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宫变结束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宫变结束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“高公子,我很好奇,这样不符合事实的话,你是怎么说出口的?”赵诚之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厚颜无耻之人,自然是什么样的谎话都能随口说出来。”程珏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程兄解惑。”赵诚之拱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无须客气。”程珏淡笑拱手回礼。

    高瑁呈脸色阴沉地下令,“两个不知死活的蝼蚁,给本王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芮念恩弯弓拉弦,利箭射向赵诚之。

    “世子小心!”这是大臣们在喊。

    “诚之小心!”这是祥清侯在喊。

    当事人赵诚之神情仍然淡定,亮光一闪而过,箭断了,被人挥剑斩断的,出手的是那个和穆维交手的江湖高手。高瑁呈哼哼两声,道:“还有点意思,来人,齐射。”

    那些隐藏在龙廷卫的人,举弓对准了燕王等人,准备无差别攻击,把他们这一群人全射杀死,缩在一边的众臣脸色大变,可被弓对着的燕王等人却云淡风清。

    “举弓。”陈海下令道。御林军虽剩得不多,但不会坐以待毙,拼死一战,方显英雄本色。

    陈海统领的这一批御林军正是由徐朗以前统领的,都是悍不惧死的,立刻听命行事,举弓对向反叛的龙廷卫。

    只是箭还没射出,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箭矢飞射的破空声,以及惨叫声。众臣都惊住,这又是谁的人来了?今天的这事咋这么乱呢?变故还层出不穷。芮念恩同样诧异,这次皇上出行仓促,仅带了内侍府、龙廷卫、御林军和羽林军,现在羽林军已经全军覆灭,内侍府和御林军也死亡惨烈,龙廷卫已然一分为二了,这是从哪儿又冒出一些人来?

    一直面色凝重的燕王,笑了,道:“芮指挥使刚说的一句话很对,螳螂捕蝉黄雀,只不过你们不是黄雀,本太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明白了,来的是燕王的人,大家震惊了,燕王居然还有底牌!芮念恩当机立断,大声道:“掩护小王爷撤。”

    燕王笑道:“高公子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,留下来吧。”前世的仇,今生报。

    “不用撤,就在这里决一死战。”高瑁呈不想偷偷摸摸过日子了,不想再当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留得青山,不怕没柴烧。”高瑁呈身边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劝道。

    高瑁呈摇了摇头,“没那个必要。”蛰伏了二十年,已经够久了,再蛰伏下去,锐气都没了,还怎么夺回皇位?

    见高瑁呈不肯离开,他的人也不好再劝。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芮念恩和陈海同时下令。

    又一场混战开始,赵后伤心过度,抱着高械的无头尸体,坐在地上,若不是宫女和太监们死命地将她抬开,只怕不是死在龙廷卫的剑下,就是死在御林军的刀下。宫女和太监们将赵后,抬进了宫殿内,

    燕王眼底闪过一抹遗憾,要是能趁机把这毒妇弄死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工部尚书惨叫了一声,一支流矢从墙外射了进来,很不巧地落在了他的背上,好在隔着宫墙,距离又远,这箭也不是对着他射的,是被人反击回来,高高堕落下来,只是扎伤了他,不伤及性命。

    从外面接二连三的掉箭下来,又有两名大人中招,虽是皮外伤,但是痛啊!利箭无眼,这里不安全了,蒋首辅弯着腰,道:“这里太危险,我们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众臣避开打斗的人,挪到里面去了,和那些内侍挤在一起,都静等事情结束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小了,已然变成精锐军对瑞王余党单方面的斩杀。高瑁呈的脸色已然难看到极点,没没想到布局这么久,还是失败了。难道真的天命难违?这天下就不属于瑞王这一支?

    这时从门口一下走进十几个穿着银色的铠甲的男子,在他们的铠甲上都沾染了鲜血,领头之人走到燕王面前,单膝下跪,“下官来迟,请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沈大人辛苦了。”燕王扶起沈柏寓,“外面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外面的凶徒已全部伏诛。”沈柏寓禀报道。

    燕王指着高瑁呈,“辛苦沈大人将这些人全部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柏寓大声应道,一挥手,他身后的精锐军以猛虎扑食之势,冲向已是强弩之末的芮念恩等人。

    沈柏寓等人身上穿的银甲不惧刀劈剑刺,他们替换掉同样力竭的御林军,局势立刻明朗化了;芮念恩一边挥剑刺向沈柏寓,一边道:“小王爷快走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爷,求您了,快走,不能把命丢在这里。”那儒生也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本王不会走的。”高瑁呈拔出护身匕首,“杀。”冲向了一个精锐军。

    那儒生重重地叹了口气,罢罢罢,就这样了结吧!

    一刻钟后,厮杀全部结束,高瑁呈倒在地上,他还有一口气,燕王走到他身边,看着生机渐失的高瑁呈,道:“这一次胜者是我。”言罢,将匕首捅进了他的胸口,前世的仇报了。

    叛党已被剿灭,众臣却还不敢乱动,今天波折太多,谁知道还会不会再生异变?还是别急着出去的好。燕王没去管这些死里逃生的大臣,直奔寝殿,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众臣这才猛然回过神来了,皇上死了,他们得拥立新君,而他也算是和新君同生共死过了。

    燕王冲进了寝宫,皇上被安置在床上,已经僵硬,赵后坐在一旁,看到燕王进来,猛然站起来,“孽子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弑父夺位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弑父的是四皇弟,您不能因为偏心四皇弟,就将脏水往我身上泼。”燕王淡淡地道。父皇死了,四皇弟也死了,二皇弟在守皇陵,三皇弟不足为惧,这天下已是他的了,这个蠢妇在这个时候还要与他做对,看来是存了死志,可是他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死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布的局,你害死了械儿。”赵后眼中的恨意似凝成了实质。

    “害死四皇弟的人是你,那份假遗诏是你给四皇弟的,王胜、羽林军都是你安排的,你野心太大,却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支撑,所以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。其实我很不明白,你已经皇后,享尽了荣华富贵,为何还这么不知足?安安分分的做你的皇后、太后不好吗?你难道还想当女皇不成?”燕王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后抿唇不语,眼中满是阴鸷;皇上还是太子时,事事和她商量,有时候还直接让她做出决策,可在她的帮助和谋划下,皇上登基,用后宫不得干政来约束她,还违背承诺,纳美人入宫,还让她们替他生儿育女,全然忘记他在做太子时,是谁陪着他苦熬,是谁帮他费尽心思与后宫的嫔妃周旋。

    “你为了一己之私,害死父皇,害死四皇弟,令父子失和,令兄弟相残,让大丰一群儿郎无辜丧命,你这种歹毒的人,活在世上,有什么用?为什么死的不是你?为什么死的是父皇?你这个毒妇,若你不是我的母后,我一定亲手杀了你,为父皇报仇。”燕王大声地斥责道。

    已经赶到门口的众臣停下了脚步,做儿子的骂母亲,有违孝道,可是骂人的是储君,而且若四皇子这事真是皇后娘娘撺掇的,皇后娘娘何止该骂,她当和四皇子同罪。但皇后娘娘毕竟是储君的亲娘,不好问罪啊。众臣不约而同地决定,当没听到储君骂人,暂时不进去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宫女把赵后搀扶了出来,赵后抬起头,目光扫过众臣,落在了祥清侯的身上,“大哥,你踩着我儿子的鲜血,得到这从龙之功,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太子是大行皇上的嫡长子,他继位是顺应天命,您非要逆天而行,连累了高庶人,该愧疚的人是您。”祥清侯毫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赵后怒道:“我儿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,臣知道您因为高庶人的死,悲痛万分,但高庶人已死,您不要再自误了。”祥清侯怕赵后说出燕王的身世,赶紧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母后,请恕儿臣失礼。”燕王走了出来,将一团汗巾塞住她的嘴,“儿臣知您伤心过度,神智不清,但您这样胡言乱语,实在有失身份。回去熬一碗宁神汤给娘娘喝,让娘娘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宫女们连忙应了声诺。

    看着赵后被宫女们强行搀扶走了,蒋首辅行礼道:“太子,皇上已驾崩,国不可一日无君,还请太子及早回京登基,以安定民心。”

    燕王正要说话,咚的一声,魏国公昏倒了;熬了这么久,经历了三四场厮杀,虽然只是看着,没真的参与,但是也很惊心动魄了,此时松懈下来,上了年纪,又心中有鬼的魏国公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给魏国公传太医。”燕王眼底闪过一抹嘲讽,现在知道怕了?不过此时不是算旧账的时间,毕竟他现在还只是太子,还没有真正的登基称帝,那些暗中投靠毒妇的人,且等着他的雷霆之罚。

    咚咚咚,又有三位老臣昏倒,燕王体谅地道:“各位先回住处,好好休息,明天再议事。”离天亮也没几个时辰了,不仅这些人累,他也有些疲惫了,他要以最饱满的情绪来享受最后的成果。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。”众臣在蒋首辅的带领下,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燕王深吸了口气,以后这天下就是他的了,回头道:“李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李德清从里面出来,跪在了燕王身旁。

    “内侍府不错,你就继续做你的总管兼秉书太监。”燕王在宫里的掌控是最弱的,而沿用李德清,为得是对付赵后。

    李德清狂喜,没想到燕王还愿意用他,磕头道:“奴婢谢太子隆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就交给你善后。”燕王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会伺候好先帝的。”李德清忙道。

    燕王笑了笑,道:“道长辛苦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回春道长自行离去。

    燕王走了出去,由沈柏寓等精锐军送他回了自己的院子,正宫终于恢复了宁静。燕王回到院子,得知杨灵芝已睡下了,勾了勾唇角,要是她一直这么知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黑夜过去是白昼,马头山离锦都有数日的路程,锦都那边还不知道天下已换主;当然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,帝王的更替,对他们的影响也就是半年的国孝而已。

    经过商议,众臣一致决定,回京之前务必把皇上驾崩一事隐瞒;皇上横死,不是件光彩的事,传扬出去,影响皇上的“光辉形象”事小,引起周边那些属国的狼子野心事大。

    休整了三日,沈柏寓来禀报道:“太子,可以启程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启程回京。”高榳迫不及待地想离开,皇祖父死在这里,父皇死在这里,以后这马头山,他是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车队和来时似乎没什么两样,前面引路的是羽林军,中间是内侍府和龙廷卫,殿后的是御林军;其实,羽林军和龙廷卫已全军覆灭,内侍府和御林军死伤过半,全是由精锐军充当的。比起内侍府和御林军,燕王更信任由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精锐军。

    皇上的依仗没变,后面紧跟着的是皇后的鸾驾;燕王离开马头上的第三天,徐朗收到了常缄传来的密函,“马头山那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,出什么事?宫变吗?”沈丹遐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手持假遗诏闯宫,被皇上贬为庶人,皇上随后又口谕册立燕王为太子,而后瑞王余孽突然冒了出来,砍杀四皇子,在瑞王余孽以为胜券在握里,精锐军出现了,力挽狂澜将瑞王余孽全部斩杀,燕王回京后就会登基称帝。”徐朗简单地道。

    沈丹遐感叹道:“好一出大戏,四皇子手上怎么会有份假遗诏?”

    “燕王揣测是皇后娘娘给他的。”徐朗也倾向这个推测。

    “虽说人心是偏的,但皇后娘娘这心也太偏了,她这是往死里坑儿子呢。”沈丹遐撇嘴道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