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上山之前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上山之前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第二天,沈丹遐告诉庞琳,“在甘露寺没有找到穆少侠,不过打听到穆少侠是穆家村的人,明日三爷他们会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不一起去吗?”庞琳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还没出声,莫失就没好气地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?要不要让文武百官来送你过去?太太为什么要送你,太太又不欠你的。”这一路上,莫失早就看庞琳不顺眼了,今日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,怎么这么大的火气?是不是昨儿晚上偷吃姜糖了?”沈丹遐淡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姜糖前天就吃完了。”莫失的口味奇怪,大家都不爱吃的姜糖,偏她拿着当美食吃。

    庞琳怯怯地看着莫失,道:“我没说让太太送我,我只是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莫失翻了个白眼,轻哼一声,把头偏开,显然是不相信庞琳所言。沈丹遐笑道:“好了,好了,一会我给你银子,你出去称三斤姜糖回来,慢慢吃,别气鼓鼓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太太。”莫失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安抚好自家的婢女,沈丹遐转眸看着庞琳,道:“三爷为了打听穆少侠的下落,特意找了他在这里的朋友帮忙,他们都是男子,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方便同行,所以这次我不会去,不过你放心,我会让莫离陪你去的。”莫离是四莫中武功最好的,沈丹遐让她跟着去,是希望她能帮着常默保护徐朗。

    “谢谢太太。”庞琳垂首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了,你回房收拾去吧。”沈丹遐将庞琳打发走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徐朗在常默的陪同下,带着庞琳和莫离,去城北与燕王、赵诚之等人会合,前往穆家村。沈丹遐因担心徐朗,心中不安,午后小睡起来,就到客栈大厅去等他,“你们三个别杵在后面站着,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莫失、莫忘和莫弃告了罪,在凳子上坐下;莫失扬声道“掌柜的,来一大碗盐水煮长生果、一碟南瓜子和一壶茶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轻笑了一声,四人凑一桌,可以打麻将了。

    主仆四人正悠闲地等候着,一个身穿华服的矮胖男子提着个鸟笼子,带着两个神情猥琐的小厮,晃悠地进来了。掌柜嘴角抽抽地迎了过去,店小二却走到了沈丹遐的桌子前,“太太,您还是回房去等徐爷吧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讶然问道:“我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您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妥,哎呀,太太,您就别多问了,您赶紧回房吧。”店小二着急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是为寻宝而来,不想节外生枝,起身准备带三个婢女回房去,可是她想走,那个矮胖男子却不肯让,“那个小娘子,给爷站住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没有理会,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给他,继续往里走。矮胖男子追上去,拦住她,莫失莫忘莫弃脸色同时一沉。矮胖男子看着沈丹遐,满眼淫邪,“好美的小娘子啊,没想到本大爷闭关读了几天书,这一出门就遇佳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沈丹遐回了他一个字。

    矮胖男子瞪大了他的豆子眼,“好泼辣的小娘子,爷喜欢。小娘子,只要跟了爷,爷保证给你穿金戴银,吃香的喝辣的,找一堆人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沈丹遐仍然是一个字回应他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知不知道爷是什么人?”矮胖男子拽拽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蹙眉,扭头问莫失,“你说,坏人为什么都喜欢问别人,他是什么人呢?”怎么尽遇到这种见色起意的混蛋呢?

    “他们脑子都坏掉了,所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。”莫失一本正经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有理,送他们出门去看大夫吧。”沈丹遐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太太。”话音一落,莫失和莫忘就动手,掌柜和店小二就看着矮胖男人和他的两个手下,被她们打昏,然后丢出店外去了。

    沈丹遐坐回原来的位置,继续等徐朗。

    掌柜上前,“太太,您还是回房避一避吧,刚才那人他是城里大富商蒋英的长子蒋大立。”

    “我避了,你怎么办?”沈丹遐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,不管怎么样,你是店里的客人,无论如何,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。”掌柜一脸坚毅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笑,“掌柜的,你是个好人,别害怕,常言道‘穷不富斗,富不与官争’,他是富商,我是官眷。”对于恶商,她不介意“仗势欺人”。

    掌柜的凝重的脸色,并没因沈丹遐这话而缓解,道:“太太,蒋英身后也有官家人,还是京城的一位伯爷。”

    “哪位伯爷?”沈丹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仁义伯。”掌柜道。

    “仁义伯?”沈丹遐神色有几分古怪。

    莫失大笑道:“仁义伯是我们太太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掌柜吃惊地问道:“太太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乱认亲戚的习惯。”沈丹遐淡然笑道。

    掌柜这下彻底放心了,蒋家要倒大霉了,什么人不好得罪,得罪靠山的外甥女。

    被丢在客栈外的蒋大立和他的两个小厮,一直没醒,被路人围观,指指点点,却无一人去蒋家报信,也没人扶他们起来,只因蒋大立的名声太坏,没人愿意帮他。

    虽然已入秋,但秋老虎热剥皮,那怕前两日下了一场大雨,青石地面仍然烫人,等蒋大立被太阳给烤醒时,他贴在地面的右边脸通红,已被烫起了一串水泡。不过他没敢再冲进客栈里去找沈丹遐的麻烦,而是飞快地回去找他爹告状去了。

    蒋英还没来,徐朗先回来了,身边只有常默,不见莫离和庞琳,见沈丹遐坐在客栈大厅里等他,微微一笑,上前牵起她的手,要将她带回房里去。沈丹遐回首对掌柜道:“蒋家的来人了,你让小二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蒋家的人?”徐朗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在大厅里等你,有个矮胖子跑来调戏我,我让莫失她们把他打昏丢了出去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徐朗眸色微凛,“常默去把这事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常默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夫妻俩回到房间,沈丹遐就着急地问道:“事情怎么样,还顺利吗?莫离呢?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还算顺利,赵世子与穆氏族长相谈甚欢,留在了穆家村。莫离现在是庞琳的丫鬟,陪庞琳住在穆维的家中,等穆维回来。”徐朗简单地道。

    “穆维还在甘露寺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他父母说,他在家里权住了一夜,就上山去了,至今没有回来。”徐朗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穆维匆匆从外面赶回来,一去寺中就再也没回家,甘露寺该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吧?”沈丹遐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有什么大变故,都已过去几个月了,按理说,这个变故也应该解决了,穆维却至今不归,他极有可以已不在人世了。”徐朗分析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想起那个有着一面之缘的热血少年,眸色微黯,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燕王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上甘露寺?”

    徐朗答道道:“燕王给赵世子一天的时间,让他套穆族长的话,不管是否有结果,后天直接上甘露寺去找甘露寺的主持,相信他应该知道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们有一天空闲,做什么好?”沈丹遐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从太太的安排。”徐朗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想了一下,“我们就在城里随便逛逛,到时间就去吃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朗无异议。

    天亮时,下了场小雨,把地而润湿了,给这炎热的初秋带来了一丝凉意;吃过早饭,徐朗就陪着沈丹遐出门了,没有带随从,为明天抛下他们去九子山做准备。

    沈丹遐给出的理由就是,“我们要过二人世界,你们不许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们不会回来吃饭,你们自便。”徐朗补充道。

    主子要任性,随从还能怎么办?只得听从,不能违抗。

    夫妻俩漫无目的地在城里闲逛,沈丹遐不想惹麻烦,戴上了帷帽,掩藏住她的容貌,徐朗虽长得俊美不凡,但他是男人,想来这城里不会有那么大胆的见色起意、强抢男人的女子。

    逛了一整天,等夜幕降临,夫妻俩在一家小店吃了晚饭后,才散步去那间面馆,卖面的男子没卖面,坐在店里看书,见夫妻俩来了,“两位客人,请到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徐朗和沈丹遐走进里间,燕王到了,陪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年轻男子,赵诚之还没有来。年轻男子站了起来,冲着徐朗和沈丹遐拱手为礼,“徐大人,徐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段先生。”徐朗拱手还礼。他曾在燕王府见过这男子,知他是燕王招揽来的重要幕僚。

    沈丹遐福身行礼,道:“段先生。”抬眸看向燕王,用眼神询问他,为何多了个外人?

    燕王解释道:“段先生擅长机关术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垂下眼睛,随徐朗落座。

    等了约一刻钟,赵诚之来了,面带喜色。燕王笑了,道:“看来表哥是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皱眉,捂住了鼻子,她闻到赵诚之身上一股浓郁的酒味。赵诚之面带歉意地道:“刚和穆族长喝完酒,见时间不早,不误了大事,就没有沐浴更衣,唐突之处,还请沈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谅解,你说你从穆族长那儿套出什么话来吧。”沈丹遐放开了捂住鼻子的手。

    赵诚之笑笑,道:“穆家如沈姑娘所猜测的那样,是章大学子留下来的守宝人,三十多年前,彭家人找到了穆家,合谋想要开启宝藏平分,他们秘密寻访过其他三族人,花了六七年的时间,他们找到了保管密钥的苏家和徐家,商量后,由穆家对付的是苏家,由彭家对付的是徐家。”

    “苏家的谋反,不会是穆家设计的吧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穆家人设计的,最后苏家的成年男子全部被斩杀,妇人和幼儿沦为奴仆;彭家的手段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赵诚之看了眼徐朗道。

    徐朗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赵诚之接着道:“穆家得到了苏家的那把密钥后,就催彭家人快点把徐家的密钥弄到手,可是徐家的密钥还没弄到手,自己手中的两把密钥却不翼而飞。开启宝藏的事,不得不暂时搁浅。现在看来,应是法宗大师洞悉了穆家人的叵测居心后,将密钥盗走的。甘露寺就是章家修起来的,穆家人也曾怀疑甘露寺就是进宝藏的入口,可穆家人守了近百年,却仍然没能找到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找不到,我们未必找不到,明天就上甘露寺。”燕王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用什么身份进寺暂住呢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燕王笑道:“我们是进香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身份的进香客?为什么要来甘露寺进香?毕竟比甘露寺有名的大寺庙多不胜数,就是九子山上,经化寺、莲台寺就比甘露寺有名,我们舍大寺不去,舍名寺不去,跑一个小小的甘露寺进香,那些和尚会怀疑的,到时候阻挠我们寻宝,可就麻烦了。”沈丹遐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徐太太所言有理。”段先生赞同地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九妹妹,你有什么意见,就直说了。”燕王笑道。

    “家中有长辈犯重病,做了梦,梦里出现了一个老和尚,老和尚说可以帮他治病,但要他为地藏菩萨塑金身,开法会,他答应了,然后他醒过来后,病就好了,在梦中他隐约看到寺名是甘露二字,所以我们这些做晚辈为了完成他的心愿,就来了甘露寺。”沈丹遐编故事道。

    四个男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,燕王皱眉问道:“这会不会太儿戏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能想到的法子,你们要是觉得不好,你们就想个好法子吧。”沈丹遐提壶,为自己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四人垂首想了想,发现沈丹遐这个法子,看似儿戏,但还是挺管用的,佛法不就是玄之又玄的,老和尚在梦里给人治病,说得通,如是四人决定采纳沈丹遐这个故事,商量了一下,完善细节。最终决定沈丹遐的身份是徐朗的丫鬟,赵诚之和段先生充当燕王的随从,徐朗和燕王是堂兄弟,姓音。

    约好明日出城上山的时间,四人离开面馆,各自回各自住的地方。看到徐朗和沈丹遐安然无恙回来,常默几人都长舒了口气,都快宵禁了,两个主子还不见踪影,可把他们担心坏了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