的。”治中面带尬色地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民妇诬告命妇,依律该如何判?”沈丹遐淡笑问道。

    治中闻言,心里直犯嘀咕,难道真是诬告?

    沈丹遐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道:“这事还请大人彻查清楚,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背负这样一个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恭人请放心,下官一定转告府尹大人,彻查此事。”治中拱拱手道。

    打发走锦都府衙门的差人,沈丹遐回灵犀院,走没多远,就遇到了彭昕;彭昕看着沈丹遐,问道:“衙门里的人怎么没把你抓走?”

    “平生不做亏心事,夜半敲门心不惊。”沈丹遐斜睨她一眼,从她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沈丹遐知道那寡妇敢去衙门,背后肯定有人支使,背后之人是谁,沈丹遐没有资料,猜不透,但她可以肯定这是针对徐朗的阴谋;夫妻一体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她若出事,徐朗必然受牵连。想到这里,沈丹遐就对徐奎越发的痛恨,都是他不检点,才让人有了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日暮,徐朗归家,孩子们都在跟前,他没说什么,等晚上睡下后,搂着沈丹遐,问道:“今日锦都府的上门来,可有为难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说,我也有四品诰命在身,还有你这个四品武卫将军在,他不敢为难我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会处置,你不用担心。”徐朗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担心,我只是想知道这是谁设的局。”沈丹遐恨恨地道。

    徐朗眸光微闪,道:“我已让人去查了,过几日应该就会知道是谁在捣鬼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放心了,在徐朗怀里动了动,寻了个舒服的位置,闭上眼睛睡觉;徐朗亲了亲她的头发,亦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徐朗将事情揽了过去,锦都府的人就再也没来打扰沈丹遐,五日后,案子了结;锦都府的人查清那妇人是一名寡妇,共有奸夫四名,徐朗丢不起那个脸,替徐奎遮掩了,没查出徐奎亦是奸夫之一;那寡妇也不知肚子里那个孽种是谁的,只是见徐奎是城里来的老爷,家世好,想跟着他享福,才说孽种是他的。

    沈丹遐没去过庄子,不认识寡妇,她没有理由要谋害寡妇肚子里的孩子;寡妇也招供是有一个老妇人来找她,让她这么做的。至于这位老妇人是谁,寡妇不知,而且现在老妇人也已不知去向。这样的小案子,锦都府尹也懒得费力去查,把寡妇收了监,也就不查了。

    徐奎先前还得意自己宝刀未老,现在想验证也没法验证了,他也不呆在庄子上了,回到城里,又找了五六个大夫来给他诊治,甚至还不惜舍了老脸,请了毛太医过来。只可惜,全是无用功,他再也无法重振雄风。而且他这样大张旗鼓的折腾,旁人知道他是那里出了问题,传出他成了太监的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丢脸,丢大了,徐奎又回庄子上去了。徐朗派人盯着他,免得他再被人利用。这天下午,徐朗约了程珏饮茶,给了他一份资料;程珏翻看后,“徐大人,你是御林军正使,他是右副使,你这是想利用我帮你铲除异己?”

    “我要铲除他,不需要利用你。随便想个法子,就能把他调走,我之所以让他连兵都当不了,是因为他出阴招,想算计九儿,借机算计我。”徐朗冷笑道。

    程珏脸色一沉,“这事,我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徐朗拱手,其实找别的御史也行,他在御史台认识的御史,不是只有程珏一人,不过这大小也算份政绩,与其便宜别人,不如给程珏这个熟人。

    连夜程珏看完所有的资料,写好折子,次日,拿着整理好的证据,雄雄赳赳气昂昂的上朝弹劾御林军右副使;徐朗为了报复,连这位右副使年少荒唐,在街头与人打架的小事都翻了出来,还有他欺凌弱女、纵情声色、留连青楼、宠妾灭妻、私德不修、私交宦官、动用御林军等大小不一的罪名。

    证据确凿,这位右副使辩无可辩,他就是想狡辩,也辩不过言辞锋利如刀的程珏;御林军是保护皇上安危的,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,怎么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?

    原本皇上是要贬官调离,但程珏不同意,坚持这种人就不应该做官,燕王附议,于是这位御林军右副使被一撸到底成了白身;这位右副使到也不笨,立刻意识到这是徐朗的反击,他找到徐朗,“是你对不对?这是你做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徐朗眼神平静地看着他,既不承认也不否定。右副使撂下句狠话,“徐朗,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,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跑远的背影,徐朗无声地道:“你已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右副使还想着要东山在起,可是他带着家眷在回乡的路上,翻了船,一家九口人全被淹死,动手的不是徐朗的人,而是燕王的人,这个右副使投靠的是赵后,燕王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随后赵惠之的案子也判了,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