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各种礼物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各种礼物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三二三二三二三二,依照这个规律,就能通过石柱阵,看起来简单,说起来也简单,但这仅限于四个男人,对沈丹遐却是一个难题;第一排石柱和第二排石柱中间的距离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。穿着长裙的沈丹遐要迈过去,有点困难,而且她这时才发现她恐高。踩上第一排石柱后,吓得又退回原处。

    “我怕,我不敢过去。”沈丹遐声带哭腔地道。

    “别怕,你站着别动,我过去抱你过来。”徐朗又走了回去,打横抱起沈丹遐。

    沈丹遐手搂着他的脖子,头埋在他的肩上,闭上了眼睛。徐朗抱着她稳稳地走了过去,“好了,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通过了石柱阵,他们到达了第四个石室,这个石室比前面几个石室大了很多,在一边放着十个箱子,另一边的石壁上,刻着章善聪那个话唠鬼的留言,“后世小友,那十个箱子,就是这一关送给你的小礼物,希望你会喜欢;我相信没有人会不喜欢,下一关的提示,你要自己找哟,一定要细心找,只有细心,才能找出不同来,小友加油。”

    “加油你一个头。”沈丹遐撇撇嘴,“故弄玄虚的家伙。”转身去打开了一个箱子,金光灿灿,里面是一箱子金叶子。

    十个箱子里全装的是金吐子,这礼物的确没有人会不喜欢。不过这礼物要暂时留在这里,等他们全部通关之后,再由燕王安排人来取走。燕王发觉了沈丹遐财迷性子,主动声明道:“这十箱金砂是九妹妹的,等取出来后,我会命人送到徐府让九妹妹查收的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,“还有那一箱银瓜子和金瓜子。”

    “会一起送过去。”燕王笑道。沈丹遐虽爱财,但很有分寸,认真讲起来,这整个宝藏,都是属于沈丹遐的,可沈丹遐一点都没有据为己有的想法,反而由他来分配,这让燕王十分满意,也愿意多给沈丹遐一些财物上的赏赐。

    “谢谢榳哥哥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燕王笑道:“九妹妹不必客气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找线索吧。”沈丹遐率先开始在石室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室虽大,但里面没放多少东西,可找了小半个时辰,都没找到,沈丹遐有几分气馁,这时段先生踩上了木箱,盯着上面的油灯端详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,那盏油灯有什么问题?”燕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属下看过了,发现这盏油灯跟另外两盏有点不同,属下要扭动它一下,看是否有什么玄机,麻烦王爷,赵世子,徐大人,保护好徐太太。”段先生已看出沈丹遐寻宝的关键,如果她出事,那么下面几关只怕是过不去了,他们只能原路返回了,而所得之物,也就只有这十箱金叶子。

    燕王三人站在了沈丹遐身旁,警惕地看着周围,防止从什么地方射出来的暗箭什么的。

    段先生扭动了油灯,听到轻微的咔嚓声,油灯的下方出现的一个小洞,洞里有一个小铜盒。段先生将铜盒取出来,从木箱上跳下来,石室里仍无异动,段先生多虑了。段先生轻吁了口气,将铜盒送到沈丹遐面前,“徐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段先生了。”沈丹遐接过铜盒,将它放在石桌上,打一盖子,里面是一片铜牌,上面竖着刻了一句诗,“婴儿始,习之能自行。”很明显,婴儿始后面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在秘图上,对于下个过道上写的是“依诗而行”。很显然,是让人依照缺的这两字而行。沈丹遐虽是文科生,但这首诗,她还真没读过;应试教育,熟读的只是课本上那些古诗词,她即便爱看一些诗词类的书籍,可记住的也是那些经典名句,这句诗,她似乎是看过,可真不记得。

    推开石门,看到那过道时,沈丹遐脸色大变,向后猛地退了一步,撞进了徐朗怀里。徐朗抱着她,骇然发现她全身在发抖,“九儿,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燕王三人看向沈丹遐,发现她神情恐慌,眸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,似乎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;可这个过道,并无什么特别之处,为什么她会害怕?徐朗将沈丹遐抱回石室,“九儿,九儿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转眸看着徐朗,见他一脸担忧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,道: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累。”她没办法告诉他,她在梦里,就是在这个过道里,被迎面射来的箭,给射死的。

    “九妹妹累了,那我们就先歇会,等会再走。”燕王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徐朗拿过随身带的水袋,拧开塞子,喂了几口水给沈丹遐喝。虽然徐朗并不认为沈丹遐是累了才这样,但歇一会也好。沈丹遐喝了水,定了下神,拿出那张铜牌和秘图。

    四人不明白沈丹遐为何又把铜牌和秘图拿出来,但没有多问,只是安静地看着她,等她想清楚如何破解机关,让他们通过那个过道。

    婴儿,婴儿最开始会做什么?

    沈丹遐努力回想几个儿子小时候,想起大家常说的,婴儿一睡二抬三翻四撑五抓六坐七滚八爬九长牙十站十一扶,周岁时就能走了。

    梦里,她是走过去的,箭射进了她的胸口,那如果她是爬过去的,那箭是不是就射不到她了呢?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。

    更何况即便她说她做了个恶梦,梦到在这过道她被箭射死,恐怕也只有徐朗会有所顾忌,不让她去冒险,但另外三人肯定不信;谁会将一个梦当真呢?

    “我休息好了,我们过去吧。”沈丹遐把铜牌和秘图收起来道。

    再次站在过道前,沈丹遐的脸色仍然很差,没人不惧怕死亡。段先生问道:“徐太太,你是不是看出这过道的机关很厉害了?”

    沈丹遐笑了笑,道:“这过道的机关是不简单,无法破解,要过去,只能想法子不去碰触。”

    “沈姑娘请说,我们照做。”赵诚之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爬过去。”沈丹遐见燕王和赵诚微变了脸色,笑了笑,“婴儿始匍匐,习之能自行。这就是诗给我的提示,我们只能爬过去。”

    四人中,徐朗是最为信任沈丹遐的,其次是燕王,徐朗第一个爬,沈丹遐随行,燕王跟上;赵诚之看了眼段先生,也跟着爬了过去。段先生犹豫了一下,实在觉得爬过去有辱斯文,而且姿势也有点难看。他决定走过去,就在他的脚要踏进过道时,沈丹遐正好已爬到对面,由徐朗扶了起来,沈丹遐见状,惊呼道:“不可以,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段先生却没听她的话,一脚踩了进去。沈丹遐大喊道:“趴下。”然后用力地将徐朗往下拽,夫妻俩又再一次,四肢着地。燕王和赵诚之还在地上趴着,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不知从何处射来三箭,从徐朗等人的头顶掠过,直奔段先生而去,来势汹汹,段先生脸色大变,向前扑倒,显然是送上门让箭射,生死关头,他反应倒也快,直挺挺地向后倒去,箭从他的鼻尖上掠过,钉在了他身后的石门上,他险险地避过了那三枝夺命箭。

    燕王看到这一幕,脸色阴沉了下去,继续往前爬。很快他和赵诚之都安全通过了过道,抵达了对面,徐朗和沈丹遐相继站了起来。燕王看着还像死尸一样躺在地上的段先生,沉声道:“段羽,你要是还没死,就赶紧爬过来。”

    燕王改了对他的称呼,显然对他刚才不听沈丹遐的话,引动机关而不满;段羽猛地倒下去,摔得有点狠,头撞在地上,差点撞晕过去,听到燕王的话,强忍着不适,道:“属下没死,这就过来。”他也不敢再试了,第一个过道就射了几轮箭,谁知道这个过道是不是还会再射?他还是老实点爬过去吧。

    等他爬过去后,沈丹遐严肃地道:“段先生,生命宝贵,请你不要拿自己和同行人的生命开玩笑。”她一路小心翼翼的,就是不想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燕王亦生气地问道:“段羽,你为何不听九妹妹的话?”燕王这时有点后悔带段羽过来了,没帮上忙,还添乱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段羽垂首道。

    “段羽,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陷阱,若是没有九妹妹,我们不可能这么顺利,接下去,本王希望你听从九妹妹的,不要再自作主张,本王不想带你的尸首出去,知道吗?”燕王也不想让段羽离心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道了。”段羽也挺后怕的。

    第五个石室,里面摆着九个箱子,没有丝毫意外章善聪又在石壁上刻有留言,“后世小友,这六个箱子里的东西仍然是送给你的礼物,前面四关都比较好破解,接下去,可就要玩真格的了,你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破关,千万不要疏忽大意。我一点都不希望你殒落在这地宫之中,好了,下一关的提示,就在箱子里,六个箱子里都有哟,你一定要仔细找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走了过去,但没有着急打开箱子,因为在箱子的上面带着号牌,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六号七号八号九号,装礼物的箱子没有必要标明排序,这排序必然是有用意的。秘图上写的是九曲十八弯,从字面上理解,就知下一个过道比较难通过。

    “三爷,我拿出提示来,你做好标记,记住是从那一个箱子里拿出来的。”沈丹遐打开第一个箱子道。

    徐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第一个箱子里装的是一束做工精致的金花,四朵庞大的花朵中间有一只玲珑小鸟,它双足踩在花朵上,双翅展开,头伏在胸部,尖喙埋在羽毛中,似是在花瓣中掩蔽。在这四朵大花的周围 ,还有八朵稍小的花,下面用细小金珠连缀成花叶。花朵之间,用细小金珠盘绕成圆形,中镶翠玉。

    沈丹遐小心翼翼地将这束金花捧了出来,箱子就空了,没有铜牌什么的,提示就藏在这束金花里。沈丹遐蹙眉,这个章善聪不会是想让她把这束金花给折了吧?

    这么美的工艺品,沈丹遐舍不得折,仔细看了又看,终于让她发现在小鸟的足下端有一扁长的小孔,小孔里有东西。沈丹遐拨下头上的金簪,用金簪将那东西给勾了出来,那是一块很细圆形的铜棍,在棍上刻着“left”。

    四个男人不认识,沈丹遐认识,这是左的英文单词。左,是向左走的意思吗?沈丹遐没有急着下结论,将铜根交给徐朗,让他做标记。接着沈丹遐打开了第二个箱子,里面装得是青玉灵芝洗;铜牌就藏在紫檀木托里,上面刻着“right”。

    沈丹遐把铜牌交给徐朗,打开了第三个箱子,里面装的是金八宝凤首印。燕王感叹道:“西鲁灭国时,镇国之宝金八宝凤首印不见了,没想到会落到章善聪手中,被他藏在了这个地宫里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在凤嘴里找到了铜棍,上面刻着“left”。接着在余下的六个箱子里,分别找到了四个left和两个right。按序排放,就是左右左左右左右右左。沈丹遐基本已知道怎么走那个九曲十八弯了,起身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推开石门,果然是一个长长的过道,不知道是不是被前一个过道给吓着了,段羽问道:“徐太太,这过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?”

    “走对了,应该就没有危险,走错了,肯定十死无生。”沈丹遐淡然道。

    段羽瞳孔猛缩,这么危险?

    沈丹遐牵起徐朗的手,夫妻俩领路,往前走,大约走了五米远,就到了岔路口,一左一右,沈丹遐依照提示,往左。后面三人什么都没问,就跟着左拐。约走了三米,就到了第二个岔路口,沈丹遐选择右边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第三个岔路往左,第四个仍然往左,第五个往右,第六个往左,第七个往右,第八个往右,第九个左,接下去就是直行,到达了第六个石室。

    这个石室里放着五个箱子,章善聪这次的留言简洁明了,“后世小友,箱子里是送给你的礼物,下一关的提示是华容道。”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