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不解风情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不解风情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一刻钟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分数核算了出来,排名第一的是琇琇,第二的是梨白,第三是娉婷,第四是花玉,第五……

    送花最多的公子正是送给琇琇一万朵花的那个败家子,第二名的余城富商陆家的二公子,他是梨白的爱慕者;第三名是余城有名的梁才子,他是娉婷的入幕之宾,娉婷在台上所唱的曲子,就是他写的词;第四是面色枯黄的书生,他其实是代替冯家五少爷来的,冯太太坐在上面当评委,他不敢露面,只能请人来支持花玉。

    老鸨宣布完名次,道:“老少爷们,还有三炷香的时间,来改变这榜单上的名次,老少爷们,请不要让姑娘们失望啊,一年一次,最难得的机会,错失了,就要再等一年,一朵花也不过才一两银子而已,老少爷们,不要吝啬,让姑娘们看看你们的表现吧!只要得到前十,你们就有资格一亲芳泽……”

    老鸨说了一大堆蛊惑人心的话,听得那些男人们热血沸腾,一个两个的视金钱如粪土,买花送花,气氛热烈;施氏脸色难看地骂道:“恬不知耻,卑劣下流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等人无语地看着她,她这是要让来妓院的男人做正人君子吗?

    三炷香时间过去,统计过后,姑娘们在榜单上的位置变化不大,仅第七名和第八名互相换了位置;送花榜上的位置,变化的比较多,那个一口气送了一万朵花的败家子,仍高居榜首,先前的第二名,落到第五名去了,第三名掉到第九名。

    获得送花榜前十的,有资格参加明天的宴会,评花榜前十的姑娘若是不挑他们,他们可以任意挑十一至一百名中的一位姑娘,共渡良宵,排在前面的可以先挑。妓院里讲钱,不讲情,除了那些蠢傻蠢傻的男人,一般都不会死守着那一个姑娘,会另外挑选一个;毕竟那九十位姑娘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并不比前十位差。

    评花会经过三日三轮的比试,宣告结束,明日的宴会,太太们就不会参加了,教坊邀请的是各位大人以及乡绅,徐朗和程玿也在受邀之例。

    徐朗对这个宴会,并无多大兴趣,但鲁元亲自相邀,他不好驳直属上司的面子。依照惯例,宴会会设在夺得魁首的这家妓院举办,这是西院常乐坊连续两届举办,西院的老鸨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常乐坊开门迎客,院门两侧悬挂着四盏八角琉璃红罩灯,沿街的两侧已停靠了十几辆精致豪华的马车,可见已有不少贵客进到里面去了。院门口站着四个身穿灰衣的壮汉,绸箭袖袍、束腰扎背,他们不是龟奴,是常乐坊的护卫。

    徐朗翻身下马,和常缄兄弟走了过去,四人认得徐朗,只是恭敬地弯腰行礼,没有问话,亦没有拦阻,进到里面,一个衣着清凉,身形丰满的女子迎了上来,“徐大人,奴家是这常乐坊的老板娘翠娘,欢迎您大驾光临。”

    “鲁大人他们可来了?”徐朗目光仍旧清亮,不受翠娘的诱惑,对她半露的酥胸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鲁大人、柳大人、吴大人、方大人、王大人还有冯老板、张老板他们都来了,奴家陪徐大人过去。”翠娘说着就想去挽徐朗的胳膊。

    徐朗闪开,冷淡地道:“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翠娘一怔,小声嘀咕了句,“不解风情。”扭着腰肢,领着徐朗往设宴的院子去。

    宴会采取分席制,鲁元几个正在坐位置喝茶寒暄,徐朗进来时,除了鲁元,其他几位都起身与徐朗打招呼。徐朗对鲁元拱了拱手,“鲁大人。”

    鲁元含笑颔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程玿他们也到了,人来齐了,宴会开始,率先出场的是常乐坊的十大舞妓,领舞的人是采宁,乐声起,一袭红衣的以右足为轴,挥出长袖,娇躯旋转,长袖摆动,如蝴蝶翩飞。

    鲁元摇头晃脑地吟道:“乐声似馨韵还幽,美人舞如莲花旋。芙蓉面,柳叶眉。玉足白嫩,十指葱茏。袅袅腰疑折,褰褰袖欲飞。”

    诗不是诗,词不是词,大家连吹捧都不好吹捧,只好装没听到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今天晚上的重头戏来了,翠娘领着评花榜十花集体亮相。除了徐朗和程玿看到她们,神情仍然淡然,其他的男人都灼热的目光,恨不将这些妖娆的女子,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亮完相,除了琇琇,另外九位都退了下去。琇琇弯腰下蹲行了个福礼,道:“奴家琇琇,二八年华,侥幸得了评花榜魁首,斗胆恳请徐佥事大人垂怜。”

    她邀请徐朗与她共渡初夜,让花了上万两银子送花给她的那个败家子眼中冒火,痛心疾首地质问道:“琇琇姑娘,我对你痴情一片,你怎么能这么辜负我?琇琇,琇琇,你是不是忘记我们花前月下谈论……唔唔唔。”

    翠娘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护卫,这败家子就捂住嘴拖了下去,有这么多位大人在这里,不是他可以放肆的地方。

    徐朗站了起来,琇琇目光闪烁,唇角上扬,这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,那徐太太再美,也是年近三旬的人了,早已年老色衰,只要她略施手段,必然将这男人拿下,等他没了戒备之心,就杀了他,为王爷报仇。

    “方大人多谢款待,鲁大人,时辰不早了,下官要回去陪伴内子,不便久留,先行一步。”徐朗言罢,扬长而去,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琇琇。

    琇琇愕然抬头看着徐朗远去的背影,他居然拒绝了!他居然无视她的美色!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程玿右手虚握拳,放在唇边,轻咳了两声,道:“琇琇姑娘,我这妹夫,才貌双全,年纪轻轻又居高位,你挑他,证明你眼光很好,只是你若想进徐家门,我就只能送给你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琇琇转眸看着他,“哪四个字?”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。”程玿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说得对,是琇琇痴心妄想了,以为能凭薄柳之姿,讨得徐大人一丝怜惜。”琇琇低头拭泪,那楚楚可怜的人,真是引人怜爱。

    程玿神情依然冷淡,拱手道:“方大人多谢款待,鲁大人,下官明日还有案子要审,就不久留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也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教坊司的方大人无比头痛,今年的评花会实在是太不顺了,沮丧地挥挥手,让琇琇下去,让排名第二的梨白姑娘上场。梨白给众人福礼请安后,道:“还请鲁大人垂怜。”

    鲁元满意地哈哈大笑,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梨白走到鲁元身边,依偎进了这个可以做她祖父的老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接着排名第三的娉婷上台,她选得是那位给她写词,为她送花的梁才子,而非台上的官员以乡绅。她遵从了内心的想法,而不是屈从权势,她将自己清白身子交给自己想交付的男人。

    第四名到第十名陆续登台,一一找好了男人,除徐朗和程玿这两傻子,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这等美事。梨白手段了得,不但哄得鲁元帮她赎了身,还许诺将她纳进府里,做第六房小妾。

    进鲁府的前一日,评花榜上的另外九位姑娘都来看她,送添妆之物,与她交好的娉婷忧心地道:“梨白,那鲁夫人不是好相与之人,你……唉,日后在鲁府,你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哪个正室太太是好相与的,鲁府虽不是个好去处,可是我们这种人,能从良已是万幸,日子再不好过,也总比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要好。”梨白苦笑道。

    众姑娘神情黯然,齐叹气。

    “不说我了,琇琇,你打算怎么办?”梨白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琇琇,你还是换个人吧,要不然一个月后,翠妈妈会将你的初夜拍卖,到时候价高者得,万一是个丑陋猥琐、尖嘴猴腮的人可怎么好?”花玉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认准了,就是他。”琇琇眼神坚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那徐大人十分洁身自好,身边就他妻子一个,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,程大人也一样,程大人的妻子和徐大人的妻子是表姐妹,都是那么的霸道。”一个姑娘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若不是出身好,那能有这么好的姻缘。”一个姑娘嫉妒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,有人好命,有人歹命。”梨白感慨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命。”琇琇站了起来,“梨白姐,没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琇琇的背影,花珏蹙眉道:“那个徐大人好是好,却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觊觎的。”

    娉婷轻哼一声,道:“她心高气傲的,不听劝,随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那个冒公子为了得到她,白白的花了上万两银子。”排名第十的姑娘语气有点酸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败家子。”众姑娘同声鄙夷。

    次日,沈丹遐用过早饭,正慵懒地歪在榻上,翻看话本子,茗香从外面进来,“太太,有人送来了一张请柬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接过来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:“明日巳时初,聚仙阁兰仙屋特备香茶一壶,敬候芳驾。知名不具。”

    看字体应是女子写的,陶洁的字,沈丹遐认得,而且陶洁性情直爽,不喜欢做这种藏头露尾之事。沈丹遐也很不喜欢这个含糊不清的知名不具,将请柬丢到一旁,道:“莫失,你明天去一趟,我就不去了,看看是谁在故弄玄虚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,会不会是三爷想给您一个惊喜?”莫失揣测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这字体,你认为这会是个惊喜?”沈丹遐把请柬递给莫失。徐朗还没无聊到,去找个女人来写这种请柬。

    莫失接过来看一看,道:“奴婢明天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就没再管这事了,继续看她的话本子。傍晚,徐朗回来时,沈丹遐也没告诉他这件事。第二天,莫失拿着请柬前往聚仙阁,在厢房里,她见到的是琇琇和她的婢女。

    “这请柬是你派人送到徐府的?”莫失拿出请柬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不知道徐太太什么时候来?”琇琇问道。

    莫失掏出请柬甩到琇琇脸上,“一个下贱玩意儿,也好意思约我家太太出来饮茶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琇琇摸着脸颊,眼中闪过一抹恼意,沉声问道:“我出身青楼是低贱,可你也不过是卖身为奴的下人,又能高贵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是清白人,而你不是,差别就在这里,懂吗?”莫失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被一个婢女羞辱,让琇琇愤怒不已,绝美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,低声道: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这徐太太身边的丫鬟,都这么嚣张,您还是别惦记徐大人了。”婢女劝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我自有主张,你休得多言。”琇琇训斥道。她绝不会就这么放弃的,只有进徐府,才能接近徐朗,才能杀死他,为王爷报仇。

    琇琇为了达到目的,第二天去徐府拜访沈丹遐;请人不出来,她就登门拜访,无论如何,她都要见到人。

    听到通报,沈丹遐原本是不想见的,但想了想,决定见见她,看她想说什么,“把她带去小西厅奉茶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的家居服都是宽松舒适的,见客自然要换一身,虽然是不速之客,但礼节上不容有失。一刻钟后,沈丹遐到了小西厅,琇琇站起来,福身道:“徐太太。”

    沈丹遐在主位上坐下,冷淡地问道:“不必多礼,你执意要见我,究竟有什么事?”她一个良家太太跟妓女来往,很影响她的名声的好吧,就算她不怎么在意名声,但也不想弄个恶名。

    “求太太成全。”琇琇跪在了沈丹遐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成全你什么?”沈丹遐眯着眼问道。琇琇挑徐朗共渡初夜的事,她是知道的,徐朗的态度,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琇琇抬起一双含泪的眼睛,看着沈丹遐,道:“徐太太,琇琇也是良家女,只因家道中落,才不得不卖身青楼,琇琇一直盼着能从良,琇琇不敢奢望得到大人宠爱,琇琇只是想寻个地方好好活着,不用迎来送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进徐家门,给我夫君做妾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求太太成全。”琇琇哀求道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