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章灭鼠行动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章灭鼠行动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徐朗出门去剿匪,沈丹遐也没闲着,她忙着嫁婢女,侍琴、抚琴、锦书、墨书都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,再拖下去就是她这个做主子的不厚道了;莫失莫忘,莫离莫弃,她问过她们的意思,四人异口同声地表示,“太太,奴婢暂时还不想嫁人。”

    出嫁当自愿,而且也没找到合适的人匹配她们,沈丹遐当然不会强迫她们,让福婆子帮着打点四个丫鬟的嫁妆;八月、九月,两个月之内,沈丹遐一口将四个大丫鬟全嫁了出去,身边伺候的四个丫头换成了茗香、清香、桂香和暗香。四个丫头是侍琴她们带出来的,侍琴她们管的那一摊子事,全都移交给这四个丫头了。

    十月初六,二皇子娶妻,皇上因为赵后的关系,对后宫女子的品级,十分的小心,但对儿子还是挺大方的,封二皇子做了慎郡王;顺便三皇子也一起封了,是悟郡王;皇家只在继位上对嫡庶不重视,但其他事还是有个嫡庶之别的,这也就是高榳成亲后,是一字亲王,而二皇子三皇子却只能是一字郡王;当年的安平亲王之所以会是二字亲王,那是因为在位的已不是他父亲,而是兄长了。

    慎郡王府也给徐府发了请柬,沈丹遐再怎么不喜欢应酬,这次也得亲自去一趟,没办法,闲散的王爷也是王爷;因为徐朗官职低微,沈丹遐乘坐的马车,被拦在很后面,要等那些高品级的命妇进去了,她才能进去。而来郡王府喝喜酒的,最低官职就是四品官,像袁清音和严素馨,因沈柏密和沈柏寓兄弟的官级不够,连请柬都没收到,更别说来喝喜酒,就是连送礼,郡王府还都不收。

    等沈丹遐进到郡王府时,已是下午申时末了,她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个时辰,看完了一套新买的游记,喝了半壶茶水,吃了一碟茯苓糕点。

    沈丹遐进到了郡王府,却也只站在角落边,慎郡王没有亲自去接亲,是礼部派人去西敬伯府迎娶新娘;酉时正,花轿停在了郡王府外,身穿大红吉服的慎郡王出来踢轿门,接新娘进大门。

    一拜天地,二拜……嗯,空位,皇上和赵后在宫里,没出来,然后夫妻对拜,送入洞房。沈丹遐没跟着进去看撒账什么的,去偏厅,找了个角落坐下;过了一会,其他贵妇陆续落座。沈丹遐身旁坐着的几个四品官的太太,曾在别家宴席上遇见过,相互客气地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这些官太太和市井里的妇人,区别并不大,都会聊家长里短,闲话别人家的八卦,又或者拉媒保纤,这家姑娘和那家小子年纪相当,家世相配,是不是可以凑成一对;在众太太里,沈丹遐年纪比较小,只听不说,正听得乐呵着,就听正厅那边传来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大喜的日子,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厅里面很吵,听着像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众太太七嘴八舌说着,但没人往正厅那边去,过了一会,有婢女过来,请众太太离开,“郡王有事要处理,招呼不周,还请诸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酒席还没吃完,就赶宾客走,这是出大事了!有圆滑的太太,塞了块碎银子给那婢女,“厅里谁出事了?”

    那婢女犹豫了一下,道:“是祥清侯世子夫人出事了,她被玲优长公主推倒,头撞在了桌子上,撞伤了。”

    冤孽!

    玲优长公主因为针对祥清侯世子夫人,已被赵后申饬过数次,没想到她不但没收敛,还更嚣张了,居然开始动手了。

    次日,沈丹遐才知道陆昭不但头撞伤了,她还流产了,嫁进祥清侯府好几年了,陆昭一直没怀上孩子,这次小日子推迟了几日,她正准备找大夫诊断,可还没来得及,孩子就被玲优长公主给害没了。

    陆昭与玲优长公主这下是不死不休了,祥清侯和英国公纷纷上折,要求皇上严惩玲优长公主,祥清侯夫人和英国公夫人也进后宫,找赵后哭诉。

    玲优长公主被降了品级,成了玲优县主,被皇上收回了公主府,食邑被削减一个县,并在府中禁足,闭门思过一年;驸马是不可以纳妾的,但仪宾可以,而且玲优县主嫁给仪宾这么些年,也没生个一男半女,仪宾纳妾纳得有点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事都与沈丹遐无关,听过就也算了,她专心在研究那本佛法精解;佛经,她真是看不懂,手稿的第一页写着《地藏经》开经偈,“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。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挠头,这是啥意思?翻一页,后面是解释,还是一句一句的解释,无上甚深微妙法,世间没有一种学问可以超越佛孝的义理,佛法于细微之处见自性……

    看完解释,沈丹遐还是一头雾水,她真不知道从这手稿如何感悟出那藏宝之地来。沈丹遐往嘴灌了两口茶水,叹气自语道:“老和尚,你一死了之,却留这么个难题给我,我要被你害死了啦!”

    就在沈丹遐头痛时,外面传来馒头和饺子的呼喊声,“娘!”伴着两小家伙的呼喊声,两小家伙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你俩做什么了?怎么弄得这一身脏兮兮的?”沈丹遐嫌弃地蹙眉,“快带他们下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娘,一会再洗,娘,走走走。”两小家伙硬用他们那脏兮兮的小手,将沈丹遐拖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远远的,沈丹遐就瞧见康康和包子撅着个屁股,头挨头的不知道在做什么,正要悄声走过去,馒头和饺子喊道:“三哥,四哥,我们把娘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康康和包子回头,笑嘻嘻地一个喊,“三娘。”一个唤,“娘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应着走了过去,看清两人先前在玩得东西,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声。沈丹遐怕老鼠,不管是活老鼠还是死老鼠,大老鼠还是小老鼠,她都怕,而两小家伙玩得不是别的,他们玩得是一窝刚出生不久,身上还没长毛的小老鼠。

    沈丹遐看着那几只小老鼠,毛骨悚然,甩开抓着她手的馒头和饺子,“来人,把这窝小老鼠全部打死,去药房配四包五毒汤,让这四个家伙去泡澡,必须泡足半个时辰,他们穿的衣服裤子鞋子全部烧掉,不要了。准备热水,我要沐浴。”因为心理作用,沈丹遐感觉全身发痒。

    看着抓狂的沈丹遐,连最调皮的包子都安分了,老老实实的跟着奶娘下去浴房泡澡;康康的奶娘回榴实院去给康康拿干净的衣裳,孙桢娘觉得有点奇怪,“这孩子也太不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和四少爷、五少爷、六少爷,一起玩小老鼠,被三太太看见了,三太太罚他们泡半个时辰的澡,还把三少爷的衣裳鞋袜全都拿去烧掉了。四太太,那套衣裳是三少爷最喜欢的,而且泡半个时辰的澡,时间也太久了,会把皮给泡皱了去,四太太,您还是快去把三少爷接回来吧。”那个奶娘道。

    孙桢娘挥了挥手,打发那个奶娘下去,然后对平氏道:“康康是男孩,已断奶好几年了,不用留奶娘在身边伺候,打发她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平氏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沐浴更衣,往身上又拍了自制的香粉的沈丹遐,仍然觉得浑身不舒服,于是下令院子里的人开展灭鼠大行动,杀一只成年老鼠,奖励一钱银子,杀一只幼鼠,奖励五百钱。

    “太太,就让奴婢去点算吧。”莫离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沈丹遐正发愁,让人去管这事呢。

    彭昕对此的评价是,“钱多烧的。”

    孙桢娘一如既往的与沈丹遐保持共同进退,榴实院同样开始灭鼠行动。

    这本是两个院子的事,可财帛动人心,全徐府的下人都参与了进来,沈丹遐也不是那么吝啬的人,再者也没多少钱,如是一视同仁,只要抓了死老鼠过来的,一律按先前说的付银子和铜钱。可是府外的人,也想要“卖”老鼠,这就过份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让管事的严查此事,敢和外面的人勾结倒卖老鼠的,吃里扒外的人,一经发现,就撵出府去,永不录用。

    有个街头癞子为了那点银子,领着几个小混混,蛮不讲理在府门外嚷嚷,“这几只老鼠是从徐家的鼠洞里钻出来,被我打死的,徐家怎么能不认账?必须付银子给我们,必须付。”

    徐朗不在家,出面解决问题的是徐朔,“来人,把这些全抓起来,送去锦都衙门,告他们讹诈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混混见状,想逃,却逃不掉了,被扭送去了锦都衙门;徐家的灭鼠行动,因此传遍整个锦都城。燕王亦有所耳闻,就跟徐蛜说这事,“你三嫂怎么想起弄这个灭鼠行动?”

    徐蛜笑道:“我问过我三嫂了,是我家那四个小侄儿,抓老鼠玩,吓着我三嫂了,三嫂才会弄这个灭鼠行动,没想到,外面那些混混,居然想用这事来糊弄三嫂,想骗钱,真是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已交待锦都府,让他们从重惩处,不会再有人敢去骗徐太太了。”燕王笑了笑,“婉婉和证儿今天可听话?”

    徐蛜忙叫婢女去喊奶娘,把儿女抱过来,给燕王看。三嫂说过,十个手指有长短,人的心本就长偏了,若是想得到燕王的重视和爱护,就得培养他们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十六日,曹彩衣进了燕王府,位份夫人,这代表曹大将军经过数月的深思熟虑,全面倒向燕王。燕王麾下,又多一员猛将和十五万兵力。赵后看着年幼,还没到娶妻年纪的四皇子,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这一日,燕王进宫面圣,在殿外被内侍给拦住了,陪笑道:“王爷,请留步,万岁爷正和回春道长论道,还容奴才进去通传一声。”月初,心血来潮出门微服私访的皇上,在万寿观外遇到了回春道长,皇上被回春道长一通长生不老的理论给打动,将他带回了宫。

    燕王目光闪了一下,道:“本王在此等候,你快进去通传。”

    内侍立刻进殿,正听道听得入迷的皇上看到他,脸色微沉,得知是燕王求见,皱着眉宣燕王进去。燕王进殿,行礼如仪,“儿臣见父皇,给父皇请安,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,今日你来得正好,回春道长在这儿,你要不要也坐下来听听?”皇上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是在工部查到一些事,想要禀报给父皇知晓。”燕王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不谈庶务。”皇上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儿臣改天再来禀报,儿臣不打扰父皇和道长论道了,儿臣告退。”燕王行礼道。

    皇上颔首示意他退下,燕王离开了勤政殿,走到殿外,看着手中的折子,又回头看殿上的匾,双眼微眯,冷笑一声,“勤政?”衣袖重重一甩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这边皇上听道,听得入迷,那边沈丹遐读经,读得差点吐血,“佛告文殊师利:时鬼王无毒者,当今财首菩萨是。婆罗门女者,即地藏菩萨是。这话啥意思?地藏菩萨是女的?”

    沈丹遐想起《西游记》里,观音文殊普贤变化成骊山老母的女儿,这地藏菩萨是女的,似乎也说得通;只是这地藏菩萨是男是女,对宝藏的地点,没有任何用处。沈丹遐叹了口气,继续往后翻看。

    这时,在玩弹棋的馒头嚷道:“饺子,你又弄错方向了,你是进这个洞,你跑那边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丹遐脑子灵光一闪,论对佛法的了解,她肯定比不过法宗大师,法宗大师都参悟不透的东西,她如何能参悟的透?答案不在佛经里,而是……

    地藏经,地藏经。

    地藏,宝藏。

    藏是个多音字。

    地藏也可以说是地藏,宝藏可不就是埋在地下的。

    虽然章氏手稿还没收全,但这么多本里只有这一本是完整的《地藏经》,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沈丹遐豁然开朗,轻声自问道:“难道宝藏埋在地藏菩萨的道场里?”

    地藏菩萨的道场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沈丹遐可不知道,想了想,决定回娘家找沈柏密询问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