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选美大会(下)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选美大会(下)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“鲁夫人,各人的审美不同,你不能要求别人跟你一样。你若是要搞一言堂,就去找教坊的方大人,让他别请我们来,就你一人好了,这评花会,你爱怎么评就怎么评。”陶洁厌恶地道。一场游戏而已,偏有人来扰兴。

    “程太太,我在和徐太太说话,你这么插嘴,你不觉得很失礼吗?”施氏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失礼,你想仗势欺人,还不让人说公道话呀?不就是一个二品夫人,摆什么臭架子?”陶洁素来护短,何况这事沈丹遐又没错,凭什么要受人责难?

    施氏的脸色阴沉了下去,冷声道:“不过是个四品恭人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。不过是个二品夫人,就想在这余城只手遮天,连朝中册封的四品恭人都瞧不上,真是了不得。”沈丹遐嘲讽地冷笑道。原本不想与施氏太过计较,但这人太不识趣了。

    “是挺了不得的,五十多岁了,才做上二品夫人,自然是要摆摆威风的。”陶洁讥笑道。若不是徐朗年纪太轻,不好让他直接做都指挥使,这二品官那轮得到鲁元来做。

    眼见施氏气得额头上青筋都突起来了,老好人柳太太赶紧出来打圆场,“老爷们同在余城做官,抬头不见低头见,别为了点小事起争执,这评花会不过是拿那些妓女们取乐的,别当回事了,来来来,喝杯茶水,吃点葡萄,消消火气。”

    陶洁和沈丹遐对视了一眼,一个端杯喝茶,一个拿起了葡萄,显然是看柳太太的面子,把这事揭过去了。施氏却冷哼了一声,把头偏开。柳太太脸上的笑容微敛,老好人也是有脾气的。施氏是二品夫人,可柳太太也是三品淑人,而且柳大人要比鲁元年轻十几岁,鲁元只怕止步于这正二品,可柳大人应该还有晋升的可能。

    柳太太也不想理会施氏了,笑问道:“葡萄酸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太酸,柳太太可以尝尝。”沈丹遐摘下一颗递给柳太太。

    柳太太接过葡萄,剥去皮子,放进嘴里,“挺甜的,你们大家都来尝尝,别光喝茶。”

    除了施氏,其他几位也伸手摘葡萄吃,说笑着,气氛和缓了下来,唯有施氏仍冷着张脸坐在那儿。大家也不理会她,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谁乐意拿热脸去贴她那张冷屁股,不就是个二品夫人,又不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老鸨进屋来请各位太太出去,评花会继续。上场的是第二十一号东院宝翠楼的红翡姑娘;左侧那些才子名士们骚动起来,“红翡姑娘,红翡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丑态百出。”施氏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这个红翡容貌比前二十位都要美,巴掌大的瓜子脸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薄唇微微上翘,唯一有缺陷的,就是她的肤色不甚白皙。一头长发披散下来,如同一匹上好的绸缎。

    看着那及地的长发,沈丹遐突然想起一句词来,“待我长发齐腰,少年娶我可好?”抿唇一笑,陶洁用手肘轻推了她一下,问道:“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,就是觉得这姑娘长得挺不错的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狐媚子。”施氏打出了三分。

    老鸨皱眉,这都指挥使夫人是来捣乱的吧?

    柳太太斜了施氏一眼,给了张直通卡。老鸨眼中一亮,心中大喜,红翡至少是前五十名了。沈丹遐唇角上扬,这位鲁夫人还真得很拉仇恨啊。

    有了柳太太这张直通卡,其他太太们就不用打分了,甚至那些才子名士们也不用送花了,但有人或许是为了讨美人欢心吧,送了一百朵。

    红翡行万福向几位太太道谢,拿着直通卡,满面容光下台去了后院。她本以为她的分数就算比那二十人高,也高不到那儿去,没想到会获得一张直通卡,她并不知道这是柳太太和施氏斗气的结果,她捡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施氏目光不善地盯了柳太太一眼,柳太太视而不见,柳大人在余城已有八年,依照大丰律例,一个官员在一个地方,最多连任三届,现在柳大人已在谋求进京任职,也就是说,柳大人不会在鲁元手下干多久了,她也懒得讨好施氏,主要是这施氏不好讨好。

    接着二十二号到五十号的姑娘陆续上台,施氏全部给她们三分,老鸨脸上的媚笑几乎都要保持不下去了,这个鲁夫人想要毁掉这个评花会吗?其他九位太太,给的分数都很正常。厌恶这些妓女,可以不来,既然来了,那就要公平的给予评分。

    到了正午时分,老鸨过来请十位太太进屋里用餐,并告知,有收拾房间,供太太们小憩;妓院是销金窟,为了让客人留恋忘返,里面有最好的厨子,最好的酒菜;那怕不重口食之欲的施氏,也多吃了半碗饭。

    用过午饭,妓院的婢女引领各位太太去房间歇息,妓院的房间就是收拾的很整洁,也透着一股浓郁的胭脂香,沈丹遐进屋就让莫失打开窗子通气,莫忘往熏炉里丢了三片薄荷香片。

    沈丹遐舒服地倒在软榻上,道:“难怪那些男人喜欢到这里来,吃得好喝得好,还有美人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可从没来过。”莫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敢来,我阉了他。”沈丹遐半眯着眼道。

    小憩半个时辰,妓院的婢女们送来热水,供太太们梳洗,收拾妥当后,沈丹遐从房间里出来,随婢女去前面的大厅,开始下午的评选。

    美女看多了,是有审美疲劳的,尤其这些美女大多都是妖媚入骨那种,直到六十七号西院常乐坊的琇琇姑娘出来,让沈丹遐眼前一亮,她十五六岁,穿着一袭白衣,腰系粉红腰带,肤如凝脂、瑶口琼鼻。柳叶细眉,一双翦水秋瞳,不染风尘,看着不像是妓院里的姑娘,像是那个大家闺秀,她福身行礼,身段娇柔似弱柳扶风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可惜了。”陶洁轻叹道。评花会结束后,这些清倌儿就要接客了,获得前十名的姑娘,她们有权挑选为她们**之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吸引人的手段。”沈丹遐可不信妓院里真能养出淡雅脱俗的女子来,这就跟现代那些角色扮演似的,清纯也好,妖媚也罢,不过是为了哄那些臭男人上钩的方法。

    施氏仍给了她三分,这下不光是左侧的才子名士们一片哗然,就是看热闹的都议论纷纷,“那老女人是不是瞎子?”“那老女人是不是只会写三字?”“那老女人脑子有病吧?”“琇琇姑娘这么美,她只给三分,她到底会不会评选啊?”

    三位佥事太太都打出了九分,沈丹遐给了个八分,她不喜欢明明就是出来卖的妖艳货,还要故意装清纯的人。陶洁看了她一眼,放下了手中的直通卡,在分牌上写了个八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不用和我一样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我们表姐妹唱反调,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嘛。”陶洁斜她一眼道。

    冯太太四人也保持和沈丹遐一样的分数,不过这位琇琇姑娘很讨那些才子名士们的喜欢,足有三十个人给她送花,送的数量还不少,达到了一千五百朵之多。她可以说,稳进前五十名了。

    第七十二号是廊内倚娇院的娉婷姑娘,她亦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,穿着紫色纱衣,身姿婀娜,风情万种,媚态天成。

    “贱人。”施氏骂道,一如既往的给了三分。老鸨都已麻木了,这鲁夫人脑子看来真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三位佥事太太给了八分,沈丹遐给了九分,陶洁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但没说什么,也给了九分,冯太太四人也跟着给了九分。喜欢娉婷姑娘的人也不少,她得到了一千四百朵花。

    到了酉时正,一百位姑娘全部已登台亮过相了,教坊的人正在核算她们的分数,很快就出了结果,拿到直通牌的红翡,将免于明天的比试。琇琇姑娘排在第十六,娉婷姑娘排在第十七。

    明天是第二轮的比试,回去的路上,陶洁问沈丹遐,“你觉得明天那位鲁夫人还会不会来?”

    “她会来的,她会来搞破坏,虽然没什么用。”沈丹遐笑道。

    陶洁掩嘴一笑,道:“她对那些妓女,还真是深恶痛绝呀。”

    “鲁大人年轻的时候,应该很风流,她受到过伤害,所以才会这样。”沈丹遐揣测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们的运气好,找到愿意守着我们过一辈子的男人。”陶洁笑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点头,她也觉得她运气不错,能嫁给徐朗这个能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的男人。

    次日,如沈丹遐所言,施氏按时出现在了东院;今天来这东院大厅的人更多,因为今天比的是玉指素臂和细腰雪肤,也就意识着姑娘们要露出手臂和纤腰来。

    十位太太上台坐下,近距离观察这些姑娘,姑娘们穿着很清凉,露白嫩的手臂和纤腰,身上披着薄如蝉丝的丝巾,半遮半挡,透着无限风情,看得两侧的男人们,欲望勃发;施氏冷声骂道:“伤风败俗。”直接给了个一分。

    老鸨在边上翻白眼,对这鲁夫人,她已然无语,方大人只怕也在后悔请了这个脑筋有问题的人来吧。沈丹遐抚额,这个施氏有自虐的倾向。

    妓院为了日后卖大价钱,娇养这些姑娘,几乎就跟大家族里养贵女一样的养法,十指不沾阳春水,身边奴婢成群,唯一的区别就是,大家族教的是当家理事之能,妓院教的是如何勾引男人。

    姑娘们从评委面前走过,搔首弄姿,妩媚浅笑,魅惑迷人,今天要五十个人里挑出二十个人来参加第三轮比试;除了施氏坚持给每一个姑娘打一分,其他太太都依照各自的眼光,各自打分。

    申时正,分数核算出来,琇琇排名升到了第六,娉婷排名第四,排名第一的是东院四季馆的梨白姑娘;这位梨白姑娘手指纤细柔软,手臂白皙圆润充满弹性;腰肢纤细,走起路来如拂风的扬柳,肤色雪白,与她的名字十分相符,第一名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第三天是表演才艺,琇琇是抚琴,与她配合表演的是上一届评花榜的魁首西院常乐坊的采宁。曲是《雀儿鸣》,舞是绸带舞。两人配合得恰到好处,可见她们曾演练过。采宁不愧是上届的魁首,跳起舞来脚步轻盈,腰肢柔软,绸带挥洒有力。

    施氏难得的给了六分,柳太太却唱反调,给了三分,好嘛,今年这评花会成了这两人斗气的舞台了。另外两位佥事太太没有跟着柳太太,而是给了九分。沈丹遐对这琇琇印象不好,给了八分。余下的人都跟着给了八分。

    采宁的入幕之宾,以及拜倒在琇琇石榴裙下的那些才子名士,疯狂地为她送花,不知从哪儿来的一个败家子,一口气,送了琇琇一万朵花。看得在座的太太直摇头,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。

    下一位姑娘亦是跳舞,她跳的是《剑器》,身穿戎装,一头秀发用金箍紧紧地束在头顶,《剑器》属健舞,矫健刚劲,并不适合这些养在院子里的娇弱姑娘跳,她跳不出那种一舞剑器动四方,燿如羿射九曰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。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的意镜来。

    这姑娘的分不高,施氏给了三分,其他太太给了七分,她下去后,上来的是娉婷,她怀里抱着把阮咸,她要自弹自唱,“溪水连天秋雁飞,藕花风细鲤鱼肥。阿婆一笑知何事,怀橘朗君衣锦归。天上月,几秋期。娟娟凉影画堂西,堂前拜月人长健,两鬓青如年少时。”

    唱罢评分,施氏坚持给三分,沈丹遐给了九分,其他人跟着给了九分。施氏眯起了眼睛,这三天,她发现这些人都唯沈丹遐马首是瞻,明明她才是余城品级最高的妇人。

    二十位姑娘全部上场表演之后,老鸨上来道:“请诸位稍等,一会分数出来后,奴家会给老少爷们三炷香的时间,为你们喜欢的姑娘送花的,送花最多的十位公子,明天晚上可以参加宴会。”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