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秘图密钥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秘图密钥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徐朗的伤大致上好了,沈丹遐就把家里的事告诉了他,最先说得是她顺势而为,替他夺取族长的事,把三把钥匙摆在他面前。徐朗皱眉,“怎么多了一把?”

    “这两把是法宗大师交给我的,这一把是由徐家族长保管的密钥;老太爷要入观修道,族老们召开族会……”沈丹遐把事情完完整整告诉了徐朗,“徐家和章家之间的关系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徐朗拿起那枚密钥,“我从来不知道家里还有一把能开启宝藏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应该只有族长和十位族老才知道。”沈丹遐有去套二老夫人的话,可是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密钥这事,即便徐夽已经做了七年的族老,也没向她透露过这事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去拜访族老们,对我这个族长,他们应该会说实话。”徐朗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我推测出章氏宝藏埋在九子山里。”沈丹遐小声道。

    徐朗问道:“你是怎么推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沈丹遐把那本章氏手抄《地藏经》拿了出来,解释给他听,“这只是我的推测,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燕王?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急,等我查清钥匙的事情再说。”徐朗握住密钥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。”沈丹遐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徐朗轻笑道:“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舔了舔嘴唇,道:“彭家老太爷接过胖胖他们几次,彭老太爷问胖胖代替你接任族长时,有没有得到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徐朗皱眉,看着手中的密钥,“你的意思是他在找它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就是不知道他找这把密钥有何用?我怀疑他知道这把密钥与章氏宝藏有关。”沈丹遐这还是客气的说法,其实她怀疑彭氏嫁给徐奎,为得就是这把密钥,但涉及到徐朗的生母,所以才口下留情。

    徐朗沉默了片刻,道:“等我见过族老们,就会去拜访一下外祖父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把手盖在他的手上,“老公,你有我和儿子。”

    徐朗反手握住她的手,“他们,我从未在意过。”不管是对彭氏,还是彭家,感情都不是很深,他不过是念着彭氏生了他罢了,才对彭家多方照顾;而今知道彭氏嫁进徐家,是一场算计,那点比朝露还薄的亲情,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次日,徐朗带着沈丹遐为他备好的礼物,依次去拜访十位族老;当然一天之内,不可以见完十位族老,徐朗只见了大族老、二族老和三族老,但是已经可以了,因为三人的说辞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傍晚,徐朗回来了,沈丹遐没有急着问情况,而是让婢女赶紧把兔肉补虚汤,端上来给徐朗喝;徐朗在她关切地注视下,把汤喝完,接过帕子,拭去嘴边的油渍,道:“三位族老只知这密钥是一代代传下来的,除了这密钥,还有两句话,‘四钥为一体,秘图掌乾坤。图钥重现世,煌煌耀中华。’”

    中华。

    沈丹遐眸中闪过一抹异色,章善聪果然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两句话很直白,直白到不需要分析,就知道其中的意思,开启章氏宝藏不但需要四把钥匙,还需要秘图;沈丹遐手中只有三把钥匙,还要找到另一把钥匙以及秘图才行。

    彭家想要谋取徐家这把密钥,肯定也知道这两句话;沈丹遐沉吟片刻,问道:“老公,你觉得彭家手里是有钥匙,还是有秘图?”

    “也许两者都有。”徐朗抓着沈丹遐的小手,握在掌中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还去彭家吗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,这件事必须搞清楚。”徐朗坚定地道。他是徐家的子孙,彭家谋算徐家的账,必须要算。

    沈丹遐轻叹道:“就怕你会无功而返。”彭老太爷不可能像族老一样,会老实把事情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把这事情弄清楚的。”徐朗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颔首,她当然相信他。

    次日,徐朗并没有去彭家,一大清早,徐家二房的仆人上门送卜文,昨夜二老夫人撒手人寰,魂归地府;还去什么彭家,换上素服去徐家二房吊唁吧。

    就在这天,八百里急报,高丽国集结十万兵士,与曹咸军在白山城对峙,双方各有损伤,张熜急需援军。沈丹遐一听这消息,就急了,一把抓住徐朗,“你伤还没好,你可别跑去主动请缨上战场打战。”

    “九儿。”徐朗轻唤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都好说,唯独这事不行,你要是战死了,你休想让我给你守节,我过了百日热孝,我就带着你五个儿子改嫁,我让他们叫……唔唔唔。”沈丹遐的嘴被徐朗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一吻过后,沈丹遐靠在徐朗怀里,娇喘吁吁地道:“你别以为这样,就能让我妥协,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九儿,大咸山和白山城那是曹家的人地盘,曹家老二操练的新兵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。”徐朗抚着她的背,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这时才回过神来,她是关心则乱,忘记这档子事了,恼羞地顶了下他的胸。

    就如徐朗所言,皇上安排曹老二率领新兵去救援,他出发的第五天,白山城送来了急报,大将张熜临阵逃跑,被高丽军斩杀,首级被高丽人挂在竖起的三米高柱上;白山城守军、曹咸军因此事,而士气大降。

    皇上暴怒,即刻派心腹内侍赶去白山城查明此事是否属实。赵后宣召燕王进宫,看着走进来的燕王,赵后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化成实质,恨不能烧死燕王。

    燕王扫了眼那宫人,躬身行礼道:“儿臣见母后,给母后请安。”

    赵后挥下让宫人退下去了,冷声问道:“张熜弃城逃跑一事,是不是你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母后太看得起儿臣了,儿臣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,是母后的眼光太差,选了个胆小如鼠、整日龟缩在亲卫保护下的张熜去统领曹咸军。”燕王嘲讽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曹咸军还有曹副将在,他会替本宫将曹咸军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的。”赵后将希望寄于曹老大。

    燕王仰头哈哈大笑,笑得赵后脸色阴沉了下去,才道:“母后,你让张熜接管曹咸军,已令曹家人很不满了,你帮曹太太的忙,把曹大将军弄成了废物,可是曹老二是聪明人,他很识时务,而且……忘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了,我府里的曹夫人已有喜了,等她生下孩子,我准备让她做庶妃。”

    赵后眯起了眼,精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母后,你已害死我两个孩子了,我没有跟你计较,但是可一,可二,不可三,再有下一回,你说我是动大妹妹好,还是二妹妹好,还是四皇弟比较合适?”燕王敢说出曹彩衣怀孕的事,就不怕赵后下黑手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赵后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燕王笑,挑眉问道:“你的人背后偷袭徐将军,险些让他丧命,张熜的命就是陪给他的,你说我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竖子可恶!”赵后骂道。

    “张熜犯下这样的大罪,我会奏请父皇,夷他三族。”燕王残酷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可以左右得了你父皇的决定吗?”赵后冷笑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又想被骂成妖后了吗?”燕王讥笑问道。

    赵后抓起榻几上的玉插屏,朝燕王砸去,“滚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燕王向后退了一步,任那玉插屏掉在地上,碎成两半。燕王宽袖一甩,大笑而去。

    在燕王离开启元宫的同时,徐朗也离开了彭老太爷的书房,他已套问出他想要的答案,只是心情非常的不好。回到家中告诉沈丹遐,“彭家有秘图,没有钥匙,彭家祖上传下三句话,‘龙之传人,异世之魂。特绘秘图,藏宝其中。有缘之人,持钥开启。’”

    沈丹遐想了想,道:“所以彭家人并不知道钥匙其实有四把,以为夺得徐家这一把钥匙就能开启宝藏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徐朗颔首道。

    “秘图在彭家,可以想办法偷出来吗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安排人手进去了。”徐朗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把钥匙,不知道在谁手上。”沈丹遐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慢慢找,不急。”徐朗宽慰她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笑,“也急不来。”一点线索都没有,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去找。

    “睡吧,明天还要去二房。”徐朗在她额上亲了一下。明天是二老夫人的头七,依礼要过去祭拜。

    二老夫人的灵堂摆了二十一日,在她出殡的那天,去白山城的内侍回来了,千里奔波,满身风尘;燕王说话算数,他奏请皇上,夷张熜三族;临阵弃城而逃,的确是大罪、重罪,就算赵后想要保,也没办法保。

    皇上准了燕王的奏请,而且不等秋后处斩,直接下令将人押送刑场开斩。张家三族共一千三百二十七人,有白发苍苍的老人,有牙牙学语的孩子。燕王亲临刑场观斩,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群,毫不动容,帝王之怒,伏尸百里,敢帮赵后的人,都得死,他到要看看,经过此事,谁还敢站在赵后那边。张家三族的鲜血,染红了刑台四周的土地,血腥味冲天,闻之欲吐。

    沈丹遐不愿看这么血腥的场面,没去凑热闹观刑,但有几个大胆的小厮去了,回来拿这个吓唬那些小婢女们,三分可怕被他们渲染成十分,吓得小婢女们大呼小叫。可越怕,小婢女们越爱听,听完了,还传给其他人听。

    “刽子手起刀落,一下就将那脑袋给砍了下来,血嘭地冲了出来,有三尺高呢。”

    “落下不是有一大滩。”

    “那脑袋被砍落在地上,滚了两滚,大喊,‘好痛啊!’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都身首异处了,还能喊话?”

    “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刀子砍得太快,那口气憋在嘴里呢,所以才能喊了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呀。”

    徐朗和沈丹遐吃过晚饭,出来散步,听到这些,沈丹遐直皱眉,道:“茗香,让她们不要再说了,听着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茗香去把小婢女们给驱散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子时刚过,沈丹遐右腿猛地一弹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呓语。徐朗素来睡得警醒,而且她就在他怀里,她一动,他就醒了,轻轻拍着沈丹遐,“九儿,九儿,醒醒,醒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丹遐睁开双眼,看着身边的的徐朗,抬手摸了摸额头,摸到一手的冷汗,声音颤抖地道:“我刚才做了个梦。”

    “梦见什么了?”徐朗有点好奇,是什么样的梦把她吓成这样?

    “我梦见你不要我了。”沈丹遐往徐朗怀里挤了挤。

    徐朗搂紧她,道:“梦是反的,我除了你,谁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抿紧唇角,身子仍然在发抖。她刚才梦到的不是徐朗不要她了,而是她死了;在走过一个长长的、昏暗的通道后,被迎面射来的箭,给射死了。

    次日沈丹遐快巳时才起来,昨晚噩梦醒来,她就再也没法子入睡。那个梦太过真实,她一闭上眼睛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地道里,一步一步,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想到利箭入体的那一瞬,沈丹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太太是不是觉得冷?要加件衣裳吗?”帮她梳头的清香问道。

    时近五月了,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大多数人都已脱下春裳换夏衫了,这个时候会冷吗?沈丹遐摇摇头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梦是相反的,她不可以再想着那个梦了,不可以。白天三个儿子加上晴儿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她没再想着那个梦。到了傍晚,徐朗回来了,吃过晚饭,徐朗将儿女们打发走,握着她的手,柔声问道:“九儿,昨晚你究竟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做了这么久的夫妻,他如何看不出沈丹遐昨夜十分的恐惧,如果真如她说的那般,她不会吓成那样,她没有跟他说实话。沈丹遐转眸看着他的眼睛,迟疑了片刻,措词问道:“朗哥哥,要是我死在你前面,你会再娶吗?”

    徐朗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,“九儿,我不喜欢这个假设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了笑,接着道:“朗哥哥,你续娶后,就把五个儿子送回我娘家去吧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越说越荒唐。”徐朗恼了,将沈丹遐按在腿上,撩起她的裙子,一巴掌打在她屁屁上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