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渣父回府

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章 渣父回府
(文轩阁http://www.kk163.com)    沈穆轲一行人回到府中已是申时末,也就是说沈穆载他们在城门口差不多等了他一天。留在府里的人,除了陶氏母女,就是脸部受伤的沈丹念都戴着面纱,去萱姿院的小花厅等着。

    齐婆子面带忧色地问道:“太太,你不过去真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法过去啊,我被老太太禁足了。”陶氏笑得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齐婆子看着她的笑脸,怅然无语。

    沈穆轲在萱姿院没有看到陶氏和沈丹遐,问都没问一句,就好像家里没这两人似的。董其秀瞄了眼沈穆轲,见他垂在身侧的左手的大拇指翘起,其余四指紧握,这是他隐忍怒气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董其秀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的精光,她得把他的怒气引出来才行,“三太太和九姑娘怎么还没过来呀?”

    沈穆轲脸上笑容微敛,端起茶杯一口口喝起茶来。

    沈母皱了下眉,为了给陶氏添堵,她是赏了不少丫头给沈穆轲做通房,可是做为正室对妾有着天然的不喜,冷声训斥道:“没规矩的东西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,非是妾身不懂规矩,胡乱插嘴,而是妾身随老爷从外面回府,依礼该给三太太磕头请安呢。”董其秀狡辩道。

    这种小把戏,以前沈老太爷的妾室不是没玩过,沈母不屑地嗤笑一声。周氏快言快语地抢着道:“三弟妹不会过来,她被母亲禁足十日,罚抄《孝经》十遍。”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沈穆轲皱起了眉,这个蠢妇又做了什么蠢事触怒母亲?董其秀没想到是这个原因,她还以为陶氏是见沈穆轲回来了,忙着梳妆打扮吸引沈穆轲,来迟了呢。

    凡在仕途上有所追求之人,就不会不在乎名声。潭州离锦都远,陶氏又不在身边,沈穆轲宠宠妾室到还无妨;如今到了锦都城,他归家的第一天,必须得进正院去睡陶氏,要不然让人知道,奏他一本宠妾灭妻,对他的名声是有碍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陶氏被母亲禁足了,沈穆轲到是找到理由不去正院了,他完全想不到这禁足是陶氏谋划来的。

    “母亲,晚点儿子再来陪您用餐。”沈穆轲陪着沈母又说几句话,就准备离开回三房院子歇息。

    沈丹念总算等到机会了,“父亲,求父亲为女儿作主!”说着,就飞快窜到了沈穆轲面前跪下了。

    沈穆轲轻咳一声,正要摆出为父的威严来,帮这个不记得排行第几的女儿作主,沈母出声道:“十二丫头,你父亲赶了一天的路,累了,让他先回去歇息,有什么事,晚点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母发了话,沈穆轲带着他的妾室,抬腿离开,径直进了桂香院。人已进了自己的院子,董其秀不想把人推出去,可是陶氏会怎么想?董其秀目光转了转,伺候沈穆轲换了家常服,端了杯茶送到沈穆轲手上道:“老爷,妾身去给太太磕个头就回。哎,也不知道太太做了什么事触怒了老太太?”

    “她在禁足,你用不着过去。”沈穆轲把茶杯往旁边几上一放,“有老爷在,你不用理会她。”

    董其秀笑着往他怀里依偎了过去,娇滴滴地道:“我听老爷的。”

    这天晚上,花氏避着人进了正院,拜见了主母。这一年多,在她和董其秀不约而同的不懈努力下,沈穆轲的妾室和通房没有再增加。

    “沈穆轲在潭州做了什么?怎么就突然升官了?”陶氏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没做出什么大的政绩来。”花氏皱眉,她也一脑门的迷茫呢。

    妻妾面面相觑,一顿胡乱猜测后,就放弃了,这官已升,追究怎么升上来的,已没有多大的意义,撂到一边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愿继续伺候他?”陶氏体恤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谢太太恩惠,妾就这身子还有点用,就让妾留在他身边拘着他吧。”花氏屈膝道。

    “那日你不想伺候他了,就来说一声,我替你安排。”陶氏扶她起来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氏起身道。

    沈穆轲和陶氏这对夫妻,彼此都不怎么愿意与对方见面,可是事事难料,第三天的下午,沈穆轲就不得不进了正院大门。陶氏看到他,就活像看到了脏东西,眼底的厌恶不要太浓,柳眉紧锁,语气冷淡地问道:“老爷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库房里的东西去哪儿了?”沈穆轲初上任,想要表现一二,一天都没休息,昨儿就去吏部上任,为了官途畅顺,想与上司拉近一点关系,今儿中午回来开三房的库房找东西。

    陪沈穆轲一起去库房是董其秀,去的路上,董其秀瞄着戴婆子手中的钥匙,琢磨着怎么把它弄到手,打开库房,里面到是整齐地摆放着十几个箱子,可里面装得是布匹、瓷器、铜器和锡器,值钱的东西一概全无,董其秀顿时滋味全无,怂恿着沈穆轲去找陶氏。

    “老爷问得是什么东西?”陶氏把持着三房上上下下,沈穆轲那边一开库房,她这边就接到了消息,十分清楚沈穆轲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那座白玉山林观景玉山子去哪儿了?”沈穆轲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问得是我陪嫁里那座白玉山林观景玉山子啊!”陶氏把陪嫁二字咬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啰嗦什么,东西在哪儿?拿来给我,我有用。”沈穆轲厚着脸皮,当没听到那两字。

    陶氏勾了下唇角,道:“抵给银庄换银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这么做的?为什么没问过我,就擅自这么做?”沈穆轲怒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陪嫁,我要如何处置,用不着问任何人。”陶氏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沈穆轲瞪着她,一幅噬人模样,“你就不怕我休了你?”

    “啪!”陶氏把手中的书册重重地砸在茶几上,“我先前说过得话,看来老爷是一句都不记得了。那我就再提醒一下老爷,老爷在潭州府以妾充妻一事也就罢了,十三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沈穆轲厉声打断她的话,“陶氏,你当真一点不念夫妻之情?”

    “夫妻之情?”陶氏捧腹大笑,笑得沈穆轲面黑如锅底,方止住笑,“沈穆轲,别说那些虚的,我们往后析产而居,互不干涉,你少打我陪嫁的主意。三房正院和祉园的账我会划过,其他的你愿交给谁管交给谁管。”

    “析产而居就析产而居!你别后悔。”沈穆轲拂袖而去,他绝不会向一个女人服软低头。

    陶氏看着沈穆轲离去的背影冷笑,若不是《大丰律》规定,女子和离不能带走儿女,她才不愿与这些人虚以委蛇。

    沈穆轲铩羽而归,接下来数年再没进过正院大门,晚上在各妾室处歇息,最得他宠的是董其秀和花氏,三房的事也交由她们俩一起打理。陶氏为了儿女,出门交际一事并不推脱,仍旧以沈三太太的名头出入各府。抱琴和饶氏这两个坚持每日来给她请安的妾,以及隔三岔五就暗中来回事的花氏,陶氏都私下给了她们另一份丰厚的月钱。沈丹迼和沈丹迅,一个老实听生母的话依附在嫡母这边,一个聪明的劝着生母和她一起依附在嫡母这边。

    三房以这种诡异的相处方式而相安无事,沈家人虽时有小摩擦,但总体还算太平,日子按部就班的过着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抱歉,今天拖到现在才更文。

    家里来了两位阿姨来探望我,等她们离开,我又要出门去扎针,回来就这么晚了,抱歉抱歉。文轩阁 http://www.kk163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沈家九姑娘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沈家九姑娘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